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别再假装爱你妈了,先把3.5个亿赃款退回来吧!

消失在公众视线有一段时间的歌手曲婉婷又出来隔空向中国的司法体系喊话了。

她发微博说,妈妈已被羁押四年多,依然没有判决结果,心痛,但还要相信法院一定会给出一个公平的结果。

在ins上,她还很硬核地diss了网友。

这几年,曲婉婷时不时就要公开表达一下自己的“心痛”,去网上为妈妈来一次声势浩大的“击鼓鸣冤”。

不明内情的,看女儿这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还以为妈妈是为民请命蒙冤入狱的女英雄,怎么会跟涉案3.5个亿的巨贪联系在一起?

曲婉婷的妈妈张明杰,被捕前最高做到了哈尔滨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并不算很大的官,但却一手掌握着征地、拆迁、开发、建设的生杀大权,是妥妥的“肥差”。

张明杰在职期间干的那些事,说好听点叫贪污,说难听点是杀人。

她被控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三项罪名,其中两项都与当年的原种厂收购案有关,这起轰动一时的经济大案据说是【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案的原型。

【人民的名义】中,高小琴伙同祁同伟、欧阳菁等人,五千万做局,撬动了大风厂十个亿的资产。

而发生在张明杰和原种场近六百名职工身上的真实故事,远比电视剧里复杂得多。

哈尔滨原种繁殖场是成立于1952年的老牌国企,占地150公顷,曾经是东三省的一条重要的经济命脉,可惜90年代后日渐式微,成了亟待转型的国企改制单位。

时任道里区副区长的张明杰是原种场改制的主要负责人,她把价值23亿的原种场做成了“负资产”,然后以6160万元的价格贱卖给了注册资本只有50万,连基本竞标实力都不具备的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当时的转让协议当时明确指出不包括国有土地使用权,但是明杰和她的同伙上蒙下骗,让原种场上级主管单位人员在悄悄加入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内容的转让合同上签了字。

随后,东江公司的幕后老板魏奇又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方法,把转让权挪给了自己的另一家公司先发置业。

先发置业几乎可以说是张明杰和魏奇的一家亲,张明杰的二哥就是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而总经理则是张明杰当时的情人王绍玉。

获得非法土地使用权后,先发置业开始盖五证不全的楼盘,楼盘烂尾后,这伙人人又通过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从政府处骗取征地款3.5个亿。

这件事的本质就是利用职务之便空手套白狼,最让人愤怒的,是她连职工安置款的最后一滴血也要榨干。

原种场有420名在职职工和146名退休职工,根据协议,东江公司要与全体自愿上岗职工签订3年劳动合同,但是东江公司拒绝聘用这些职工,一名工龄近20年的老职工,能拿到的遣散费还不到两千块。

就连这样一笔微薄的“卖命钱”,张明杰也昧了下来,在她主管原种场职工安置工作期间,并没有将6160万的安置款打到原种场的账上,而是违规将其直接转入了东江公司的户头,其中1100多万元至今未归还。

从09年改制至今,这些职工的养老、医疗保险,失业金和住房公积金就一直没交过。

东北下岗职工那些血泪故事,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

在重工业主导的东北,国营企业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常常是父子夫妻兄弟一大家人在同一间工厂,下岗潮不是一个人失业,是一大家人流离失所,连饭都吃不上,因此而沦为社会底层,走向卖淫、流浪甚至犯罪道路的,不计其数。

纪录片【铁西区】,电影【钢的琴】都是以转型期的东三省下岗潮为背景的。

有个网友说他的舅舅下岗后没工作没学历,只能给人家送水,20公斤的水从一楼搬到六楼,三块钱,一个月1500,养活一家三口,连吃顿肉都是奢侈。

也许有人问,不到两千块的安置费,够干啥的?原种场从9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拖欠工资了,职工手里几乎没有存款。

场里原本有自己的锅炉房供暖,但改制后锅炉房就废弃了,2009年改制之后,锅炉房就废弃。这两千块钱,是他们最后的活命钱。

没有这笔钱,他们连蜂窝煤都买不起,有人甚至还住在四面漏风的棚户区,在零下最低三十多度的哈尔滨,这就是推他们去死。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当老职工因为买不起煤活活冻死的时候,曲婉婷过的是什么生活呢?2000年,她就被母亲送到了加拿大留学,一年学费近20万。

因为有贪污的巨款做后盾,她可以住别墅,开特斯拉,邀请国际顶级音乐制作人为自己制作音乐,甚至还养着一支私人乐队。

张明杰的母爱是挺“伟大”的,2014年曲婉婷在哈尔滨开了首场演唱会,根本没卖出几张票。张明杰知道后就给各路开发商“施压”,“请”他们承包票房。

母亲用沾着几百工人血和汗的钱,不遗余力把女儿培养成明星,让她从容潇洒地混迹在北美顶级的精英圈,然后对着镜头高谈阔论自己的努力与理想,这就是“贵族”的诞生。

曲婉婷是无辜的吗?

父子相隐是正常的人性,但曲婉婷已经超出了人性之外。

当年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她主动告诉记者,母亲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

说完自己加了一句:不管她是怎么得到的。

她显然知道妈妈是怎么搞到的钱,并且以此为荣。

她甚至在遥远的加拿大给母亲写歌打气,一脸骄傲地唱着:我不在乎流言蜚语,我并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为你的音乐梦想买单的,不是你的母亲,是五百多个吃不起饭,看不起病甚至被逼到上吊自杀的下岗职工,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在乎?

曲婉婷真的孝顺吗?

她若真的想救妈妈,不是没有办法的啊,母债女还,把贪污的钱吐出来,判个死缓或减刑都不是没有可能。

曲婉婷也是红过的,做歌手这么多年,积蓄加收入,还债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陈奕迅的爸爸陈裘大在任职香港房屋署屋宇装备总工程师期间也曾卷入贪污。

陈奕迅当时的事业还刚刚在上升期,连600万保释金也是徐濠萦帮着一起凑的,犯错就要立正挨打,你见人家高喊“我爸爸是英雄”了?

陈裘大08年患了肝癌,陈奕迅掏了一千多万给父亲看病。

虽然老子的事情很不光彩,但儿子做到这份上,才有资格说上一句“不管爸爸犯了多大的错,始终是我爸爸”。

然而曲婉婷,这位把妈妈看作超级英雄的女儿,自从妈妈出事以来,一次也没有回过国,甚至没有出席过妈妈的庭审。

你不是要求公正吗?你怎么不回去见证司法的公正?

张明杰一口咬定自己无罪,不认罪,不退赃,这是一心求死。而曲婉婷则有多大闹多大,这哪里是替母伸冤,分明是快马加鞭送母亲一程。

张明杰再坏,虎毒不食子,从她的身上还是能看到母爱。但是很可惜,在曲婉婷的身上,我看到的只是虚伪,愚蠢,自私和冷漠。

不过,在呼吁对张明杰公开公平公正审判这件事上,我坚信曲婉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请中国司法机关以人民的名义发誓,千万不要放过她。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