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危机外交:1994年从美国手中白得了两座核电站

原题为《金日成时代朝鲜核战略》

2012年4月15日,金日成诞辰百年阅兵仪式上展出的大浦洞洲际导弹

2013年2月12日,中国人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气氛中,朝鲜国防科学部门在朝鲜北部距离中国边境不远的地下核试验场成功进行了第三次地下核试验。这一消息震惊世界,朝鲜秘密开展的核战略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人们纷纷疑问,朝鲜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执意拥有核武器?其实拥有核武是自朝鲜建国以来一以贯之的国家战略。

金日成的核梦想

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想法由来已久,从朝鲜第一代领导人金日成起就已经埋下了核基因。

上世纪40年代,美军投下两颗原子弹就迫使准备负隅顽抗的凶悍日军乖乖投降,原子弹的巨大威力和军事效能对于苦苦抗日的金日成来说无疑是印象深刻的。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本想一举统一朝鲜的金日成无奈遭到美国出兵干预,虽然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全力支援以及前苏联的帮助,但最终还是止步于三八线。在战场上没占到便宜的麦克阿瑟不止一次恐吓称,要使用核武器攻击朝鲜或中国大陆。据史料记载,当时金日成得知这一消息后,因为没有对等的反制手段而极为焦虑不安。朝鲜是一个缺乏能源的国家,境内不产石油,煤炭的储量有限,相反却有丰富的天然铀矿,石墨储藏也名列世界前茅。国际局势加上国内需求,坚定了朝鲜进行核研究的决心。1953年,战争刚刚结束,朝鲜国内建设百废待兴之时,金日成便对朝鲜高层表示,一定要拥有核武器,由此开始了核开发的探索。

后来叛逃的朝鲜劳动党前书记黄长烨曾对记者说过:“我们(朝鲜)很早就开始了核武器的开发。金日成1958年视察地下兵工厂时,反复强调要做好核战争的准备,从那时起就制定了(拥核)计划。一旦有了核武器,首先可以镇住韩国,更是武力统一朝鲜半岛时防止美国干预的手段。”

朝鲜“核武器之父”徐相国

在研制核武的目标下,朝鲜开始对核研究投注了更多资源。

1955年,朝鲜在平壤建立了第一个核物理研究所。1956年金日成出访苏联时,特意访问了莫斯科郊外的核能发电厂。从当年拍摄的纪录片看,金日成身穿浅色西装,意气风发,向夹道欢迎他的苏联群众挥手致意。在核电厂内,他在一群苏联专家的簇拥下,详细了解这家工厂的运营情况。画面上的金日成在专家讲解模型时,神情专注,不时地点头,显得很有兴趣。这一年,朝鲜成功地与苏联签署了《关于成立联合核研究所协定》,接受苏联援助,和平利用核能,两国在核能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展开合作。1959年9月,朝鲜又和苏联缔结了《关于帮助朝鲜建设原子能研究基地协议》。协议规定的双方合作范围包括地质调查、协助朝鲜建设研究用核反应堆及对朝方人员进行培训等。合作协议签订后,超过300名朝鲜留学生被派往苏联学习核物理,仅在莫斯科以北110公里杜布纳市苏联最大的核试验室——“苏联联合核研究所”,就先后为超过250名朝鲜核研究人员提供了培训。在这个研究所虽然也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来此培训的技术人员,但朝鲜无疑是派员规模和学习热情相当高的成员。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留苏的这些学员成为朝鲜核开发活动的骨干力量,包括朝鲜原子能研究所所长、原子能工业部部长崔学根,研究与核武器直接相关的核反应堆物理学的丁根,以及日后的朝鲜“核武器之父”——徐相国。

徐相国被称为“科学天才”,是主导朝鲜核武研发计划的灵魂人物,也是朝鲜“大浦洞—1”型导弹的主要研发人员。1966年,徐相国从金日成综合大学毕业后就留学苏联,28岁时在苏联获得博士学位。苏联曾劝他加入苏联国籍,但徐相国婉言拒绝,回归朝鲜。徐相国的正式头衔为金日成综合大学物理学部讲座长(系主任),但他还有一个秘密职位——朝鲜劳动党中央国防委员会“极秘委员”。

徐相国年轻时曾只身周游俄罗斯,利用留学苏联时的人际关系,将与核相关的设备和零部件运回朝鲜,以建立朝鲜的核研发设施。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咸镜北道的核研究设施内从事研究,享有特别待遇,有贴身侍卫,一旦身体不适,就会被送到法国医治。

朝鲜还在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业大学、平城物理大学等高校设立核人才培养基地,选拔最优秀的学生学习与核相关的专业。徐相国等第一流的朝鲜核科学家在科研同时,都会亲自在这些学校教学。根据韩国和美国情报部门分析,在这批顶级专家的带领下,迄今朝鲜自己培养的核研究人员己超过3000人,高级人员200多名。

代号“家具工厂”的援建计划

1962年苏联专家克多洛夫等人应邀来到朝鲜北部的山区,建造和平利用核能的设施——宁边核能研究中心,在这里聚集了100多名核技术研究人员,其中大多数都是曾在苏联进修过核物理学的青年人。克多洛夫在冷战结束后接受采访时称,在这里他和其他苏联专家将核技术传授给朝鲜,同时他也为朝鲜青年研究人员的核研究水平之高感到非常吃惊。苏联专家秘密建造了一个型号为IRT-2000 研究型的轻水反应堆,在朝鲜的强烈要求下,在往来文件上,这个援建计划被代号为“家具工厂”。这个项目在朝鲜也被列为顶级机密,严禁消息对外泄露。

1965年核反应堆建成,苏联专家离开宁边归国。这个轻水反应堆建造前,朝鲜从未如此深入地接触核技术,克多洛夫们并不知道,这里将成为日后朝鲜开发核武器的重要基地。

朝鲜建设轻水反应堆的目的是为制造核武器做准备,但是轻水反应堆中难以提取出制造核武器必须的原料——钚,因此,对于朝鲜来说,轻水堆只是庞大核计划的一个开端。轻水反应堆的完工也引起了美国的注意,美国从上世纪60年代起开始重点监视宁边核能中心,克多洛夫们建造的轻水反应堆在1965年当年就被美国侦察卫星拍到,此后1967年、1970年、1975年宁边新的核设施不断增多,但这些情报并未引起美国的足够重视。

监视朝鲜核武40年之久的美中央情报局亚洲事务负责人唐纳德·科莱克曾坦言美国当时针对朝鲜的情报活动很不顺利,中情局对于朝鲜核开发的能力和意图都无知到了几乎危险的地步。据后来披露的一份长达350页的中情局朝鲜核武开发秘密报告显示,美国直到1984年才真正开始担心朝鲜的核武情况。因为他们发现朝鲜正在建造可以提炼制造核武器原料钚的黑铅型反应堆。但美国认为这距离核武器还有很远的距离,朝鲜尚无开发核武能力。美国只是对此保持警惕,敦促苏联将朝鲜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视之下,要求朝鲜加入防止核扩散条约。

朝鲜劳动党前书记黄长烨当时是负责国际关系的书记,苏联大使来访时,向朝鲜提出了终止制造核武的建议。当时核武器开发的管理权已经由金日成移交给了他的长子金正日。黄长烨向金正日汇报后,金正日回答:“不用去理睬”。

1985年朝鲜虽然勉强加入了防止核扩散条约,但却拒绝履行接受核设施检查的义务。这一年,金日成再次访问莫斯科,拿出的求购清单里包括了可以携带核弹的图-22M3轰炸机,但这一要求被苏联婉拒,替代品是苏联当时最先进的米格-29歼击机,这种飞机也拥有投掷核弹的功能。1987年末,第一批14架米格-29歼击机降落在朝鲜,到1988年春,朝鲜空军共迎来3支米格-29大队,组成近卫歼击航空兵团。

苏韩建交的刺激

1990年9月,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专程来到平壤,解释苏联即将与韩国建交的决定,阐明了苏联支持朝鲜同韩国接触,让韩国与朝鲜同时加入联合国的意向。朝鲜历来反对“交叉承认”,认为韩国是朝鲜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朝鲜外相异常不满,当场说:“如果苏联同南朝鲜建立外交关系就意味着承认了朝鲜分裂的事实本身以及国际舞台上两个朝鲜的合法性存在。”

自朝鲜建国以来,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一直是朝鲜的生命线,朝鲜的X光射线机和婴儿恒温箱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建筑师来自民主德国,金日成乘坐的豪华防弹轿车也是斯大林送的。苏联甚至在自己粮食产量都不富足的情况下还慷慨援助朝鲜,苏联也是朝鲜最大的贸易伙伴和石油等能源的提供者,苏联的外交转向深深地刺激了朝鲜,失去核保护伞和战略后方的朝鲜生出了强烈的背叛感,苏朝关系急转直下。

朝鲜外长的发言中甚至蹦出语惊四座的话,“我们的核武开发进展神速,无论如何都将完成到底。既然苏联要和韩国建交,那我们也会采取相应措施。”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曾回忆说,朝鲜的话并没有被苏联重视,只是被视为对苏改变外交路线的一种不满情绪,仅此而已。

但朝鲜是认真的,失去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怀抱,朝鲜遭受到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系统性困局。

在朝鲜半岛外部,安全形势急剧恶化。苏联与朝鲜曾于1961年签署了军事同盟性质的《苏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条约为期30年,当条约在1991年到期时,新生的俄罗斯并未选择自动续约,并于1994年正式宣布废止该条约。朝鲜只能接受这一切。随着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相继开放或转型,朝鲜的盟友屈指可数,而美国的军事威胁无时不在。一旦战事再起,装备落后的朝鲜一无后援,二无抗敌之力。

在朝鲜半岛内部,政局民心也不稳定。自1948年朝鲜半岛分裂以后,朝鲜和韩国便处于争夺国家法统合法继承权的激烈竞争中。20世纪50年代初朝鲜战争后南北竞争转入发展竞赛。1973年前在国家综合实力方面朝鲜占上风,而此后韩国大幅逆转,南北差距迅速拉开,这使朝鲜产生强烈的危机感。此时,民众需要获得一种新的鼓舞力量,以振奋人心,恢复信心和凝聚力,巩固对领袖的忠诚和崇拜。为此朝鲜提出建设“强盛大国”的政治口号,而拥有原子弹无疑是“强盛大国”最便捷的显示。

加速核武开发

朝鲜在宁边轻水堆与黑铅堆的南面,多处核设施建成,其中最大的要属核再处理中心,黑铅堆使用后燃料棒在此处提炼钚,为核武做准备。

苏联解体后,原苏联的核研究人员大量失业。朝鲜充分利用这一机会,通过各种渠道将数十名前苏联核科学家聘请到本国工作。1992年12月,俄罗斯安全部长维克托·巴拉尼科夫在国会发表演讲时,声称他的手下阻止了64名俄导弹专家前往“第三国”,虽未明言“第三国”到底是哪国,最后俄记者调查出这个国家就是朝鲜。

苏联解体后,国际核黑市活动猖獗,朝鲜抓住了这个机会,四处搜集、购买核技术,同时还伪装成合法的贸易公司化零为整购买所需零件。朝鲜被查获的一名“核采购员”尹浩镇就曾因向德国采购内径168毫米的高品质铝管,谎称用途是航空公司的新型飞机油罐,事实上是用来制造浓缩铀的器材。这些管材后来被发现,德国公司高管受罚。

朝鲜还与巴基斯坦“核弹之父”阿卜杜勒·卡迪尔·汗建立了联系。此人被捕后亲口供认,他曾于1990年之后卖给朝鲜P-1、P-2两种型号20多个用于浓缩铀的离心分离机,他还访问过朝鲜,参观过朝鲜的核设施。朝鲜核研究人员也曾秘密访问过巴基斯坦。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曾指出,宁边核反应堆的钚提炼技术处处都有“巴基斯坦制造”的印记。

为了迫使朝鲜接受核检查,1991年9月美国总统老布什宣布,美国撤除配置在全世界的全部战术核武器,其中包括布置在韩国的核武器。急于与西方加强关系的俄罗斯向西方国家承诺,如果朝鲜南北发生军事冲突,俄罗斯绝不会向朝鲜方面提供军事武器援助。俄罗斯还敦促朝鲜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义务。平壤对此非常失望,在朝鲜人眼中,俄罗斯是“踏着美帝国主义的节奏跳舞向朝鲜施加旨在消灭朝鲜的压力和制裁”。

第一次朝核危机

1992年,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朝鲜宁边核工业基地的新闻,第一次公开了核研究中心内部的画面,特别强调是和平利用核能工业发展国民经济。同年5月,朝鲜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EEA的核视察,国际专家在黑铅堆确认了能提炼钚的燃料棒曾经被取出过。朝鲜的解释是过去只有一次试验性地提炼过微量的钚,但原子能机构专家对此根本不信,要求强制检查核废弃物贮藏地。这一举动使得朝鲜有些措手不及。朝鲜人拼命掩饰核废料被提炼过的痕迹,甚至试图掩埋废弃物,并种上植物,但是植物居然全枯萎了,为躲过美国卫星侦察,朝鲜人还在废弃物上面建了一个体育场大小的房子,但这个怪异的大房子还是被卫星拍到了。

1993年3月,美韩举行了代号“团队精神”的军事演习,被核检查逼到墙角的朝鲜顺势退出防止核扩散条约,拒绝一切检查。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朝核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后者做出决议,威胁朝鲜如不重新考虑退约一事,将予以制裁。但朝鲜态度更强硬,声称是美国在背后操纵国际原子能机构。

在朝韩双方的核问题会议上,朝鲜代表赤裸裸地威胁道:“我们已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你们应该三思而行,首尔与分界线相距不远,一旦发生战争,就将成为火海,你也别想活(指着对面的韩国代表),总之要三思而后行。”

韩国代表气得叫道:“想要开战吗?”朝鲜代表说:“当然”。

朝鲜一边加紧提炼钚,一边在三八线附近集结部队,炮兵被要求随身携带拉炮闩的炮绳。金日成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态度依然强硬,坚拒强制核检查,并声明:“我们没有隐藏什么,当然是有军事机密的,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会把自己的军事机密公开。”

1994年4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威廉姆·贝利陆续将美军最先进的武器配置到韩国,美军的两艘航母和33艘军舰做好了随时攻击朝鲜的准备。美军还准备对朝鲜宁边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只要打击成功,朝鲜核武开发就会倒退若干年。战争似乎一触即发,韩国预估开战后会发生大规模平民伤亡,国内乱相频生,总统金泳三反对开战,美方内部也有不愿再与朝鲜发生战争的声音。

为化解危机,美前总统卡特于1994年6月15日以民间人士身份进入平壤,同金日成深谈,希望能改变紧张局面。而此时美国总统克林顿面前也已经摆上了国防部的战争方案和大规模增兵计划,战争已经准备好,只等克林顿拍板决定。就在克林顿犹豫徘徊的时候,卡特从平壤打来电话只说了一句:“金日成同意冻结核武开发”,克林顿政府团队顿时松了一口气。

金日成表示只要重新开始美朝协议,核的问题就可以解决,克林顿最终接受了。

美朝于同年7月8日在日内瓦开始第三轮会谈,就在这一天,金日成突然逝世,他的儿子金正日正式接管了国家大权。朝鲜全国大丧。据朝鲜前高官黄长烨称,金正日曾亲口告诉他,此时朝鲜核武器其实已经制造完成。不过美朝会谈仍在继续,10月21日,美朝双方达成一项《框架协议》,其主要内容是:美国在10年内向朝提供两座轻水核电站,电站运转前每年供应50万吨重油,朝鲜冻结其核计划,此外还有美朝关系正常化、朝鲜复约和受查等议题。至此,第一次朝核危机化解。

金日成开启的朝鲜核事业为今日朝鲜的核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朝鲜通过外交博弈从美国手中白得了两座核电站,第一次从危机外交中尝到了甜头,为日后朝鲜外交上的强硬与冒险埋下了伏笔。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