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徐翔更神 赌石大王90亿“惊天大局”! ?

文/半山

十赌九骗。

当“石神”联手“股神”,数十万投资者被骗的团团转。

不过最终,还是“石神”技高一筹,当股神身陷囹圄之时,石神却凭借惊人手段 “鳌鱼脱去金钩钓,扭断金锁走蛟龙”。

“石神”传奇

“石神”名叫赵兴龙,又被称为“赌石大王”“翡翠大王”,他通过赌石发家,并成功借壳上市,成为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最终在3年后以27亿身家成为云南首富。

赵兴龙,出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江苏邳州市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由于自小家境贫寒, 赵兴龙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大腹便便的老板派头,甚至略显瘦弱,看上去十分精干和内敛。

在云南参军期间,赵兴龙经常来往于缅甸、泰国等地,因此有了和翡翠接触的机会,这也为赵兴龙的翡翠起家埋下契机。

赵兴龙擅长赌石,因为赌石80%的成功率,被称为“赌石大王”。坊间传言,赵兴龙早年也曾因赌石赔得一无所有。不过既然是“赌”,必然有赔有赚,靠着赌石,赵兴龙也曾在几天之内就赚到7000多万元。

2003年赵兴龙成立了云南兴龙实业;在隔年又通过借壳多佳股份上市;2006年,多佳股份正式改旗易帜,东方金钰由此闪亮登场。

作为“中国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在A股并无对标公司,因而被各路资本疯狂追捧。从2005年低点到2015年牛市顶点,东方金钰涨幅60多倍。

 

接近赵兴龙的知情人表示,钱对于老赵来说不重要,对玉石由衷的喜爱,才是支撑他不断前行的动力。不知道为什么,行笔至此,我耳中想起了马云的那句话:我对钱不感兴趣!老赵一定和老马有很多共同语言。

“石神”遇“股神”

就在2015牛市前一年,“石神”和“股神”于2014年开始下一盘大棋。这局大棋分为明暗两条线。

明线是徐翔旗下的基金,通过二级市场布局东方金钰。

据公开信息显示,泽熙系在2014年开始布局东方金钰,当年三季度泽熙1期便进入了东方金钰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俗称泽熙二期,暨山东信托联合证券价值联城三能1号,泽熙四期也都出现在了流通股前十名单之内。

暗线徐翔通过“马甲”布局。

2014年,东方金钰发布了15亿的定增计划,而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其定增的全资认购方。

这里要注意的是,这个瑞丽金泽只有两个股东,除了赵兴龙“自产自销”,另一股东朱向英,其实是徐翔好友,宁波敢死队周建明的妻子。

当时坊间就有朱向英是徐翔暗仓的猜疑,但对于种种说法,朱向英却一口咬定其“出资为个人真实持有”……结果在一年之后证交所的一次问询中,这个所谓的徐翔暗仓事件才大白天下:原来东方金钰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的股东朱向英,就是徐翔的“马甲”!

徐翔的“市值管理”方法论,也在东方金钰的股价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定增通过后,四个涨停板;接着10送20的高送转配合,将东方金钰的股价送上20.47的历史高位。

当时正是股灾前夕,徐翔收割之后全身而退,创造了股灾期间净值仍然逆势增长的神话,但是众多股民却被晒在山顶,四年都难以解套。从这个角度看,徐翔被抓进监狱一点也不冤。

2016年,徐翔入狱后,赵兴龙也因避嫌辞职,其子赵宁成为东方金钰董事长,当时年龄仅35岁。

“股神”明暗两线,“石神”自然也不甘落后,表面东方金钰仍在“正常运营”,但私下里赵兴龙已经开始施展金蝉脱壳的腾挪之术。

 

“石神”暗度陈仓

2017年,东方金钰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情。这一年,东方金钰 存货突然增加了27.39亿元,收购翡翠金额的增长幅度超过300%,远超于往年。

来源:上市公司年报

为什么蹊跷?因为当时东方金钰的业绩表现并不好,连东方金钰自己都在年报中说翡翠需求处于低迷期,这个时候如此激进的增加存货令人不解。

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2016年、2017年、2018年,东方金钰的经营每况愈下,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5亿元、1.27亿元和-10亿元,同比下降15%、50%和916%。

经营不利,存货和负债均直线上升,2016-2018年,其存货分别为69亿元、96.5亿元和88亿元;负债分别是63.2亿元、92.9亿元和99亿元。

后经《证券时报·e公司》爆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2016年底,赵宁虽然名义上还是董事长,但真正的管理权却让渡到了父亲赵兴龙手里。2017年如此激进的购买翡翠原石,仍是“石神”的手笔。

但这件事情最吊诡的地方就是,因为东方金钰大部分购买的原石都是所谓的“蒙头料”,不切一刀谁也看不出好坏,所以近90亿的存货到底值钱与否全在赵兴龙的一念之间。

因此,赵兴龙从银行和信托机构所取得的贷款是实实在在的,但这些钱的真正去向令人怀疑。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赵兴龙大肆收购翡翠的同一年,赵兴龙就通过代理人收购了奥维通信(002231.SZ)27.95%的股权,作价16.77亿元。目前是奥维通信的第一大股东。奥维通信主营通信产品类业务,和赵兴龙擅长的金玉宝石并没有关系,和东方金钰也没有相关交易。也就是说,在东方金钰败落之际,赵兴龙已经悄悄控制了又一家上市公司。

这操作你说强不强吧?

“弃子”东方金钰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17年,赵宁以70亿元的身家成为新的云南首富,取得“一门父子两首富”成就。但同时高额负债已经成为东方金钰的定时炸弹,结果,首富一年变首负。

2018年东方金钰即因为多起债务逾期爆雷,年底现金余额不到1000万。

今年1月18日,东方金钰因信披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当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与“东方金钰”相关案件共计30余起,其中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深圳中院甚至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对赵宁作出限制消费的决定。名义上,赵宁成了败家子,替老子背了一口好大的锅。

赵宁彻底死心了,8月5日以身体不适为由,正式宣布辞职。和他一起辞去董事职务的还有财务负责人宋孝刚。后者仍在公司代理董秘职务。

唯有二级市场的一帮散户们不相信。有人说,东方金钰保险箱里还有价值近90亿元的翡翠原石存货呢,只要把这些石头卖了,债务问题就能基本得到解决,股价就能重新涨上去!这种场景和当年赵兴龙在云南玉石场子里赌生死的场景别无二致。

所谓上市公司,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块待赌的原石。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