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模式”,恐难为中国所复制

中国对新加坡发展经验一直十分钟情。新加坡的一党长期稳定执政、政府的廉政高效等历来是中国政府、学界、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放眼世界,新加坡的发展方式是中国唯一公开声称要学习的制度。那么,新加坡的发展模式究竟是什么?中国能学得到吗?

中国不应被新加坡政治的“表象”所迷惑

坦白的讲,新加坡发展之路确实令人称羡。自1965年独立以来,经建国总理李光耀一手打造,新加坡国家发展步步台阶,从早期的“亚洲四小龙”,到近年媒体报道新加坡已超越香港,成为继纽约、伦敦之后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新加坡是全球著名的政府廉政高效、经济繁荣发达、社会富裕和谐的国家。

当然,在新加坡成就的光环之下,是新加坡政府,准确的讲是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及其灵魂人物李光耀,在全社会推行的严苛法律,对公民个人行为和集会言论等权利的限制,对新闻媒体的管控等,因而李光耀经常遭受西方媒体对新加坡“没有民主”的指责,甚至双方往往因此而对簿公堂。

但是,行动党的执政党地位依然数十年“屹立不倒”,李光耀在新加坡还是拥有极高威望。李还被称为是“20世纪最成功的独裁者”之一。

新加坡的这种特殊发展情境,自邓小平1978年访新之后就被中国政府当作借鉴的榜样。

放眼全球,新加坡是中国唯一公开声称需要学习的国家。中国概括新加坡的成功经验是“威权政治+开放的市场经济”,认为这是一党独大的威权政体成功引导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典范,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之路就有明显的这方面的影子。

然而,不能忽视的是,虽然中国一直主张借鉴新加坡,但新加坡的一党执政只是一种“表象”,这背后还有着更为深刻的本质问题。而且,对于中国来说,所面临的严峻的政治社会问题,也不是一个新加坡模式所能解决的。

新加坡政治的两大本质特征

实际上,集“毁誉”于一身的李光耀和新加坡行动党之所以备受争议而“不倒”的关键在于两点,也是新加坡政治所具有的两大本质特征。

一是,一党制下的新加坡仍然是现代议会民主体制。

新加坡《宪法》规定,新加坡是议会内阁制,其议会议员由选举产生,任期五年,总理由议会多数党领袖担任,内阁对议会负责;新加坡实行三权分立,总统由选民直选产生。新加坡也有反对党,且合法存在可以参选议会议员。

新加坡政府实现了廉政高效,历来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多国所欣赏。对于新加坡的廉政高效,一直有“高薪养廉”的说法。

其实,新加坡政府的高薪仅存在于内阁官员以上的高级公务员,绝大多数公务员的薪资水平并不比企业界类似级别的职员高,更无法与投资银行、律师、医生等高薪行业相比,新加坡毕业生报考公务员也并无太大动力。

对内阁官员的高薪,目的也非“养廉”,而是为了留住人才,实现精英政治。新加坡政府的廉政高效根本上仍然建立在选票的压力、反对党的压力、透明的权力运行监管和相对独立的司法监督体系等民主机制之上。

显然,新加坡是个标准的民主国家。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长期执政,其合法性来源是建立在议会选举的基础之上,归根结底是新加坡国民的选择。那么,这里的问题关键就在于,为什么行动党能一直在议会中却得压倒性优势?而新加坡人之所以长期选择行动党,这就是源于新加坡政治的第二特征。

新加坡政治第二大特征是执政党施政有方。

不可否认,新加坡能有今天的成绩,这关键在于李光耀和行动党实行的是良政而非恶政。试想,一党独大、强人政治和以及严苛社会控制下的新加坡,既然能打造成为一个廉政高效、富裕繁荣、社会和谐的国家,同样,像很多国家一样,它无疑也有走向独裁和极权的条件,但是李光耀并没有把新加坡带至后者。

所以,在议会民主制的前提下,为争取选民支持,人民行动党推崇精英治国、唯才是举,十分注重执政团队的素质;贯彻为民服务的精神,倾听和把握民意,施政举措应民之所需,多惠及大众,深得人心,呈现出官民互信的局面。对于新加坡人来说,既然人民行动党做的那么好,就没有再投票给反对党的必要。

李光耀的创造性

在2013年李光耀逝世后,不少人对新加坡模式能否持续提出质疑。就目前而言,新加坡国家发展存在的两组“矛盾”,即高度发达的经济体、高质量的人民生活水平与严苛的社会管制之间的矛盾,威权政府、精英治国与政府的廉洁高效之间的矛盾,未来走向确实前景难测。

新加坡会否从威权滑向标准化的西式多党政治,还是更趋保守,还是维持现状?由于李光耀去世后新加坡面临的内外环境变化,确实容易诱发外界的各种臆测。

新加坡的既往局面能否持续,深层次地其实说的是李光耀的治国思维能否延续。

在李的治国思维中多少有着融合东西的因素。李光耀既深受英国文化熏陶,推崇英国式的精英主义并建立起英式的议会民主制,但同时,在政党政治上,李光耀很是排斥西方的两党制。

而在诸多社会治安和管理政策上,李光耀又深受新加坡日治时代的影响。另外,留着东方人血脉的李光耀还推出“亚洲价值观”,这用李光耀的最概括的话来说,就是“社会第一,个人第二”。

新加坡是亚洲诸国学习的典范,但新加坡经验并没有被复制,一方面在于各国国情、民情不同,另一方面就是,他国并没有像李光耀那样构思出如此复杂的一套适合本国的治国理念。

对于中国来说,虽然有着和新加坡相似的威权主义政体,但两者又有很多不同。最显著的,中国在施展威权主义方面比新加坡多了几道“枷锁”:中国有着几十年走“极左”路线的历史,并对今天的政府执政和公众思维有很大影响;中国地广人多,在赖以维持国家统一的中央集权体制下,行政层级复杂,极易出现官僚主义之弊,等等。这些在新加坡都是不存在的。

显然,与其惊羡于新加坡的一党执政,中国不如深刻认识本国现实国情与政治社会的弊病所在,对症下药,勇于打破哪些本就毫无必要的政治枷锁,取其实质和关键,搭建民主政治基本平台,创新执政和治理方式,不断增强实现政府廉政高效和社会富裕繁荣的必要条件,如此,一党长期执政才是最平稳、最可靠的。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人家是在民主制的基础上,対选民负责,实行良政,不是搞独裁,搞悪政!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