毛泽东在南京为何不下车:短命王朝太多

建国后,毛泽东多次停车或路过南京,但没下专列住宿过。这是因为有人曾说以南京为都的王朝皆是短命王朝,毛不喜欢这种地方。本文摘自2015年第3期《同舟共进》,作者袁晞,原题为《从〈毛泽东年谱〉看毛泽东1949年后的出行》。

1959年3月8日毛泽东专列女乘务员与主席合影

“大跃进”中的1960年,中央美术学院教师李琦画了一幅国画,题为“主席走遍全国”,画中的毛泽东身着白衬衣,手拿一顶草帽,一派领袖在田野里视察、纵览祖国河山的景象,很合时代风尚。人民美术出版社在印刷这幅画时,在画面右上角加上了郭沫若手书的一首民歌:“主席走遍全国,山也乐来水也乐,峨眉举手献宝,黄河摇尾唱歌。主席走遍全国,工也乐来农也乐,粮山棉山冲天,钢水铁水成河。”这幅画的印刷品大量发行,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大多有印象。“文革”中有一首《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的歌唱得很火,1972年5月1日《人民日报》还刊发了歌词:“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锦绣河山多么壮丽,多么壮丽……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和革命人民永远在一起,永远在一起……”那时高唱这首歌的老百姓信息很不灵通,只知道伟大领袖有时在天安门城楼挥手,偶尔视察大江南北,并不知道行踪秘密的主席去过祖国的什么地方,他走遍祖国大地了吗?

2013年12月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毛泽东年谱(1949—1976)》出版。这套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纂的六大本共297万字的书,记录了毛泽东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6年9月去世27年间的所有行踪,从中可知毛泽东当政后去过中国的哪些地方。

新中国成立的第一年,毛泽东只出了一趟门儿,就是去苏联见斯大林,经过艰苦谈判,最后两国缔结新条约——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毛泽东于1949年12月6日从北京西直门火车站乘专列出发,翌年3月4日晚回京,此行89天。

回国后,毛泽东第一站是哈尔滨,这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第一次国内视察。2月27日在颐园街1号住了一夜。28日早离开哈尔滨,中午在长春视察市区,当晚下榻沈阳和平宾馆。他在同当地负责人谈话时说:“我在哈尔滨提过不要大吃大喝,到沈阳一看比哈尔滨还厉害。我和恩来不是为了吃喝,搞那么丰盛干什么?你们要做刘宗敏,我可不想当李自成啊!”

1950年的后9个月,毛泽东没有离开过北京,这一年他国内外政务极为繁忙,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册可见,他处理的主要事务有:进攻海南岛、进军西藏、朝鲜战争。

后面两年毛泽东各出行一次。1951年3月初到石家庄编辑和修改将收入《毛泽东选集》的文章,待了约两个月;1952年10月25日乘专列出行,经天津去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视察,并在济南、曲阜、徐州等地浏览名胜。这次专列沿京沪铁路到徐州,经陇海线到郑州,再从京广线北上回京,走了一个小三角形。这种行程或者先京广线后京沪线倒转一圈,是毛泽东以后短期出行经常采用的方式。

1953年年初年末毛泽东各出行一次。2月乘海军军舰,从武汉顺水往南京。12月24日出门往杭州,在杭州刘庄一直住到翌年3月中旬。在这里主持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审阅有关高岗、饶漱石的文件。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没有参加。

1954年4月和7、8月毛泽东两赴北戴河,都住一号楼。这年10月31日毛泽东乘专列离京去广州,住小岛招待所(今珠岛宾馆)。

1955年新年刚过,毛泽东于1月3日出行,沿京广线南下,从郑州往东,再从徐州北返,共4天,在专列上分别听取河南、安徽、山东、天津负责人汇报。这年春天毛泽东在杭州刘庄住了十多天,6月再到杭州刘庄,为《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一书写序言和按语,并审阅这本书修改重印的清样。8月6日至9月5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一整月。年末他在刘庄审阅修改中共七届六中全会文件集的序言稿,并为即将出版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写序言。这年毛泽东四下杭州,看来杭州是他写文章的好地方。

1956年1月10日晨,毛泽东离杭州到上海,11日和12日在南京和天津视察。从北京沿京广线南下到长沙,再折向东到南昌、杭州,然后从杭州到上海,再京沪线北返;或者先京沪后京广反转一圈,走一个大三角。这与北京、郑州、徐州的小三角一样,也是毛泽东常用的出行方式。这年5月3日早晨他乘专机离开北京,上午到武昌东湖客舍(今东湖宾馆),下午飞往广州,住小岛招待所。这是毛泽东1949年后第一次乘飞机出行,也是他平生第三次坐飞机,前两次是1945年重庆谈判时乘美国军用飞机延安—重庆往返。1957年春夏毛泽东各去了一趟杭州,7月在青岛主持召开省市党委书记会议,写出《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

1958年是毛泽东出行比较多的一年,在全国发起和推动“大跃进”。1月他在南宁明园主持南宁会议;3月在成都金牛坝招待所主持成都会议,会后从重庆乘船游览长江三峡;4月在武昌东湖客舍主持武汉会议;8月初到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视察。在新乡的王屯农业生产合作社和七里营毛泽东说:“人民公社这个名字好!”8月中下旬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提出:明年搞两千七百到三千万吨钢。9月19日下午乘敞篷车经过合肥市区,20多万人夹道欢送。11月在郑州主持召开第一次郑州会议。这次会议和之后召开的第二次郑州会议都是推动人民公社运动和“大跃进”的重要会议。这一年毛泽东离京9次,206天在外地。

1959年也是毛泽东出行繁忙的一年,最主要的地点是庐山。7月2日至8月1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8月2日至16日举行中共八届八中全会,这两个会议通称庐山会议,都由毛泽东主持,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等文件和决议。

1960年毛泽东长时间在鸡颈坑广州军区招待所同陈伯达等人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在杭州审读《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1961年毛泽东去过杭州、广州、武汉、庐山等地。他于武汉东湖客舍两次会见蒙哥马利,年谱记载:“蒙哥马利问: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毛泽东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蒙哥马利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毛泽东说: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1962年初毛泽东在北京参加“七千人大会”,之后,他在上海西郊宾馆、杭州汪庄、长沙蓉园、武昌东湖客舍住过。1963年和1964年他同样去了这几个地方。1965年5月毛泽东重上井冈山,12月在上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罗瑞卿问题。

1966年春,毛泽东在杭州汪庄三次审阅修改江青在上海主持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4月在杭州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主要批判彭真,讨论撤销文革五人小组及其汇报提纲,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等问题。6月在韶山滴水洞住了10多天,7月16日在武汉长江游泳,18日回到北京。年谱说他回京后不再住菊香书屋。毛泽东在中南海先住菊香书屋,后来菊香书屋和游泳池换着住,从此时到去世,在北京只住游泳池一处。“文革”开始前的8个月他都不在北京,而在南方为这场运动做各种准备。

7月18日毛泽东回到北京。从此时起,到1976年9月去世的10年间,毛泽东比以往的出行次数要少得多,先是“文革”斗争激烈,接着是各地社会秩序混乱,最后是身体不好不宜出行。

1967年7月14日晨3时,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距离他上次离京已将近一年。晚9时到达武昌,住东湖客舍。这天早晨周恩来乘专机先期抵达武汉。20日,武汉群众组织“百万雄师”部分代表和支持他们的军人,在不知道毛泽东住所的情况下冲击东湖客舍,此即著名的“七二〇事件”。

1968年全年毛泽东都没有离开过北京。直到1969年中共九大开过后,5月底才乘专列离京,先后去了武汉、杭州、上海等地。10月他又到东湖客舍,在这里住了近半年,直到第二年4月才离开。

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举行,会上出现了“天才论”以及是否“设国G家主席”等争论。年谱没写他在庐山住在哪里,但从现在开放的芦林一号别墅的介绍可见,毛泽东这次上庐山都是住在这个别墅。

1971年8月15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到南方视察,9月12日回京。这次视察特别著名,后来向全国革命群众传达的说法是“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沿途向各地党政军负责人揭露林彪反党集团。9月11日下午1时12分,毛泽东专列离开上海,直返北京。12日下午1时10分专列到达丰台,毛泽东在专列上同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吴忠谈话,下午4时5分到达北京站,即回中南海。13日凌晨零点32分林彪等从山海关机场乘飞机外逃。这一年余下时间毛泽东没有去外地。

1972年全年毛泽东没有离开北京。

1974年上半年毛泽东都在北京。6月中旬毛泽东健康状况出现明显问题。7月17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到南方休养。这是他在“九一三”事件后第一次离京,在老地方东湖客舍住到10月12日离开。13日到达长沙,住九所六号楼。以前毛泽东到长沙都是住蓉园。1975年初毛泽东仍住在长沙九所,没有参加1月在北京召开的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2月3日毛泽东结束在长沙114天的休养,6日到达杭州汪庄,4月13日离开,次日回到北京。这次离京近9个月。

1976年毛泽东住在北京,直到9月9日零时10分逝世,终年83岁。

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毛泽东去世的1976年,中国比较固定的行政区划是:全国除台港澳外,共有21个省、5个自治区3个直辖市,共29个省级行政单位。

1949年10月1日以后,毛泽东去过的地方以省级为单位分三种情况:一是下车住宿过夜;二是住在车上,下车到某地开会、视察和参观;三是仅在车站停留。第一种情况非常少,华北除北京外,只住过北戴河一号楼;东北住过沈阳和平宾馆和哈尔滨颐园路一号;华东在上海住过兴国路一号、西郊宾馆和和虹桥宾馆三处,在无锡住小箕山,在杭州先住刘庄、后住汪庄,在合肥住稻香楼。1959年在庐山住美庐,后两次住芦林一号,吉安和井冈山各住过一次,青岛一次,其他城市没有住过。值得一说的是南京,毛泽东多次停车或路过,但没下专列住宿过,有人说以南京为都的王朝都是短命王朝,毛不喜欢这种地方。在中南,毛泽东最喜欢的地方是武汉,住得最长的是东湖客舍;在长沙住过蓉园和九所,路过茶陵时住了一夜;在广州住过广州军区招待所和小岛招待所;南宁只去过一次,住明园;西南只去过四川一次,住成都金牛坝。以29个省市自治区计算,1949年10月以后毛泽东只住宿过14个,以市县计算,只住过北京、秦皇岛、沈阳、哈尔滨、上海、无锡、杭州、合肥、庐山、吉安、井冈山、青岛、武汉、长沙、韶山、茶陵、广州、南宁、成都共19个地方(当时庐山和井冈山设管理局,是省直辖行政单位,在这里也计做市县)。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在北京住过中南海菊香书屋和游泳池两处;在上海住过三个地方;在广州、杭州、庐山、长沙、韶山住过两处宾馆(或招待所、别墅),其余地方住过一处。北京以外的地方,毛泽东在武汉和杭州住得最长。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有近两百个市(直辖市和地级市)和两千多个县(含同级行政区),上述三种情况全算上,毛泽东只住过、去过和停留过七十几个市县,其中河南省去的地方最多,计有13个市县,但没有下车住过一夜(网上说他1964年3月底4月初在河南省委三所住过4天3夜,但年谱没有记载)。山西、内蒙古、福建、贵州、云南、西藏和西北五省区共11个省区他一次也没有路过。

所以,从以《毛泽东年谱(1949—1976)》为根据的统计可知,“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只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歌颂,并不是毛泽东出行的真实情况。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