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恶霸致云南公安系统地震!

4月24日,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真是大快人心!

死而复生的昆明恶霸

报道称,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其母亲孙xx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xx曾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20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这孙小果是何方神圣,为何被判处了死刑竟然还能活下来?人死不能复生,但判了死刑就一定会死吗?虎皮青椒里有虎皮吗?老婆饼里有老婆吗?珍珠奶茶里有珍珠吗?

所以孙小果仍旧活着,也“不足为奇”嘛!都说“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距离上次死掉,已经过去了21年。他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已经是昆明多家夜店等娱乐场所、餐饮公司的股东。没有穿越、轮回,也不是细胞分裂。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他就是他,孙小果。

因一个电话对少女非人虐待

二十几年前,昆明的阳光比现在还要辣燥,滇池水还很深很浑浊。那时候的昆明人都说: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据1998年南方周末发布的一篇名为《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的文章中,控诉了孙小果的种种暴行。其中最过分的,也是让小果一战成名的,当属这件事。

1997年11月,工人文化宫小酒吧里,16岁的张亭趁着幽暗灯光给男友吹耳边风:孙小果以为我在撒烂药,要打我。男友一听可不得了,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随即表示让你汪哥来摆平!打电话,约架!

张亭立马拨通了孙小果电话,男友把手机抄过来就喊:“听说你是昆明的老大,我想见识见识!”电话那头冷笑一声,问了名字,约好地点。11月6日,台湾面馆见面。

挂了电话,曾和孙小果有过交往的张亭,为了让男友准备得更加充分,就把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和为人跟男友讲了。谁知汪某听了,吓得双腿发抖,直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哪里还敢赴会?那天孙小果带着一帮兄弟等了很久,可怎么都没盼到他。他疯了一样抓着到店的每位男性客人问:你姓不姓汪?!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从来没有男人敢拒绝他!他认定是张亭泄露了自己的电话,一直在找她,张亭害怕得不敢去娱乐场所上班。正巧,碰到其表姐张苑(17岁)和朋友杨某(17岁)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便将两人带到“温州KTV”包厢,让杨某在外间沙发上坐着,由其他小弟看押,自己将张苑拖进里间审讯。

孙小果问张苑是否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别人,张苑说她根本不知道他的手机号。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招呼张苑,小弟将少女架起来,他后退几步助跑,照准少女腹部轮番猛击,张苑几次痛昏过去。不止如此,孙小果叫人找来筷子和牙签,用交叉起来的筷子猛夹张苑的十指,将牙签扎进她的指甲缝里。

在杀猫般的尖叫声中,他们狂笑着拿起牙签,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拿起烟头,在少女的手臂、腹部烫出一缕又一缕蓝烟,发出嗞嗞声......

随后他们压着张苑去找表妹张亭,寻找未果,他们又围着张亭一顿拳脚。虚弱的少女出气多进气少,满脸鲜血几欲挣扎,又有一人飞起一脚重重踢在她的头部。张苑已无还手之力,软软倒在地上,四肢摊开。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拖上二楼的,醒来时这群魔鬼让她咬住面前的大理石桌沿。孙小果跳上石桌,提起脚跺在了她的后脑勺上。眼珠突然爆凸,布满红血丝,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牙齿在桌面横飞,血浆爆出。

同行的杨某早已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颤颤巍巍地说“你们不要再打她了,再打就打死掉了”,回应她的只有拳脚。他们拎起张苑扔到杨某的面前,让她和杨某互扇耳光助兴。

两人没有力气按照要求把耳光打得更响亮,他们又是一顿暴打,张苑再次昏倒。其中一人竟解开裤子,把尿浇在张苑脸上。浇醒后欲拖起来再打,这时少女已经呼吸微弱,他们慌了才叫车将二人送到医院后溜之大吉。

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还有很多,于他而言只是吹牛,彰显自己“丰功伟绩”时的谈资。孙小果给我们的惊喜,还不止于此。

灵魂三连问
警校学员一定会在校学习吗?

如果说投胎是个技术活,那么真要跟孙小果好好“请教”。他被判刑时,是某警校在校学员。孙小果在父母打点下在1992年12月入伍,成为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仿佛他爸是灭霸一样。

他强迫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上交“保护费”,甚至他所到之处,都不给钱,他们还得倒赔。对那些小姐来说,他更是叫谁下跪谁就得下跪,叫谁拿钱谁就得拿钱。

孙小果开着父亲的“云O”牌照警车,在昆明街头,横行无忌:敲诈舞女、殴打舞女、殴打路人、强奸少女。

1997年7月3日凌晨,孙小果、党某宏、杨某鹏等人在博佩娱乐城与人争抢一位小姐发生冲突,对方知道他们的来历之后,吓得慌忙驾车逃跑。孙小果等人开着车狂追,从环城北路一直追到东风东路市中医院门口,致使对方面包车撞在电线杆上。孙小果等人下车朝对方扑上去,用刀、棒和砖头将对方打(砍)伤。

1997年初,孙小果还参与了号称"东北帮"的流氓团伙系列案件,现已查明的有其中两件,已认定的罪行有寻衅滋事、伤害和非法拘禁。孙小果犯下的案子远不止这些,很多还在查证之中。

判刑一定要待在牢里吗?

之前犯下的种种罪行,对于孙小果来说,就是他继续犯罪的资本。为啥?据说地上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

1997年12月24日,经受非人折磨的张苑经过连日抢救,总算脱离危险。最终她的头部重伤,脑内淤血,右额叶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烧伤,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尽管已经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却无法正常行走,出现了记忆失常,语言逻辑不清,写字异常费力的情况。

据了解,早在1997年6月1日,被虐少女张苑就曾遭到孙小果强奸。其实他们素无来往,只是偶然和表妹一起玩时碰到,互相介绍后打了个招呼而已。在《南方周末》报道中提到,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说:"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

还记得这句台词吗?“你知不知道,我是水师提督常昆大人的儿子?!”

在犯案时,孙小果早就在两年前被判刑了。1994年10月16日,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

然而,孙小果没有进过一天监狱!在当事人报警时,本应该待在牢里的服刑人员,竟然穿越时空为非作歹,难道孙小果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警方打电话给孙小果的母亲,他母亲说: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所以说判刑了就一定要坐牢吗?

被判死刑就一定会死吗?

另外,据《南方周末》报道,16岁的受害人张亭(张苑表妹)1997年11月19日签字的一份调查笔录上写着:“除了这次把我姐姐打成重伤外,还打过很多女孩子,有的我不认识,其中4名女生被孙小果和他的兄弟们多次强奸。”

强奸、轮奸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孙小果团伙斑斑劣迹,却总能“逃脱法网”。根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当年已满19岁的孙小果,年龄已经修改为“现年16岁”,成为轮奸犯中判刑最轻的一个。

最终,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另有6名同伙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到一年不等。

有网友称,孙小果经多次减刑后于2012年刑满释放。

果然啊,有背景的都被神仙带走了,没有背景的都被孙悟空一棒子打死了。这在昆明的建城史上,他一统昆明,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的众人,都向他俯首做低,是前所未有的“奇迹”。至少那些驻扎在昆明的苍蝇老虎,也没有谁能做到他今天的规模。

出狱后摇身一变成股东

据网传信息,出狱后的孙小果成为昆明某酒吧的股东之一。酒吧创办于2013年,经营三年后,成为“昆都众多酒吧中上座最快的”,面积为1200平方米,有100余客座。

网传酒吧旧址

目前,孙小果参股的酒吧已经倒闭,现已被其他商户接手。据附近居民说,在商圈中心繁华地带,能开一个超千平米的酒吧,“整个昆明没几个人。”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KTV和酒吧均有孙小果参股,还有餐饮、房地产、金融投资、影视文化传媒等多个领域均有涉猎。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干得漂亮!

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像孙小果这样恶霸,甚至引起重量级媒体《南方周末》的注意,可见其影响至深,行为之恶劣。一再挑战法律底线,却享尽荣华富贵。如果不是现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说不定他还要祸害多少良民百姓。

无恶不作,任意欺压,目无党纪国法,是谁给在这样的恶徒撑着保护伞?拉风妹想,如果单凭他的父母,恐怕很难做到只手遮天。个中关系光是想想,都令人心惊胆寒。这种行为是在蔑视中国法律,当人民群众是傻子!难道就没人能治得了他吗?

有!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按照相关关部署要求,加强组织领导,拓宽线索来源,坚持严督实导,对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腐败问题线索“零放过”,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

据云南省、及各州市纪委监委消息:今年来,云南公安和检察系统多人被查,且部分人员被明确点名,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可以说孙小果团伙被打,是必然的。这不正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截止4月10日,云南一年多打掉涉黑涉恶团伙428个,查封、扣押、冻结资产5.05亿余元。截止4月12日,全省检察机关依法批捕涉黑涉恶案件741件3059人,提起公诉381件3434人。据云南各纪委网站不完全统计,今年云南公安和检察系统多人被查,引得云南公安系统持续地震。

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云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总队长早明光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昆明市党风廉政网

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被调查

昆明市官渡区副区长、区公安分局局长李进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涂力军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昭通市纪委市监委网站

威信县公安局原政委余发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州纪检监察网

宾川县公安局金牛派出所教导员罗仲学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潘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鸿俊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鹤庆县黄坪镇政府科员、县公安局黄坪派出所原民警张林飞接受监察调查

大理市政协副主席、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乐松接受监察调查

剑川县公安局政务服务管理局办事员、刑侦大队原副大队长张福钧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监察调查

永平县公安局杉阳派出所教导员、博南派出所原副所长张品健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建军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刑侦大队原大队长严亚铭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副大队长兼法医中队中队长杨伟良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政委田斌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太邑派出所副所长、紫云派出所原副所长王俊麟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副局长杨仁伟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大理市公安局民警王平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大理市公安局民警孙云兴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曲靖纪委监委网站

宣威市公安局原政委龙德留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宣威市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夏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曲靖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大队长凡敬东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玉溪市纪委监委新版网站

澄江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原副大队长李永刚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澄江县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开平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春和派出所副所长罗学千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澄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赵勤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丽江市纪委市监委网站

丽江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交警支队原支队长李建林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

德宏州纪委州监委网站

瑞丽市森林公安局原局长陈华国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盈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尹明海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德宏州陇川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德宏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从品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迪庆州监察委员会网站

维西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和劲辉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维西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原科员张应东严重违纪违法被处分

楚雄州纪委州监委网站

元谋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高维忠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楚雄市公安局政委裴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元谋县公安局平田派出所所长文定亮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元谋县公安局政委李晶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纪委网站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王伟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景洪市公安局黎明派出所原所长何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景洪市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俞忠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原西双版纳州公安边防支队勐腊大队曼庄边防工作站站长曾齐海接受监察调查

原西双版纳州公安边防支队勐腊大队大队长廖福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勐腊县公安局勐仑派出所原所长陈为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景洪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原副局长刘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景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原副大队长何炯如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原西双版纳州公安边防支队勐腊大队勐润边防站站长王国强被开除党籍

随着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在云南下沉工作的推进,对推动专项斗争取得了明显的阶段性成效:又打掉了31个涉黑涉恶团伙,新破获刑事案件392起,纪检监察机关新立案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等问题338件,移送司法机关27人。

当前,全国正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云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纪委和省委、省纪委、州委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部署,切实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问题,严肃查处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吹响了扫黑除恶号角。

据云南省楚雄州纪委监委官网5月2日最新消息:昭通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另外,4月28日还通报了12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典型案例。

这些数字的背后藏着那些无法无天的黑社会,和最厚颜无耻的贪官污吏。也代表了云南省强烈打击地方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的态度,充分彰显了扫黑除恶的坚强决心。

目前,昆明的“打黑”风头正劲,街头巷尾都能看到宣传标语。希望我深爱的这座城市不再受蛀虫影响,更希望今后不再有心怀恐惧的人们,不用担心20年后“孙小果”又以其他面目,猛不丁出现在我们身边。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