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8星级高干病房里的穷奢极欲

《人民的名义》曝光高干病房里的惊人秘密!特供干部病房成“权力变现”的副产品?来源:南方人物周刊摘要近日热播的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讽刺特需医疗严重浪费医疗资源问题:一位老干部在高干病房一住18年!在近日热播的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的中,汉东省反贪局局长陈海的父亲——老检察长陈岩石,把房子卖了,钱捐了住进了养老院,而拒绝了省委副书记高育良让他们搬进机关医院高干病房养老的好意。陈岩石的老伴说,你看看人家建设厅老厅长,在高干病房,一住就是18年……陈岩石则气愤地表示,不像话!现在医疗资源多紧张啊,他好,一个老干部一住十八年!太过分了吧!

要知道,这部大尺度的反腐戏可是由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立项的!据说不少故事都是有现实原型的。可见一些老干部把医院特需病房当家住并非戏说,而是有着较为丰富的现实基础。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曝出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新建的干部病房大楼,装修豪华堪称“穷奢极欲的八星级干部病房”。多张照片在网上曝光后,网友纷纷诘问:如此豪华病房为谁而建?老百姓看不起病,吉大一院建的干部病房却如此豪华,白求恩如果在世情何以堪?这到底是酒店还是病房?奢华干部病房令世人震惊,也引发人们对特权医疗的关注。

退休后享受正厅级待遇的老干部魏裕民说:“我不这么看,谈不上豪华,很实用。这是为了养病的需要。”魏在该干部病房投入使用的第二天,就住进633病房。他坦承,“都是老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都是年龄比较大的,家庭条件也都非常好,如果医院太差,就不利于养病。”魏裕民说,“如果病房比家里条件还差,那还来医院干吗?”

尽管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新干部病房投入使用只有几天时间,但早已人满为患。“部分是从老病房直接转过来的,还有部分是刚进来的。”一名护士说,“现在,已没有单间了。”这名护士说,过来住的老干部一般都是二级保健离休人员,都是长住。

记者调查得知的数据是,这些老干部的医疗费用不低。以住在619房间、享受副厅级待遇的老干部梁锐为例,其在10月8日入院,截止到21日晚6时许,他的医疗费用约为13094元,平均下来每天的费用接近千元。然而,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厅级以上老干部,几乎都不知道他们住的病房一天多少钱。他们只知道,这个费用几乎不用自己出。“不知道多少钱,我们不用掏钱的。”梁锐的回答具有代表性。梁锐称,只有在使用到丙类药物时,自己才会掏一部分钱。丙类药品一般为保健品、新出的药品还有高档药,根据国家医保政策不予报销。“如果需要用到丙类药,医生会提前通知我。”因此,只要不是丙类药物,医院一般都会选择最好的药品给老干部治疗。

一位知情者说,“反正不用他们自己(老干部)掏钱,而对医院来说,药品越好,赚的也就越多。”接受采访的几位老干部均表示,他们一年住院两次,一般一次在半个月左右。如此算来,这样的医疗费用普通家庭确实难以承受。但对于老干部来说,这笔钱完全不用个人负担。豪华病房的主要目标客户是看病报销的高级干部们。

据调查发现,江苏、北京、河南、武汉、山东等地,早已存在诸多的豪华病房。如武汉同济医院的高干VIP病房,每晚费用达1000元。以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为例,其前身为白求恩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该院的干部病房建于1985年,当时是吉林省惟一指定“承担全省及中央直属单位在长春机构副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固定服务对象2000人”。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并不担心干部群体的流失。“没其他地方可去,排着队也得进这医院。”一知情人士说,“那时候去别的地方不方便。”这种情况后来发生了改变——2006年,吉林省人民医院用其门诊大楼的3个楼层作为干部病房。此时,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不再是惟一指定承担干部保健的医院。两相对比,白求恩第一医院老干部病房显得陈旧,仪器设备也较为落后。而此时的吉林省人民医院干部病房却焕然一新。这直接导致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住院的老干部流向吉林省人民医院。这并不仅仅是经济收入的流失。“领导觉得在哪家医院好,住得舒服,说不定就给批个条子,什么仪器设备的就全来了。”一知情人士说,之后吉林省中医院也开设干部诊疗区。由此,长春市的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的医疗,基本实现三院鼎立之势。“哪里条件好,就去哪里。”一位住院的老干部说。如此,在医护人员素质基本对等的情况下,医院之间只得拼硬件设备,建新老干部病房自然便被提上日程,“因为谁也不想失去那份蛋糕。”

从八星级高干病房说起:能震撼民心,却未必能震撼某些权力

 

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穷奢极欲的八星级干部病房” 耗资4.8亿元人民币,日房价高达3600多元。豪华病房非吉林独有。此前,媒体曾报导过,江苏、北京、河南、武汉、山东等地,早已存在诸多的豪华病房。

这里,值得人们特别注意的问题是:这些如此众多的豪华病房是提供给号称这个共和国的主人工农群众享受的吗?为什么不是呢?这是不是在践踏宪法?造成如此巨大浪费的那些人,会是号称这个共和国的主人工农群众吗?这是不是在践踏宪法?倘若执政者能够像毛泽东那样从灵魂深处尊重宪法,真正把工农群众当作国家的主人,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吗?这两件事情的出现,与杜甫笔下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什么区别啊?这难道还不是血淋淋的阶级斗争吗?看到这两件事,人们还会相信取消阶级斗争的那些人的鬼话吗?没有阶级斗争的观点,没有工农群众的立场,还会有共产党的存在吗?还会有工农群众当家作主的好日子吗?

  日前,一则“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投资3.5亿元建干部病房楼工程”的图文帖在网上引发广泛关注。

 

  记者从该院基建科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在建的这项工程是在拆掉原有旧楼后重建的,建筑面积为51085.50平方米,地上地下总计28层,工程目前还处于基础建设阶段,造价如爆料所言,“差不多3.5个亿”。

 

  “干部病房”属于典型的有中国特色的医疗建筑,只要是中国人对这个词儿都不陌生。当然,绝大多数人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据《中国周刊》2011年的一则调查性报道,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三甲医院都设有干部病房,当然这些干部病房未必都是独立的大楼,有的只是一栋楼里的若干层。干部病房的共同特点是,有最好的医疗设备,最好的医生护士,为干部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干部病房内部也分成三六九等,不同级别的官员住不同规格的病房,享受不同标准的医疗待遇。干部病房越来越豪华气派近年来成为某种趋势。最有代表性的当数两年前媒体曝光的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干部病房,硕大无比的病房内书桌、衣柜、盆裁、真皮沙发、液晶电视一应俱全,被网友称之为“穷奢极欲堪比八星级”。广西在建的这个28层干部病房楼,投资高达3.5亿元之巨,加之环评报告中公开披露的“楼内设置各类高级病房”等内容,一旦建成,其奢华程度比之吉林的“八级星干部病房”恐不遑多让。

 

  发帖网友质疑“纳税人的钱怎能用于特定群体”,这也是长久以来干部病房在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疑问。对此,官方的解释往往是“历史遗留问题”。干部病房的历史可以追溯至新中国成立之初,当时,为了加强对老红军、老干部、高级知识分子保健和医疗上的照顾,一些医院被指定为干部保健定点医院,“干部病房”因此诞生。若说彼时对战争年代建立特殊功勋者予以医疗保健上的特别照顾有其合情合理之处,60多年过去了,还有多少老红军、老干部健在?

 

  今日的干部病房早已异化为公务员群体按级别享受的医疗特权。某种意义上说,干部病房的存在就是普通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的根源。看病难主要在于优质医疗资源稀缺且分布不均衡,看病贵主要在于公共财政资金对公共医疗卫生投入不足。恰恰是在这两个最要紧的方面,干部病房占尽了天时地利,既不愁资金,也不愁资源。而医院之所以不惜投入巨资建造干部病房,皆因有针对公务员群体的公费医疗制度兜底。

 

  如今的公立医院虽然姓“公”,也是要靠赚病人的钱维持生存的,而有资格住进干部病房的“客户”,医院自然不必担心其消费能力,肯定要竭尽所能提供优质医疗服务。医院很清楚,干部病房建得再奢华,也不会是赔本的买卖。因此,无论建造干部病房的资金是医院自筹还是政府投入一部分,最终为之埋单的也是全体纳税人。

 

  若要问“干部病房”花了纳税人多少钱?有一组相当惊人的数据。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早先几年曾经披露,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80%是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政府有关部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40万名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开支约500亿元——这些是2005年之前的统计数据,更为严重的是,自2006年之后,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的统计年鉴里再也没有了“公费医疗”这个细项,公职人员医疗花费被隐含在“政府其他行政事业费用”里,具体数目公众已无从知晓。

 

  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余晖看来,公费医疗以及干部病房的存在,是医改难以推进的根本原因。

 

  换言之,“干部病房”这一医疗特权,就是医改最大的拦路虎。医改纵然千头万绪,一言以蔽之,也就是如何将有限的医疗资源和资金进行合理分配,使之尽可能公平地惠及全民。设若去掉了“干部病房”这一大块,可以拿出来分的东西自然就多了,有米下锅,又何需巧妇?而如果“干部病房”这一块不能动,纵有再多说得天花乱坠的制度设计,到头来也只能是空中楼阁。

 

  一边是穷人无钱进医院看病,一边是干部们免费享受无微不至的医疗服务,这种极端不公平的医疗供给现状必须改变了。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亲们这里说句悄悄话,在这个惊涛骇浪的年代更需要大家的支持,多帮忙转发转发,看到一些热血沸腾胡扯蛋的文章无比愤慨,但是它们瞬间十万+。只是觉得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这个社会也需要一些理性的声音,所以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转变观点,不过确实也更需要大家的支持与转发。而且这场竞争是极不公平的,由于理性经常被删帖,也许为了怕被删帖,遮遮掩掩,但观点应该很明确,希望大家理解。

70后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痴迷过武侠小说,都有一个武侠梦,不过武侠没钱,只能四处演出挣钱,演出结束后最常说的一句就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于是就有哗哗的一阵掌声,这是人场,接着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钱场。我作为70后的一员同样有这些武侠梦,只是如今已是油腻的中年大叔,再也无法浪迹天涯尝尽人生百态了,只能希望大家打赏与转发了,再次向大家拱拱手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mmexport1555209792839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特供、特医、特权,苏联亡党、亡国之路也!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