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黑道风云

 

小刀文

一、

孙小果,1975年10月27日出生于昆明。

人民日报公众号通报: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

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

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官方通报的信息,不接受反驳,如果一定要反驳,请出门右拐,在官方通报的文章中进行反驳。

孙小果7岁的时候,父母离婚,又在17岁的时候,多了一位继父李桥忠。

那时李桥忠在部队,也许是因为这层关系,17岁的孙小果入伍镀金,很快就进入某武警学校学习。

1994年10月16日,19岁的孙小果等两名武警学校学生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并将其轮奸。

中国法律说,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为未成年人,于是19岁的孙小果便通过其母的操作,把年龄改为了17岁。

于是他被判刑3年。

中国法律也说了,未满14周岁的人实施法律规定的犯罪行为不认为是犯罪,不承担刑事责任。

如果能改成14岁,那孙小果就不是犯罪。但是这操作连他们自己都不信。不过,通过取保候审+保外就医,也能从表面上达到了未满14岁的效果。

孙小果就这么一操作,竟然奇迹般地不用坐牢。

要知道,另4名轮奸犯可分别判刑6年、5年、5年、5年。

所谓人性本善,善良的万小刀同志不相信孙小果一出生就是恶霸,为什么变成这样,多少跟他家庭的教育和环境相关。

当然,跟当时的社会环境也相关。

二、

1994年的强奸案后,孙小果离开了部队,开始职业混黑社会。

那时,港台的夜总会、酒吧等娱乐场所,开始流传到内地。同时,香港黑帮电影《古惑仔》也火上浇油,内地城市黑社会纷纷崛起。

像哈尔滨的乔四(万小刀公众号有写),沈阳刘涌(传闻扇刘德华耳光,以后可能会写),石家庄张宝林(《征服》孙红雷饰演的刘华强原型),还有吉林黑老大梁旭东,郑州“黑道教父”宋留根,贵州青龙帮老大赵元良,太原黑老大李满林、小四毛等等。

那时候,每座城市都有黑老大的传说,甚至每个县城都有。

昆明的黑社会有所不同,因为地处西南边陲,靠近金三角,因此成为毒品打入内地的桥头堡。于是,昆明的黑社会显得更加鱼龙混杂一些。

比如“四川帮”老大蒋家田,江湖人称蒋老爷子,他每天就在昆明火车站附近转悠,其主要工作就是贩毒。

蒋老爷子生于1953年,比孙小果大22岁。1990年以前,还是四川宜宾的一个普通农民,来到昆明后,先是倒卖火车票度日,也就是黄牛。因为倒卖火车票,这个票贩子认识了毒贩子,他发现毒贩子来钱快,于是也开始零星贩毒。

后来逐渐形成了以毒养恶、以恶护毒的黑恶势力。

除了四川帮,还有镇雄帮、东北帮、湖南帮、洪兴帮等等,其中镇雄帮势力较大,听说东北帮也要让其三分,毕竟镇雄县隶属于云南,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而且镇雄县在云贵川三省结合部,民风比较彪悍,甚至有自制的土枪。

当然,昆明的东北帮也很硬核,虽然人数比镇雄帮少,但土枪什么的,他们也有。

镇雄县很多人到昆明务工,他们比较团结,谁被欺负,都能一呼百应,久而久之,一些不想卖苦力的硬核狠人,便投身黑社会了。

起初干一些偷鸡摸狗的营生,比如偷自行车,抢劫,后来嫌这个来钱慢了,开始收保护费,敲诈一些个体商户,再后来控制一些外来女性在城郊结合部卖淫,甚至开赌场,贩毒等等。

还有个黑老大侯连喜,江湖人称侯司令,据说他曾师从云南某武术大师,功夫不错。江湖传闻侯连喜在盘龙江边的一棵树上挂着一铁沙袋,他一只手端本书,一边看书,一边用另一只手打沙袋,打累了就换一只……真是文武全才的黑老大啊。

后来,侯司令在昆明开了一家武馆,号称门下有3000弟子。大概也有点“春城门下三千客"的味道。着实为昆明黑社会输送了很多人才,做出了很大贡献。

但人都有弱点,侯司令就栽在一个女人身上,确切来说,是一个风流漂亮的女人。

这位女人名叫徐福英,后来连省长都栽在她的石榴裙下,所以侯司令泉下有知,也别气。

三、

徐福英出生于1962年,祖籍江西丰城县,从小天生丽质,但又贪玩早熟,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成天和一群社会人混在一起,16岁和社会人私奔,17岁结婚并生有一子。

后来因为丈夫有外遇,她一气之下,也红杏出墙。

像徐福英这样的漂亮女人,深受不正经男人欢迎。很快一位大她20岁的男人看上了她,原本她是看不上这个大龄老男人的,但,人家是做服装生意的老板,有钱。

被抛弃过的徐福英也想明白了,与其找个自己喜欢的、长得帅的男人,还不如找个有钱的。

于是,徐福英就滚进老男人的被窝,很快结婚又生了个女儿。

丈夫没事就带她去舞厅,觉得自己一把年纪,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倍有面儿,结果在舞厅,经常有人为了徐福英大打出手。

徐福英很享受这种被人喜欢的感觉。

后来她和丈夫接待一名外商客户,很快就把腰缠万贯外商迷得五迷三道,外商送金项链、买名牌手表,甚至还带着她逛北京。在宾馆里一番“服侍”之后,外商以“利润分成”名义,送给她现金15万元人民币。

在90年代初,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鉴于自己还不到30岁,而丈夫已年近50,力有不逮,徐福英开始着手寻一条后路。于是便在昆明景星街开了家“丽人园”餐厅。

徐福英经常在饭店门口招徕顾客,一次招徕了一个黑社会大哥杨炯明。这时候的徐福英,已久经情场,几个媚眼,那些不正经的男人就像哈巴狗一样爬到她的石榴裙下,摇起了尾巴。

像这样不正经的男人多出自黑社会,而昆明黑社会实在太多了,于是丽人园生意特别火爆。于是丽人园在昆明,就成为武侠小说里龙门客栈般的存在。

由于经常有一些喝多了的黑社会大哥对徐福英动手动脚,于是她便主动跟杨炯明好上了,想让杨炯明罩着她。

后来,侯司令的小弟酒足饭饱后,想睡徐福英,被杨炯明揍了一顿,于是,小弟找来侯司令作主。

杨炯明得知打的人是侯司令小弟,便主动请侯司令吃饭,赔罪谈不上,但想以此化解恩怨。

结果侯司令一见徐福英,便误了终身。当即在饭桌上表示:

以后不管谁来你这里闹事,你就叫人来找我。

1995年,侯司令和杨炯明争风吃醋互相猜忌,杨炯明先下手为强,派人埋伏在景星街,把侯司令双腿打断,后陨命。

1996年初,杨炯明及其手下被公安机关抓获。

真是红颜祸水啊。

但是,杨炯明和侯司令两个大老粗,可能到死都不知道,他们鹬蚌相争,一位“渔翁”得利了。

这位渔翁就是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李嘉廷。

四、

其实早在1995年10月2日,徐福英就认识了李嘉廷,这两人就像吸铁石的正负极,一见面就被吸引,很快就确认了眼神。

那时徐福英扩大了自己的生意版图,在距昆明市区40公里的阳宗海,投资了一艘云南最大的游船,还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海王号。

她当然没这么多钱,她通过美色筹措的资金。其关系之中就有交通厅的下属单位,个别厅领导也“十分支持”,于是后来“海王号”开业后,便邀请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李嘉廷及其夫人一行,前来参观。

也就是这一次,李嘉廷副书记当着夫人的面,和徐福英确认了眼神。离开的时候,他还对徐福英说:“不管有什么事来家里找我。”并趁人不注意时轻轻捏了一下徐福英的玉手,脸上带着那种不失礼貌的淫笑。

很快,趁李夫人不在,两块吸铁石吸在了一起。

1996年,徐福英已正式成为李书记的情妇。

这一年,孙小果生父因脑溢血病退;继父李桥忠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至此,整个昆明黑道都惧孙小果三分。

很快,他手下就聚齐了一帮亡命之徒,什么“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三十二太保”,如此等等。

唯一的差别是,有些人黑社会混得比较高端,有些人混得比较低级。

高端的,利用腐败分子捞钱,比如徐福英;低级的,只知道打打杀杀,比如孙小果。

五、

孙小果培植起自己的党羽之后,日常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犯罪。

昆明很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保护费,孙小果党羽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小姐们最惨,孙小果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否则,就别在昆明这地界混了。

据《中国法律年鉴》显示,1997年,孙小果强奸或轮奸过多名少女,更令人发指的是,他还像76号特务一样,对少女们刑讯,比如用交叉起来的筷子夹少女的十指,再用牙签扎进少女的指甲缝里。

十指连心,十六七岁的少女,哪里受得到如此折磨,可孙小果党羽却倍感快意。

甚至还用牙签刺进少女的乳房,拿烟头在少女手臂、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让少女咬住大理石茶几,然后用肘部猛击少女后脑勺,致使其牙齿破损、脱落,血沫飞溅……

终于,孙小果此的恶行被《南方周末》报道,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改判无期徒刑,其余几名同伙分别获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当时刑警一查,发现孙小果不是在1994年收监了么?怎么又出来作恶?

于是1994年孙小果轮奸未被收监一事浮出水面。

当年包庇孙小果的涉案保护伞——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也因包庇儿子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因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到2004年,他又在五华区走马上任城管局长。

孙鹤予的五年牢不知道坐了几年,等她出狱,又开始四处奔走,想办法把儿子捞出来。最终想到一个办法,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

于是2010年,无期徒刑的孙小果,服刑十年后,出狱了。

六、

孙小果被绳之以法后,昆明黑道人物收敛了一些。

1998年,孙小果被查的那一年,云南省委副书记李嘉廷也升职为省长了。

贵为省长情妇的徐福英一点也没有收手的意思,几年时间,空手套来3000多万元。对他们来说,这些钱就像冥币一样,唾手可得。

省长李嘉廷也是惯犯,早前在哈尔滨当市长时,就贪污成性。所谓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其夫人也贪得无厌,老觉得身为省长夫人,有人捧有人天天围着转才显得出身份,没人上门没人请客送礼才是怪事。后来,在李家查出的许多贵重礼品,都是她替李嘉廷代为“笑纳”的。

其小儿子李公子,号称没有千儿八百万的生意,都丢他面子。

终于在2001年,李省长因受贿罪被批捕,后被判处死刑;其儿子李公子被判刑15年,现在也出狱了,我不敢写他名字,因为我有点怕怕;情妇徐福英的幸福生活也就此结束,被判刑4年。

同样在2001年,8名东北帮成员,手持3支左轮手枪,还有数把长刀,专门进行绑架勒索,连东北老乡都不放过,一位董姓东北人被他们绑架,索要20万元,否则撕票。

最终,董姓东北人托道上朋友送来3.2万元赎金,才得以脱身。

这伙东北帮成员又多次进行抢劫和绑架,最终,被警方一网打尽。

假如你觉得东北帮就这样在昆明地界上消失,那你就错了。所谓东北帮,跟镇雄帮一样,只要是一群东北人,在昆明犯罪,他们就被人们称之为东北帮。

也就是说,东北帮是所有东北人在昆明混社会的统称。

七、

李省长下马后,也许是新省长上任,云南开始打击黑恶团伙,2003年,昆明市公安机关通过筛选重点团伙,确定了60个重点黑恶团伙,其中重点打击对象就是镇雄帮。

但黑社会也像割韭菜,割掉一茬,很快又长出一茬。

比如这一年兴起的”洪兴帮“。

洪兴帮早在2000年前后就成立了。当时几名初中生看完《古惑仔》热血沸腾,便一起成立了洪兴帮,该帮下设青龙堂、猛虎堂、飞鹰堂,各堂主在昆明寻甸县各学校内发展成员,进行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等违法活动。

当然,这锅也不能全让电影《古惑仔》来背,主要还是当时的社会环境造成的。你看,那些老一辈的江湖大哥,在《古惑仔》还没上映之前,就在混黑社会了。

洪兴帮老大名叫张晓东,那时毕竟只是初中学生,想跟社会上的大哥较量,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张晓东等骨干成员纷纷入伍。

2003年,张晓东等骨干成员退伍回家后,重新壮大了洪兴帮。他们在嵩明、寻甸、昆明等地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同时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抢劫等方式进行敛财,为团伙发展提供经济基础。

这时候的昆明黑道,主要是求财,如果不挡其财路,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打架斗殴,如果要火拼,也是黑吃黑,不会像孙小果那样,见谁漂亮就找谁下手。

于是,很多黑道人物投入赌场行业。

比如镇雄帮黑老大沈超,原本他父亲在镇雄做生意的,他自己也靠介绍别人买煤炭、铅锌粉,攒下不少钱。可是他还是嫌钱来得太慢了,于是开起了赌场,还发展了一大帮来自镇雄的兄弟,因为帮中有好几位也姓沈,是他亲弟或堂弟,他们这一帮也叫沈家帮。

事实上镇雄人在昆明有十多万人,其中混黑社会的有好几拨人,外界都称他们为镇雄帮,所以镇雄帮的老大可能有好几位,而沈超只是其中之一。

在昆明北市区开赌场的还有湖南帮的”土匪“,于是两帮经常为了争夺地盘而大打出手,还因此发生过两起枪击案。

但这些开赌场的黑社会,比起昆明女赌王汪利娟来说,简直弱爆了。

汪利娟原本是山东的一位女老板,2004年4月,汪利娟与他人成立“昆明唐城娱乐有限公司”,原本是一家KTV,后来认识了一位赌场高手黄燚,此人赌术高明,大概是混过澳门的人,他们以服装走秀打掩护,暗中开赌场。

汪利娟团伙不需要养一大帮黑社会分子,只发展一些赌场工作人员就可以。

因为,汪利娟跟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局长韩玉彪很熟,有韩局长当保护伞,一个顶一帮。

自此,昆明女赌王的称号,便像一个蝴蝶结,系在她的头上。

沈家帮和湖南帮,没几年就被公安机关给一窝端了,沈超还被判了个无期,女赌王汪利娟就像东方不败,在昆明赌界屹立不倒。

直到2015年,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局长韩玉彪家中搜出”1亿现金“(实际受贿850多万元)后,这才波及到汪利娟。

那时候开了16家赌场的汪利娟走进法庭的时候,还面带微笑。

最终,虽然汪利娟敛财4370万元,也只判了6年,罚款100万元。

昆明开赌场的还有苟子荣,此人一次向韩玉彪行贿220万元,可谓财大气粗,这些黑道人物还是不够精彩,咱来写写四川帮毒贩”蒋老爷子“吧。

八、

前面写过,蒋老爷子生于1953年,是昆明四川帮老大,其专业是贩毒。

蒋老爷子千人千面,比如在情人眼中,他是一个体贴人、关心人的好男人;在兄弟眼中,他是一个让人又敬又怕的大哥;在百姓眼中,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可怕魔鬼;在民警眼中,他是一个狡猾、凶狠的黑道中人……

2002年6月的一天,49岁的蒋老爷子去一家店里洗脚,对一位长相清秀的农家女孩很有好感。

女孩名叫杨菊芬,21岁,保山市龙陵县农民。

49岁的蒋老爷子看上杨菊芬后,便一连洗了几天脚,并在一星期后,给生活贫困的杨菊芬租了一套房子,还给了她一张存有1万元的银行卡。

自此,21岁的女孩当上了黑道大哥的女人,并为大哥生了一个女儿。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蒋老爷子开始从之前的零星贩毒转为大宗贩毒,而杨菊芬也由一个农家女孩变为大宗贩毒的主犯。

杨菊芬还回家把父母也拉入了贩毒团伙。

短短五年时间,他们的贩毒活动,甚至能影响昆明毒品的市场行情。

蒋老爷子很有钱,名下有十多辆豪车,但他不怎么开,平常没事都只坐几元钱的”摩的“,为人特别低调,路边摊,高档餐厅他都吃,如果你和他坐在一起吃路边摊,可能都看不出他是个黑老大,但一旦遇见什么事,他就粉墨登场了。

这样的人,丢进人堆里,就像一滴水丢进海洋,所以他贩毒这么多年,都没有失手。

对道上的兄弟,蒋老爷子很热情大方,在外面吃喝玩乐,都由他埋单。所以有一帮混社会的小兄弟,愿意跟着他混。

这帮兄弟平常都理着光头,穿着花衣花裤,蒋老爷子对此很反感。有事就用他们,用完就给钱,没事就让他们滚。

也许是想洗白,也许是想更方便贩毒,2008年,蒋老爷子与人合伙,开了家物流公司。

刚开业一个星期,另一家物流公司就指使镇雄帮、东北帮来公司门前“摆造型”。

摆造型就是拉人去壮声势,靠人多吓唬对方,摆造型的人群多是低端黑社会分子,每次出场费在100元左右,如果动手了200元左右,如果受伤赔付医药费。

那家物流公司在砸蒋老爷子场子之前,已砸过很多家同行。

但蒋老爷子不吃这一套,对方摆了三天造型,准备动手砸仓库,蒋老爷子叫了二十多人,最终因对方有人认识蒋老爷子,才灰溜溜地走了。

这些都是蒋老爷子被捕后,得意洋洋地在法庭上说的。

最终蒋老爷子、杨菊芬被判处死刑,他们的女儿现在差不多16岁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九、

在蒋老爷子物流公司门口摆造型的有东北帮,其实东北帮跟镇雄帮一样,只要一小伙东北人聚集一起从事黑社会活动,他们就被称之为东北帮。

所以,打掉这一个东北帮,又会有下一个东北帮。

比如2008年,有一个从东北到昆明谋生的柳长福,他原本是搞旅行社的,专门在昆明机场做旅游宣传,接待散客。

但是他却伙同东北几名老乡,把昆明机场当成他的地盘,只要有同行来机场拉散客,就得向他们交保护费或合伙费。否则就采用暴力等手段,阻止排挤其他同行。

在一年时间里,他们向同行强行收了118000元保护费。同行都知道,机场是东北帮的。

2009年,这伙东北帮“帮主”柳长福被捕,获刑12年。如果没减刑的话,明年就出狱了。

此时,洪兴帮经过几年发展,已具有相当的规模,有跟镇雄帮,东北帮叫板的实力。

这些年轻的黑社会成员,还会利用QQ群、YY语音聊天群来联络,这宣告昆明黑社会也开始互联网+了。

2010年,昆明最大黑帮镇雄帮覆灭,团伙33人被捕,黑老大沈超5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

      

都说杀鸡儆猴,现在连猴子都杀了,洪兴帮还不收手,终于在2012年5月24日,洪兴帮内斗,一死八伤,因为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影响,洪兴帮也被警方一网打尽,61人被捕,其中36人被控涉黑。

       

大约这时候,孙小果低调出狱。

他没敢用孙小果的大名在江湖上行走,用其继父李桥忠儿子李林宸之名,在外活动,一时间逃过了天上那双眼睛。

以李林宸的名义,开过餐饮公司,开过酒吧,还请过陈小春来酒吧表演。

因为洪兴帮视郑伊健陈小春为偶像,不知道请陈小春来演出跟洪兴帮有没有关系。

但孙小果还是喜欢自己的名字,几年后又改回孙小果了,于是天上那双眼睛发现了他,开始调整瞄准镜,随时准备一枪爆头。

十、

在”后孙小果时代“,昆明的黑道人物比以前低调了许多,但是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多地应用,越来越多的黑社会学会互联网+了。

2017年3月,一个名叫张兴辉的年轻人在”快手“上开通了一个直播帐号,自称昆明”兄弟会“的辉少,发布了一些涉黑视频后,很快积累了12000多个粉丝。

昆少和他的兄弟会,主要在五华区昆都夜市一带混迹,他们都有很明显的文身,戴着很夸张的金银项链,在视频中,他们用方言说:

我是某某某,如果你不服气,可以来找我。

自此这一带一有人打架闹事,就自称是”兄弟会“的成员。”兄弟会“成为当地的”网红黑社会“。

2017年5月至8月间,五华区昆都、新闻路、国防路附近连续发生多起寻衅滋事、无故肆意殴打路人并抢劫受害者财物的案件,都是这个"兄弟会"所为。

最终,”兄弟会“被警方一窝端了。

与”兄弟会“一样喜欢在网上发视频的,还有”忠义堂“。该团伙长期参与打架斗殴,到各大建筑工地收”保护费“。

最终”忠义堂“也被警方一窝端了。

有一位名叫杨耀波的黑道分子,比兄弟会、忠义堂还会玩网络。

此人是抖音网红,有160万抖音粉丝,日常视频里,一直以“大叔”形象自居,抖音作品也大多是鼓励网友们做一名热爱工作、勤奋顾家的好男人。

但现实生活中,杨耀菠是“芒市888经济信息咨询公司”负责人,长期以来,以“经济信息咨询”等为幌子,进行高利放贷,并雇用社会人员进行暴力、软暴力讨债等犯罪活动,涉嫌敲诈勒索、非法侵入住宅等违法犯罪,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2019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悄然入驻昆明时,在孙小果及其保护伞被打掉的同时,这些网红们也锒铛入狱。

我写这些网红黑社会,其实是想提醒快手里的那些网红“大哥”们,收手吧,赶紧的!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