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2017年01月11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4,437   博主 70后

这是柴静的一段话: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三十年你们拼命毁文化,后三十年你们拼命毁物质。夜以继日地挖取地下资源贱卖掉,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负和低工资榨干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孙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

还有一段话:三十年后大陆矿产资源、煤炭石油等能源挖光;所有河流高度污染;环境也破坏殆尽;没资源、能源和廉价劳动力支持,血汗工厂大量破产;外国资本大量撤离;官商们陆续逃亡殆尽;到处是残破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只剩下十亿饿殍;以前日本鬼子跑了我们还有资源,以后中国鬼子都跑了我们怎么办?!

我十分赏柴静的这一段话,作为一位新闻人,她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媒体的责任是监督,是把真相告诉人民。这段话,把中国所面临的环境与资源危机,也就是中华民族的生存危机基本讲清楚了,在我看来,比一千个专家、学者、市长、部长的报告和讲话都有价值。

刻意隐瞒真相的不谈,即便比较客观的报告,也把主要事实、主要倾向和前景预测淹没在数字、官话、套话的海洋里:这一方面、另一方面、成果与不足、盛世与代价、努力与希望等等等等。用二三百字概括一下中国目前的环境资源危机,恐怕柴静的这段话就相当贴切。

当然,细究起来,这段话尚有可议之处,比如,「前三十年你们拼命毁文化,后三十年你们拼命毁物质。」后三十年,除了拼命毁灭环境与资源,还在继续毁灭我们的文化。

随便看一部旧电影、读一本旧书,就会发现六十多年前的中国社会和中国人,远比我们这几代要自由、高尚、诚实、公义、淳朴、慷慨、友爱、信任、忠诚、勇敢、同情、悲悯……这些不去细说了,后三十年拼命毁灭生态环境和资源是完全没有说错的。

这就涉及到一个重要的话题: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败得失。现在,「三十年伟大成就」似乎是铁案如山,即便反对派也不敢否认,在发表批评言论时,总要先戴上这顶帽子,然后再说什么继续推进改革等等。我对这个「后三十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好话,这并非出于某种刻板的立场,而是来源于我对中国环境与资源代价的深刻认知。

我并不否认中国钱多了,楼多了,车多了,我只是要坚持不懈地咬住一个问题:代价如何?如果代价高于所得,特别是,如果其代价是子孙后代的基本生存条件,打死我也不能同流合污地承认这个「伟大成就」。

所谓经济,无非是获利与成本,人世间哪有只谈获利而避谈成本的呢?柴静所谈的日本鬼子和中国鬼子云云,正是对中华民族命运的清醒认识。官宦权贵们毁灭了环境与资源,并把从中榨取的巨大财富裹挟而去,我们的后代将是极为凄惨的。

柴静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先说「他们」不是什么:「他们」不是贪官、不是独裁者、不是暴君、不是土匪、不是盗贼、不是杀人越货者、不是异族征服者……

贪官只搜刮钱财、暴君无非杀人、独裁者不过是专断,盗贼偷不走不动产而且「盗亦有道」,土匪是「兔子不食窝边草」,杀人越货者杀不到你子孙后代,异族征服者也不会毁灭大地江河海洋。

那么,「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人类漫长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特殊制度造就的一代「新人」:最贪婪、最残忍、最无耻、最赤裸、最没有底线。

谁要是认为这几个「最」字太极端,请从历史中找出例证。

无论是扬还是咒骂,都是柴静的荣耀。还有些人,也是我们应该表示敬意的。说一说在我记忆中几个名字——

被民间誉为「太湖卫士」的江苏宜兴农民吴立红,二〇〇七年被宜兴市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三千元。吴立红因得到全国媒体广泛支持,知名度是相当大的了,但还是结结实实地蹲满了三年牢。

出狱后不改初衷,在「两会」期间到北京呼吁治理雾霾,在大街上被公安带走,遣返监视。如果要判柴静,「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都是垂手可得的。

吴立红曾获「中国十大环保人物奖」以及欧盟、美国非政府组织颁发的人权奖和环保奖。接下来,我记得起来的孙小弟先生,名声小得多,值得多讲几句。

孙小弟是甘肃叠部县七九二矿的职工,这个中国最大的铀矿,把大量未经处理的核废料直接倾入长江干流,当地的牛羊喝了矿场倾泻的污水后成群死去;矿区及附近居民死亡人数大幅上升,其中癌症致死的约占一半。

而且,所形成的隐形连锁核污染将长久地危及全国的生态环境,遗祸子孙。孙小弟多次进京反映情况,不起作用。忍无可忍,只好向国际新闻媒体揭露核污染扩散的内幕。当晚,他便被公安机关秘密绑架,然后被非法监禁一百多天,然后实行严密监控,禁止与外界联络。

二〇〇六年,孙小弟荣获全球最高的反核奖「无核未来奖」,被誉为「反核污染斗士」。但获奖后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除了官方监控、骚扰加剧,日常攻击来自身份不明者。孙家多次遭到半夜袭击,窗户全部砸烂。

迫害者甚至包括他昔日的工友:他们只要钱,只要赔偿,不愿提核污染,也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权。孙小弟坚持揭露和维权,就和他们眼前的现实利益发生了冲突。这真是悲剧中的悲剧。柴静现在也进入了这种悲剧。

还想起一个记者出身的作家,名叫谢朝平,写了一部关于黄河三门峡水库移民的纪实作品,由《火花》杂志以增刊形式自费出版,先送了一些给自己的采访对象,还没来得及出售,竟遭到陕西警方跨省追捕,把他从北京家中抓到陕西,罪名是「非法经营」。

三门峡移民的事情我早就有所了解,将近二十年前,一位化名为冷峻的作家在香港《开放》杂志上连续三期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报告文学。这是一个类似于两千几百年前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苦难史诗。

三十万移民历经十七次返库风波、三次返库大潮,在三十年后才回到故乡。但是,生态环境已经严重恶化。三门峡水库引起的淤积垫高了黄河和渭河的河床,土地大面积盐碱化水涝化,原来黄渭洛三角洲的富庶已经成为老人们的回忆。这是一个不可触碰的题材,因此谢朝平受到报复。

我想,柴静以及她的先行者吴立红、孙小弟、谢朝平们,如此深切地热爱锦绣河山、同情无告的黎民百姓,是值得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子孙尊敬的。真想问一句:那些嘲讽诋毁柴静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编名字叫“小仙”,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仙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