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动党39号室:国营伪造人民币的神秘机构

除了释放氢弹德核讹诈外,朝鲜还有另一个秘密的核武器----假币,而且是高仿真假币。

金氏政权创下了一件旷世奇闻:由政府组织大批专家学者在秘密地点,由军队严密保护,专门进行技术攻关,研发制造假人民币,假美元、假欧元。在其他通道被封的情况下,离得最近的中国,深受朝鲜假钞危害。

朝鲜政府伪造友好国家货币令世人大跌眼镜。种种迹象表明,实施这一计划的是金氏最神秘的敛财机构——朝鲜劳动党39号室。

最仿真假人民币朝鲜官方造

朝鲜版假人民币出没,请注意!

自2011年起,中国境内大连、内蒙古等地公安局先后通过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近日我辖区发现大量朝鲜版假币(注:假人民币)。

公告用统一的文字告诫:朝鲜版假币不同于台湾版假币,仿真度高于台湾版假币,凭肉眼较难辨认,是目前市场上的最新版本,技术含量高,其颜色、手感,声音、水印、安全线、盲文等和真币一样,纹理清晰,有凹凸感,涩性强,一般商业验钞机都能通过,用肉眼无法识别,在消费场所pos机器全部能通过(但不包括银行机器),朝鲜版假币能存入部分地区银行ATM机器。

通过这一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

第一、大连沙河口、江苏通州、海门等地公安局分别称“我辖区发现大量朝鲜版假币”说明朝鲜版假人民币已遍及中国,其危害之大可以窥豹;

第二、各个公安局的公告内容叙述基本一致,时间节点大致相同。说明通告是来自国家层面的统一部署,也暗示国家层面已经意识到了朝鲜版假人民币事件的严重性;

第三、朝鲜版假币“仿真度高于台湾版假币”,“一般商业验钞机都能通过,用肉眼无法识别,在消费场所pos机器全部能通过”,“能存入部分地区银行ATM机器”。

台湾版假币多是地下非法组织所为,在假币市场中已经属于顶级了,现在的朝鲜版假币比台湾版仿真还高,堪称假币plus,除非某国举国针对人民币进行专门技术攻关,破解制造才能做到。

第四、在各地公安局发布公告的同时,各地媒体均一致性地保持沉默,说明官方并不想声称此事,或者是“哑巴吃黄连”无法说出口;也说明了伪造假币者非同一般。

自己认的老朋友,含泪也要撑下去啊。

这里科普一下,朝鲜版假币的特点,说句实话,确实很难识别的(原文见公安局公告):

一是朝鲜版假币纸张采用高棉纸,使纸张质量达到真钞的基本要求。高棉纸张特点有韧性声音清脆,手感醇厚,经久不变形,不易磨损。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纸币全部采用高棉纸;

二是朝鲜版假币彩色精版印刷。朝鲜版假币称引进世界一流设备制原版,运用瑞典“海克斯康”测量机检测原版,精确度可以达到三个U,上色采用仿行上色工艺,使误差降到最低,高温高压定型使色彩经久不变色,水浸汗浸无损变;

三是朝鲜版假币加线上磁。朝鲜版假币加线不同于台湾版本,该版假币加线采用嵌入分段表露工艺,露出部分用电脑微雕加数字。上磁采用磁性油墨等量上磁,磁粉的量多量少决定了是否能过机器。

与此同时,国际上,朝鲜金氏政权伪造人民币等货币的报道见诸媒体: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部长迈克尔.格林称,北朝鲜不仅伪造美钞,而且还伪造人民币和日元。

美国披露:在其破获了被称为“超级笔记本”计划中,发现北朝鲜在国际市场上购买了印刷人民币使用的墨水,因此伪造人民币似乎并不奇怪。

但是,北朝鲜伪造自己友好国家货币的做法还是让美国佬大跌眼镜。

2012年6月,朝鲜特工李敬爱(46岁,女)假装“脱北者”混到韩国,被抓获。据她交代,她曾在被派往中国,“在中国负责将假钞换成人民币。”李兑换的假人民币折合将近“一百万美元。”

报道称,由于美国的金融制裁和贸易伙伴国的锐减,朝鲜的伪钞“饱和”,中国成为消化朝鲜假币的巨大市场。

北朝鲜边防人员利用边境检查时,用“调包”的手段,将伪钞与游客、商人的真钞对换,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起。中境边境现在已经成了伪造人民币、 美元交易泛滥的地区,甚至有半公开的“黑市”存在。

朝鲜人民是不能上网的,但不代表他们不会利用高科技。随便用百度一搜就可以搜到带有联系方式的朝鲜版假币信息。

39号室:最神秘的敛财机构

金正日时期朝鲜劳动党组织结构图

劳动党39号室,正式名称为朝鲜劳动党财政会计处,由金正日在1974年成立并管理,因位置在朝鲜劳动党3号楼9号室而得名。

39号室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所属。该机构是指挥制毒贩毒、伪造美元、人民币、伪造香烟药品等非法活动的直属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机关。

苏联解体后,朝鲜国内制造业崩溃陷入严重经济危机,于是二胖金正日便开始动了歪脑筋。

39号室成立之初是作为朝鲜的外汇管理机构而存在的,对外号称大圣总局,下辖各种企业、公司、银行、矿山120余个。据称:所有与中国做生意的朝鲜企业还必须将部分利润——通常超过50%——交给政府的金融机构“39办公室”作为“忠诚捐款”。

随着历史的风云际会,39号室一方面成为了金氏统治者巩固自身权力,为他私人提供各种支持的机构,另一方面,由于正常贸易的中断,39号室已经慢慢变成了一个经营着庞大地下走私网络的机构。

军火走私是39号室业务中最基础也是最庞大的部分,大约占到朝鲜外汇收入的30%-40%。

在金日成时代,朝鲜靠着把从苏联那里以“同志的价格”拿到的军火再次出售给第三世界国家,赚了不少钱(比如在两伊战争期间给双方卖导弹)。

到了金正日时期,由于冷战的结束,大规模的军火交易已经不能明目张胆的进行了,但是毕竟还是有国家比朝鲜更惨,比如非洲一些国家、叙利亚、伊朗、古巴等等。

由于前苏联的解体,俄罗斯和乌克兰由经济危机陷入技术危机,很多前苏联武器的“客户”转而向朝鲜购买和维修苏式武器。根据美国的调查,光是非法武器走私这一项,朝鲜一年的收入为5亿美元。

当然如果只有这点能耐,那39号就不是什么传奇了。就是在冷战这么剑拔弩张的时代,在39号室的主导下,朝鲜居然在中间人的帮助下获得了美国生产的八十多架直升机!

在本次事件中,西德的中间商人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通过遍布全世界的网络,层层伪装,逃过了这么多政府的监视,最后还是美国间谍卫星发现了已经停在朝鲜停机坪上的直升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最终扣押了还没有运往朝鲜的十几架飞机。

由于韩国军队也装备了同一型号的飞机,这使得朝鲜有了渗透作战,浑水摸鱼的资本,给韩国的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为此事,美韩一度发生了严重的外交分歧。

走私毒品的行为在朝鲜政权可谓历史悠久,但是这些零星的事件都可以看成是个人行为,一些权力在手的外交官用了自己的一点小聪明,赚了点小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朝鲜国内的经济面临崩溃,金正日发现毒品买卖可以迅速的弥补财政的亏空,遂开始了在全国各地推广罂粟的种植,并利用39号室控制的庞大外贸网络从事贩运走私活动。

金正日命令朝鲜每个集体农场都要拨出12英亩的土地用于种植罂粟,每个劳改营都要有相应的劳动力从事种植罂粟,这一全国性正式产业,被命名为“白桔梗事业”。那些品质较好的就被政府收走用于制造高级毒品,然后走私出国;那些品质较差的就被朝鲜边民、渔民偷卖给中国、俄罗斯边境地区的人。

据悉,朝鲜一年的毒品走私贸易额也能接近5亿美元,这些毒品通过中国东北和朝鲜驻外的各个机构向全世界流散,危害巨大。

由于创汇能力的下降,从金正日时代起就鼓励更大规模的挖掘金矿,但是由于缺乏正常的贸易渠道以及利益最大化的需要,走私黄金成为他们不二的选择。

朝鲜驻孟加拉国使馆是走私黄金最猖獗的朝鲜外交部门之一,一是因为印度是黄金消费的大国,而且孟印两国的边境管理又不是特别严格,所以这一地区的黄金走私为朝鲜带来了巨大的外汇收入。

实物走私费时费力令金家十分头疼,朝鲜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大量印制假美元、人民币。据调查,朝鲜技术手段之精密,特别是一家叫做平壤商标印刷厂的工厂,其制作出来的假钞是无法靠肉眼识别的,老美把这些钱叫做“super note”。

另据一位曾经在39号室工作过的脱北者说,朝鲜光在2007年就购入了可以印刷折合20亿美元各种假币的纸。这些钱通过39号室的各个工厂和公司、朝鲜驻外机构直接和间接的流向了国际市场。

除了伪钞、输出毒品外,39号室负责制造的假药也已经大举进入中国。

最典型的就是北朝鲜制造的假冒伟哥,在吉林等地区已经大量查获。

此外,朝鲜军方和国家安全单位深深介入到假烟生意中,假烟年产量达410亿支。

收入用途:金氏私人消费、核试验

39号室每年从事犯罪活动收入达10亿美元左右,怎么花呢?

39号室除了统筹朝鲜的重要外汇贸易和走私活动,其最重要的另一个职能便是满足金氏家族和朝鲜高层人士的高层次消费需求。

比如出现在金正日葬礼上的豪华奔驰轿车,按照联合国的制裁要求,这些车子是不可能出现在朝鲜的,但是它们偏偏出现了,而且还为数不少——据悉,金正日去世之前曾经一次性向效忠他的朝鲜高级官僚赠送了160辆奔驰轿车!

特别在金正恩上台之后,这一需求日渐提升,金正恩和他老婆李雪主的吃喝穿戴更是少有不是从西方走私的货物。前不久意大利海关曾经截获了两艘据说是要被销售到朝鲜的高级游艇,不过在朝鲜官媒放出的金正恩视察图片中还是出现了豪华游艇的身影,不知从何而来。

根据联合国的调查报告,金正恩2012年执政的一年当中,总共花费了6.5亿美元用于他的私人消费,是其父在位时期的两倍还多(不到3亿美元)。

当然,走私说到底还是一种权力的博弈,是控制与反控制,限制与反限制。既然金氏政权用走私来维持自己,那么反对他们的人也会用走私来搞垮他们。由于电视电影录像与互联网技术的进步(虽然朝鲜还没有接入互联网),让朝鲜人更多的了解外界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由一些脱北者组成的一个名叫NKSC的组织,每年要向朝鲜走私几千个装满外国电视剧、电影和书籍的U盘和SD储存卡,就连金正恩想尽办法要阻止流入朝鲜的美国电影《刺杀金正恩》也仅仅是在圣诞节后的第二天就进入了朝鲜。

39号室非法套取外汇的另一个用途是:用于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经费,包括奖励火箭和核实验的相关单位。前不久金正恩秘密指定额外动用十亿美元的“主席基金”,为这次氢弹试验提供保障和奖金。

也就是说:每一次朝鲜核试验,都有在中国流通的每一张朝鲜版假人民币的功劳。

附:39号室下属机构

大圣总局(大成总局)

大圣银行(大成银行,朝鲜劳动党下属的对外支付银行 ,外表是朝鲜中央银行的下属机构,其活动范围非常广泛,同东京银行、三和银行、足利银行、德意志银行进行外汇交易。于2010年被美国财政部制裁)

大圣经济小组/大圣贸易总会社(大成贸易总公司,为朝鲜矿业开发贸易(KOMID)代理与叙利亚之间的贸易交流机构,于2010年被美国财政部制裁)

金星银行(Golden Star Bank)——驻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资产规模是1500万欧元,它主要的业务是兑换和支援投资到欧洲的朝鲜企业的财政,这是对外公布的。但是,根据国际情报研究机构2010年公布的国际情报资料证实,这个银行实际是负责与中东国家之间的武器交易和管理金正日的秘密资金的业务。

朝鲜光明代表部——驻澳门情报机构,人员包括经济专业的职员和属于对外谍报机关的党中央委员会调查部以及护卫总局、国家安全保卫部等的要员,这些人在海外执行重要的任务。

金正日的国家情报机构也在整体上管理朝鲜光明代表部,预计朝鲜光明代表部在其他国家里得来的外汇收入通过当地法人社团洗钱后,一部份资金存入瑞士或外国的秘密帐号。据情报系统有关人士表示,光明一词是金正日的别称。

朝鲜统一发展银行——金正日总书记的妹妹金敬姫与其有关,在中国银行设有8个账户

绫罗贸易会社—— 直辖企业

朝光贸易商社——大圣总局(大成总局)的澳门支店

高丽银行

高丽商业银行——在香港HSBC银行设有账户

朝鲜光线银行——在中国建设银行设有4个账户

江原道文川金刚冶炼所

元平大兴水产事业所(受39号室下属的大兴指导局管理)

大成轮胎工厂等所谓的重点工厂以及100多所企业

平壤餐厅—— 一间由朝鲜经营的跨国连锁餐厅,盛传是由39号室所主持的。

金刚指导局——负责金矿、锌矿的开采

平壤的所有外宾专用宾馆和外汇商店

外国船舶公司“KOSA”——2014年在香港被没收了350万美元的资金。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如遇在微信中已停止访问文章,请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即可。苹果手机请直接在本网站浏览查看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