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树-转(图)

放假得闲看网,读到一首《来生树》的小诗,颇有意味,摘录如下: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 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 从不寻找

 

有说这诗出自三毛,那个疯疯癫癫浪迹天涯的台湾女作家;也有说这诗出自姜岩,一个执拗不化为爱牺牲的北京小女子。 

后来我回想起几年前那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姜岩事件来:姜岩的老公比她小三岁,是个长发飘飘壮实花哨的小伙子,因为他移情别恋,姜岩受不了刺激,结婚才两年就从二十四层的家里跳楼自杀了。事情被曝光之后,在网络上引起不小的波澜,愤怒的网民把姜岩老公和小三那两家也折腾得一塌糊涂。 

我们这帮人喜欢三毛已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的事情了,在大学里许多男孩子抱着吉他唱着梦中的《橄榄树》要去撒哈拉开始自己的流浪。而出人意料的是,三毛在写完她第一个电影剧本,也是她最后一部文学作品《滚滚红尘》之后,于1991年在家中自杀身亡了。 

才女们如此多愁善感, 也许没有了那愁那感,才思便成无源之水了吧,但是所有的清泉原本都是从我们生命中流淌出来的啊。 

我等只求平凡安然,无法洞察别人生命的痛楚,于是我们只是淡淡地想: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呢,那无法逾越的深渊只在我们的心里留下一些暗痕罢了,然后我们大家还不是又匆匆赶路匆匆前行了。

在许多女人的生命里,找寻是使命,找到是意义,而找到又丢了则是失败,尽管她们有时非常沉默,非常骄傲,并时常告诫自己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三毛长得不算漂亮,有时却喜欢打扮得非常光鲜地照相留影,这是天下女子们都有的喜好吧。而我最喜欢三毛的那张照片,是她在旅途中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休息:那一刻她阴沉着脸,迷茫而疲惫地背靠着门板席地而坐,双手下意识地支愣在膝盖上,赤着双脚,背包散乱地瘫在身前,那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般,就像旁边那只没有生命的竹椅子。 

我想,生命的意义可能还在于你给世界留下些什么吧。三毛已经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有意思的文字了,我宁愿这首小诗是属于姜岩的,这样就可以在一个秋风萧瑟落叶缤纷的傍晚,让我们还能记起一个执迷于爱的北京小女子。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