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盘富豪”车峰
    2017年01月12日  分类 文史   阅读   博主 大山

关于车峰这位长期居于香港的中国商人,公开信息非常少。

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318.SH/02318.HK,下称中国平安)在一份公司监事的介绍中透露,车峰出生于1970年,曾在海南和上海从事房地产生意,2006年5月-2009年6月作为股东代表担任中国平安监事,当时还任香港沃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北京沃和赛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及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目前网络上流传的一张车峰照片,外貌轩昂。据京港金融投资界认识他的人描述,车峰身材高大、小平头,再就是“吸烟很凶”,人称“车哥”。车峰是安徽合肥人,父亲是退伍军人;三兄弟,车峰最小。“早年车峰在海南搞房地产做的不大,1995年来到上海做澳门路项目,其办公地点附近有个交行网点。”

车峰对朋友声称自己的第一桶金来自于海南经商,在婚前就已跻身有钱人阶层,但他后来的百亿基业很难说与他的婚姻无关。财新记者调查发现,真正让车峰实现巨额积累的,是他2002年12月接盘天津商人刘志远旗下公司中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投创业),中投创业名下有当年从中远集团转让获得的中国平安6645.84万股股权和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600837.SH/06837.HK,下称海通证券)的5亿股权。待到中国平安和海通证券先后上市,2008年和2010年解禁,车峰分别获得60多亿元和20多亿元的净收益。

车峰是通过转让,间接获得这些金融企业未上市时的股份。目前无法证实车峰与刘志远之间是否存在代持或一致行动人的关系。刘志远出生河北,却在天津起家。车峰两次幸运的“接盘”和成功投资,无疑激起外界对官员家族利用职权牟取暴利的质疑。

在内地获取百亿元资产后,车峰转战香港资本市场。工商资料显示,车峰全资控制一家名为Ever Union Capital Limited(下称Ever Union)的英属维尔京群岛(BVI)公司,并通过Ever Union系公司,至少持有四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权。仅数字王国(00547.HK)借壳上市一家,车峰账面净利即至少高达58亿港元。

然而,6月3日,数字王国股价突然暴跌,收盘时跌幅达到41.40%,成为当日港股跌幅榜首。数字王国于当日下午紧急召开电话会议解释股价急挫。公司董事总经理朱希表示,股价大跌仅是投资者获利回吐所致,强调管理层未有被捕,业务未有大变动。

但是多名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此前一天的6月2日,数字王国的实际控制人车峰已于北京被查。理论上,车峰不是数字王国的“管理层”。

根据财新记者获得的信息,车峰自2002年在香港安家落户,近一两年一直未回内地。此次回京探亲,一两天后即被带走,其助手、北京分公司财务总监、司机等十余人亦遭带走调查。有消息称,在车峰被查之后,刘志远也被带走调查。

多位消息人士对财新记者证实,车峰被查,动因之一是2015年1月落马的原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及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案;此外,车峰还涉嫌非法洗钱等问题,所涉金额极为巨大。

财新此前报道称,郭文贵分别与车峰和马建熟识,车峰经郭文贵介绍结识了马建。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郭车两人过从甚密。车峰曾向一直苦于资金短缺的郭文贵提供借款6亿元。

财新记者调查发现,车峰与郭文贵还涉及另外一桩交易。2012年9月,即车峰控制的数字王国借壳奥亮集团前夕,郭文贵以郭浩云的身份,从车峰兄长车涛手中买入8.6%的奥亮集团股份,2015年1月16日全部套现,净赚8000多万港元。彼时,郭文贵与原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的对战已经两败俱伤,李友于1月4日被带走,郭文贵逃亡海外仅以身免,其在北京公司高管遭调查,公司银行账号被封。而马建则正是在1月16日被中央纪委宣布接受调查。

车峰落网或许并非句号。是否会借此清查他的财富积累过程,是否存在其相关人士利用权力、围猎权力获取财富的事实,外界相当关注。

从海南到上海

和很多隐形富豪一样,车峰穿有神秘外衣。比如其年龄,公开资料中就有两种说法。上述中国平安公告中的公司监事介绍显示,车峰出生于1970年;但上海恒申实业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则显示车峰出生于1969年2月。

20年多前的车峰还是普通人,他只有初中毕业文凭,早年在上海、海南做生意。据他后来说,自己是在海南靠卖牛仔裤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他在海南做房地产,先后任海南海皖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海南恒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海南地产泡沫于1995年破灭,车峰的地产生意也并不顺利,海南恒业房地产公司最终于2002年吊销。

离开海南后,车峰转到上海发展。1995年8月,他在上海普陀区澳门路756弄注册了一家上海天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健),注册资金1000万元——这是一家为开发上海澳门路上“澳门公寓”而设立的项目公司,车峰担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但此时的车峰并非股东,其身份严格讲只能算是在海南炒地皮时认识的上海商人郑建明派驻项目公司的经理人。小编名字叫“小仙”,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仙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澳门公寓”是郑建明的上海明申集团与上海色织一厂的联建项目,总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项目公司由上海明申物业公司出资750万元,占股75%,上海色织一厂占股25%。

1997年3月,上海明申物业公司才将上海天健的股权转让给车峰旗下的海南恒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0年8月,车峰的哥哥车涛成为上海天健董事长。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车峰的这家地产公司上世纪90年代开发了两栋商品房,当时车峰的资金链很紧,最后由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解难,全部买走作为房改房分配给员工。其间,车涛还于1997年投资成立了一家上海天昆实业有限公司,2012年吊销,网络信息显示该公司从事家具和建材装饰生意,也做金属、机电贸易。

车峰彼时的另一个身份,是北京沃和赛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1月注册成立的沃和赛腾,曾与卫生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合作,参与中国卫星卫生科技教育网建设,通过卫星远程方式及相关延展技术开展医疗技术的继续教育和远程培训,提供继续医学教育培训、城市社区卫生技术人员培训、农村卫生技术人员培训、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培训、执业考试考前培训等多层次远程培训。听上去这是很有社会价值的创业方向,但盈利遥遥无期,没有等到2003年SARS期间中国卫星卫生科技教育网在新疆、湖南、河北、宁夏、甘肃等地发挥作用,车峰已经转向自己的老本行地产开发,以及金融业。

2002年,车峰收购了正大集团旗下香港富泰有限公司(00121.HK,后改名为卜蜂莲花)的房地产项目公司Interwell全部股权,拿到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开发区的正大广场附近的一块地,收购价为3600万美元。相关人士称,收购资金中有约合1.5亿元人民币来自车峰向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下称天津环渤海)的拆借。

拿地之后,2004年车峰引入地产公司合生创展集团(00754.HK)共同开发5A级甲级写字楼,冠名为合生国际大厦(即现在的未来资产大厦),规划建成180米高的34层写字楼。双方的合资项目公司叫“上海民泰房地产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10万美元,合生创展与车峰各通过一家BVI公司持股50%。2006年7月,该项目尚未建成,就以3亿美元卖给一家海外基金Pacific Delta Investments Limited。根据合生创展的一份公告,这次出售分两次完成,付清款项是在2008年大楼建成之后。车峰在此项目套现1.5亿美元,但并没有归还天津环渤海的1.5亿元人民币借款,而是将手里另一块资产——金港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港信托)的股份给了对方抵债。

金港信托前身是中国工商银行宁波市信托投资公司,1986年11月成立,系工行全资子公司,1997年6月与工行脱钩,更名为宁波市金港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知情人士称,车峰买金港信托,也是从上海一家国资投资机构拆借的资金。2005年5月,天津环渤海集团把金港信托75.43%的控股权再卖给了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2009年5月,金港信托被中石油收购,变更为昆仑信托。

 

接盘平安一役暴富

2002年对于车峰来说意义重大。是年他定居于寸土寸金的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50平方米豪宅,同时,他在2002年末通过接手一家公司,获得了之后“100年也花不完的财富”。

2002年10月,根据中国保监会实施分业经营的相关批复,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投资人的身份分别成立并控股持有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下半年,中国平安发生了两件涉及股权的大事。其一是2002年10月8日召开的200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向汇丰保险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汇丰保险)增发24666.67万股外资股,汇丰保险认购资金为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9.66亿元,相当于每股价格20.13元;在此前后,平安保险的发起人、第一和第二大股东招商局与中远集团,则分别将自己持有的17.09%和11.10%股权转让出去,退出平安。

中远集团转让的股权中,有6600多万股被中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投创业)承接,该公司的老板刘志远是一位河北出生、在天津发迹的商人。中国平安后来的上市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02年12月6日,中国保监会做出批复,同意中远集团向中投创业转让6645.8442万股中国平安股权。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中投创业购买的这批股权,每股价格在5.10元左右,只及汇丰保险认购价的四分之一。

尽管如此,刘志远仍需3.4亿元——这笔钱来自广东发展银行贷款。财新记者获悉,2002年10月31日,中投创业向广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营业部借出3亿元短期贷款,期限七个月,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不足”,而还款来源为“经营收入”。经办中投创业贷款的广发银行有关人员告诉财新记者,其实贷款用途与合同所说并不一致,是用于购买中国平安的股权。

但是在中国保监会批复同意这笔转让的当月底,刘志远就将来之不易的中国平安股权再次出手。知情人透露,原因之一是2002年10月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被“双规”,而刘志远在收购贵州中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部分国有股权时,曾向刘方仁儿媳易阳行贿500万元;其二是当年股市下行,刘志远旗下的世纪兴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世纪兴业)坐庄世纪中天(000540.SZ)缺乏资金。刘志远不得不四处筹款。

2002年12月27日,中投创业的股东变更为车峰在深圳控制的四家公司:深圳市新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和科技)出资2亿元,占40%的股权;深圳市沃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沃和投资)、深圳市祥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祥骏投资)、深圳市海铁城科技有限公司分别出资1亿元,各占20%的股权。2003年11月北京市工商局出具的一份证明显示,中投创业已更名为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这就是此后车峰旗下大名鼎鼎的鼎和投资。

多位知情人士指出,在天津发家的刘志远与车峰关系密切。一位接近中远集团的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当时从中远集团买中国平安股权就是车峰谈的,刘志远只是代理人。

2003年4月16日,刘志远因行贿被监视居住,世纪中天股票从此开始至同年5月13日连跌十个跌停板崩盘。此后刘志远被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单位行贿罪终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2005年5月19日释放,当日又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犯罪监视居住,最终“判三缓三”。

刘志远锒铛入狱之际,2004年6月,中国平安登陆香港H股,车峰从刘志远手中承接的鼎和投资,经历2003年11月“10股转增10股”后合计持有1.33亿股中国平安股票,位居第14大股东。2006年,鼎和投资将这部分股票转让给广东新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后者2007年10月又更名为深圳新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策投资)。

工商资料显示,新策投资的法定代表人为张晓群,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新和科技占股95%,祥骏投资占股5%。而新和科技注册资本1.4亿元,自然人股东张晓燕和沃和投资分别占股20%和80%,据财新记者调查所知,张晓燕为车峰兄长车涛的妻子,张晓群为车涛的妻弟。新策投资、新和科技、祥骏投资、沃和投资这四家企业都是车峰旗下公司,其注册地都曾在深圳市福田区华富路1006号航都大厦。

2009年6月,车峰任满一届中国平安监事卸职,在此之前,他已经基本沽清手中的中国平安股票。一位熟悉车峰的人士称,车峰在中国平安股票上大概赚了六七十亿元。

2009年《经济观察报》一篇报道称,2008年5月31日,新策投资一天之内在深圳市国税局福田分局纳税13.05亿元,引来了税务人员注意,这笔资本利得税即为受益于出售中国平安的解禁股权,按适用税率25%推算,新策投资共获得了52.2亿元的投资收益。这部分中国平安股权应于2008年3月3日解禁,新策投资是在2008年三四月间出售这些解禁股权。之后的2008年下半年,新策投资还出售了一部分平安股权,全年获得的投资收益达到65亿元,缴纳税收实际超过16亿元。

新策投资总经理、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为张晓群;车峰的合肥同乡、鼎和投资总经理周健也曾任该公司总经理。另一名车峰旗下的前台经理人是新和科技总经理周福林。周福林自2003年5月出任中国平安监事,2006年5月卸任由车峰本人接替。周福林还担任过北京沃和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裁、沃和赛腾副总裁兼财务总监等职务。

2013年,鼎和投资变更为北京盛兴天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从5亿元减少到100万元,开始变得低调。

 

又进海通证券

除了平安保险股权,刘志远的另一重要“遗产”是中投创业持有的5亿股海通证券股权,车峰借此获利超过20亿元。

海通证券是交通银行发起设立的证券公司,目前已经进入和中信证券可媲美的券商第一梯队,但在2002年决定增资时,还是一家实力尚缺的二线券商。增资之前,刘志远旗下的世纪兴业即已持有海通证券2.09亿股。一位接近该次交易的人士对财新记者回忆,刘志远一开始因资金问题并不打算参与增资。当年7月25日其他股东已经确认了入股,刘突然于4天后飞沪。海通证券紧急召开董事会,同意刘志远以每股1元的价格增资12亿股。2002年11月,海通证券注册资本金由40.06亿元增至87.34亿元,一举成为当时国内资本金最雄厚的券商。

刘志远的此次增持多有不寻常之处。自2000年1月刘志远以每股2.41元的价格从中天企业(后更名为世纪中天,以下统称世纪中天)原第一大股东贵阳市国有资产管理局购得3300万股国家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后,世纪中天股价由1999年10月份的12元左右启动,至2002年6月24日复权价达到历史最高点81.35元,为此刘志远持续投入大量资金。而中国股市自2001年下半年步入熊市,2002年进一步惨烈调整,券商行业出现全行业亏损,当年各家证券公司的不良资产合计高达460亿元,已占到全部净资产917亿元的50%。

资金短缺的刘志远在短短几天内改变主意,不但参加增发,而且增持比例大于其原本在海通证券中的持股比例。接近增资交易的人士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当时刘志远以他控制的两家公司增资入股,中投创业持股5亿股,专事二级市场操作的中国联合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联控股)持股7亿股。该人士透露:“这12亿贷款均来自民生银行。”

2002年7月26日,中投创业向民生银行总行营业部贷款5亿元,期限从2002年7月29日起为期三个月,借款目的是用于“流动资金周转”,利率为5.544%。该笔贷款10月29日到期后,又展期三个月至2003年1月27日。同时,刘志远以当时他控股的中投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投担保)进行过桥担保。

中联控股增持7亿股海通证券股份的资金,也来自于2002年6月26日从民生银行深圳分行获得的7亿元贷款,期限三个月,后展期三个月。

这12亿海通证券股权贷款是封闭运行的,条件是股权质押及中投担保进行担保,2002年8月,民生银行主管信贷的负责人还约中投担保商谈过桥担保事宜。因为当时的《贷款通则》不允许股权投资贷款,民生银行等于是打了擦边球。

一位接近民生银行的人士对财新记者解释,当时民生银行也有其他股东入股了海通证券,给的贷款利率上浮到封顶,同时海通证券增资的数十亿元也存放在民生银行,他认为“这对民生银行是有利的”。

但是刘志远因坐庄世纪中天不利,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遂退回4.5亿股海通证券股权。在海通证券2002年度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的登记中,中投创业名下的5亿股没有变化,中联控股名下则只剩下2.5亿股。退股导致其在贷款银行的抵押品不足,刘志远后又将其早期即通过世纪兴业持有的2.09亿股海通证券股权也一并抵押给了民生银行。

2002年12月,刘志远将世纪兴业转给珠海国利系的珠海国利工贸有限公司和珠海国恒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将中投创业转给车峰并更名鼎和投资。由此,车峰获得了5亿股海通证券股权。在2007年海通证券借壳上市的一份报告书中,先有刘志远、后有车峰的这次入股过程,被极其简略的表述为2002年11月1日,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66名股东缴足增加的注册资本金——但事实上2002年11月时,刘志远的中投创业尚未变身为车峰的鼎和投资。

此时中国股市正步入漫长熊市,海通证券也举步维艰,其股权价值缩水,最低时每股只值0.3元,鼎和投资名下的5亿股海通证券股权抵押实难覆盖5亿元贷款金额。为此,2003年-2005年间,民生银行和车峰又展开了一系列运作,车峰找来了另一位天津商人、天津环渤海集团董事长郑介甫。

郑介甫,1959年6月出生于陕西省府谷县,早年毕业于延安大学,上世纪80年代在中南财经大学经济研究所工作,90年代先后供职于中国海洋直升机专业公司和天津华泰集团,1997年后历任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天津华泰集团董事长及津滨发展(000897.SZ)副董事长、云大科技(600181.SH)副董事长、凌云B股(900957.SH)董事长、金港信托董事长。他执掌的天津环渤海在京、津、穗、深等地开发过数十个房地产项目,并且出资购买了“基辅”号航母,在天津商界颇有声名。

“当时车峰连民生银行的贷款利息都还不上,所以他来找我,我们又一起去找的民生银行。”目前身在海外的郑介甫对财新记者回忆,当时的方案是以天津环渤海来接手鼎和投资的5亿元贷款及1.5亿元利息,因为天津环渤海实业做得很大,这个方案得到民生银行的认可,“车峰的鼎和投资与环渤海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在市场不好时这5亿股海通证券股权是按照6.5亿元的溢价转让的,合每股1.3元”。

按照郑介甫的说法,天津环渤海承接了车峰在民生银行的6.5亿元贷款及利息,并获得了5亿股海通证券的股权,但由于海通证券的股权还抵押在银行,股权并未办理过户手续。事实上,海通证券的股东名单自始至终出现的只有鼎和投资,没有天津环渤海。

接近民生银行的一位高层人士说法与此有所不同。一是否认了民生对刘志远贷款12亿元,而是称只贷款6.5亿元,利息上浮10%,质押5亿股海通证券股权;二是不认为这笔贷款是给车峰的,“民生给车峰一共就贷过两笔款,一次是当时深圳分行行长刘昌明(记者注:刘昌明后在交通银行广东分行行长任上违规放贷,被免职后外逃,目前正遭红色通缉)贷了4000万元,一次是房地产贷款,都按时还了”;对于天津环渤海的角色,他的解释是,“这笔贷款期限很短,后来需要滚动,贷款也分成两笔,一笔5亿元是通过宁波一家金融机构做的,另外一笔1.5亿元是以资产回购的方式操作,再后来是通过天津环渤海来替换,这样一共滚动了三次”。

资料显示,对这笔向刘志远的中投创业放贷、由车峰的鼎和投资和郑介甫的天津环渤海先后承接的贷款,民生银行有过多次调整,放贷机构也改为民生银行宁波分行。2006年海通证券的借壳上市公告中提到,2005年6月22日鼎和投资将5亿股质押给民生银行宁波分行,主债务借款期限至2007年4月15日。

但是2006年时,民生银行曾以贷款逾期为由,将鼎和投资和天津环渤海双双告上法庭。该等质押股份曾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查封,查封期间为2006年10月18日至2008年10月18日。2007年5月22日,三方达成和解,根据浙江省高院的民事裁定书,原告民生银行宁波分行以“原被告经协商,一致同意由被告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代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偿还本案欠款”为由撤回起诉——此时都市股份已经发布《关于重大资产出售及吸收合并事宜的债权人公告》,仅仅一个月后,海通证券借壳都市股份上市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

显然,这次法律程序的实质,是解决了郑介甫和车峰在海通股权归属问题上的纠纷。郑介甫认为,民生银行起诉鼎和投资和天津环渤海,其实是车峰推动的,“在海通证券上市之前,车峰又把股权拿走了”。

海通证券借壳上市前,持有5亿股的鼎和投资为其第五大股东,占股5.72%。2007年7月,海通证券以每股换0.347股“都市股份”的方案借壳上市,鼎和投资持有的5亿股原始股相应转换成1.735亿股上市公司股票,2008年上半年,海通证券每10股送3股转增7股,车峰手中的海通证券股权变为3.47亿股。2010年6月29日三年限售期满,当日股价9.39元,这部分股权市值已经达到32.58亿元。之后的半年时间里,鼎和投资将全部股权抛售,即使不计算期间分红,车峰获利超过20亿元。

海通证券成功上市,最终把所有人拉出了泥潭。此前刘志远通过中联控股持有的2.5亿股、通过世纪兴业持有的2.09亿股海通证券股权,因无法偿还贷款,将股权交给了民生银行处置。2007年6月12日民生银行的公告称,共持有5.49亿股抵债的海通证券股权。对比海通证券2002年增资扩股时和2007年上市时的股权结构,60多家股东变化不大,主要股东中仅有中联控股、世纪兴业消失,两家原来持有的股份合计为4.59亿股——民生银行持有的5.49亿股抵债的海通证券股权应大部分来自于 此。

  解禁之后,民生银行将这部分海通证券股权套现,2009年6月处置完成,均价14.33元,总计收入54.58亿元,扣除贷款本金以及大约25%的所得税后,民生银行此笔交易净赚30多亿元,从刘志远贷款买股票时就埋下的坏账隐患得以解除。

  但最大的获益者毫无疑问是车峰:贷款逾期之后能变换不同主体滚动接手,套现后净得20多亿元收益。上述接近天津环渤海和民生银行的知情人士都认为,刘志远从一开始就不过是为车峰代持。

 

再战香港股市

  通过接盘平安保险、海通证券股权,车峰获利超过百亿。此后他主要转向私募股权及二级市场投资,其投资主体包括国内注册的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BVI公司Ever Union Capital Limited(下称Ever Union)、香港长和资产管理公司(Ever Union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下称香港长和)等。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车峰至少以个人名义拥有五家私人公司,其中两家为BVI公司。其中,Ever Union是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主要业务为投资电讯、能源、商业和金融行业。车峰担任Ever Union惟一董事及股东,并全资持有该公司。通过Ever Union系公司,车峰持有或曾经持有至少4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份,包括高阳科技(00818.HK)、MI能源(01555.HK)、数字王国和大庆乳业(01007.HK)。

  以“接盘”发家的车峰,此后在香港资本市场颇为活跃。2006年3月车峰通过Ever Union,斥资近1亿港币入股在内地支付系统信息化市场拥有较大份额的高阳科技,成为第二大股东。随后高阳科技宣布将股份一拆四,2006年底,车峰抛售三分之二的股份套现3亿多港元,入股不足9个月,获利2亿多港元。

  有消息称,车峰也从夭折的“港股直通车”中获利颇丰。2007年8月,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开展境内个人直接投资境外证券市场试点方案》,允许中国境内个人以自有外汇或人民币购汇直接投资香港股市,并选定天津为试点。消息推动港股于当年8-10月份日日暴升,几乎每天的成交额都超过千亿元,恒指三个月狂涨1万点,于10月30日创历史高位31958点。到11月份“港股直通车”戛然暂停,多有斩获的车峰又趁低吸纳高阳科技股份,占股不减反增。

  在大庆乳业上,车峰则栽了跟头。2011年6月,Ever Union以每股2.6港元增持大庆乳业5700万股,持股达到6700万股,占比6.63%。2012年3月,大庆乳业因核数师德勤突然辞任停牌,其后三名独立非执董及财务顾问公司先后辞任,引来市场质疑,股价大跌。2012年9月26日及10月8日,车峰以1.68港元两度减持近4000万股,亏损近4000万港元。

  根据财新记者的调查,车峰在香港资本市场浮盈最多的资本运作,当属数字王国。数字王国前身叫奥亮集团,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壳公司,最早归属香港知名“壳王”孙粗红。2009年,先后担任车峰旗下新策投资总经理的两名亲信——姻亲张晓群与合肥同乡周健,通过各自全资持有的两家公司Fortune Source International limited和Wise Sun Holding Limited进入奥亮集团,两人分别持股17.13%和29.81%。周健成为奥亮集团的最大股东,并出任董事会主席,周健和车峰旗下的北京长和世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投资董事范镭担任执行董事。

  买壳-注入资产-推高股价-套现获利,是香港运作壳公司常见的玩法。能否成功,取决于注入资产的概念与故事是否得到市场追捧。

  奥亮集团原来主营业务为物业投资及贸易业务,车峰入主后,多次试图注入资产。2011年,曾经与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及广西新思迪投资贸易有限公司洽谈,计划收购南非一家锰矿74%权益及柬埔寨2个铁矿,其后一再延期,2012年5月奥亮集团宣布终止收购;当年7月,奥亮集团拟斥资最多2.4亿元,收购上海开元骨科医院,进军医疗行业,但10月份奥亮集团再次宣布终止收购,因“各方未能达成共识”。

  2012年9月24日,美国破产法院通过了中国民营影视企业小马奔腾对好莱坞顶尖特效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下称DD)70%控股权的收购。该笔收购由小马奔腾集团时任高管主导,当时仅称幕后资金部分来自一些私募投资者。此后市场发现,收购DD股份的紧急融资主要来自车峰等人。

  DD是好莱坞向电影制作公司及广告客户提供视觉特效服务的供应商,曾为《泰坦尼克》《变形金刚》《钢铁侠3》《博物馆奇妙夜3》等大片提供视觉特效制作。但因成本过高而长期陷入财务困境,不得不出售。

  是项收购两个月后,2012年11月,奥亮集团即宣布了购买DD的计划。2013年3月27日,奥亮集团与车峰领衔的财团达成买卖协议,后者将Upfield Sky Limited全部已发行股本出售给奥亮集团,获得奥亮集团发行的3.92亿港元可换股票据,每股换股价是0.04港元。

  此番注入奥亮集团的Upfield Sky Limited,主要资产即为在DD所持的70%股份。奥亮集团也于随后更名为数字王国。车峰通过Harmony Energy Limited持有数字王国47亿股可换股票据。

  截至2014年年底,根据数字王国公司年报,车峰共持有47.63亿股可换股票据,自然人魏火力2014年9月以每股0.035港元获得50.37亿股可换股票据。目前尚不知魏火力的真实身份,不过北京瑞邦贝特创业投资中心的法定代表人与其重名。有消息称,车峰亦与该投资基金有关。另外,周健持有26.1亿股,张晓群持有11.25亿股。今年5月,周健与公司主席及行政总裁谢安订立备忘录,周健拟向谢安或谢安指定方转让25%股份,总代价39.72亿港元,即每股1.616港元。相当于周健套现大部分股份。

  自2015年4月起,数字王国股价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从0.295港元飙升至6月2日的2.15港元,累计涨幅高达629%。即使6月3日数字王国的股价暴跌至1.26港元,但按照车峰持有可换股票据的转股价0.04港元计算,现在的股价是转股价的31.5倍,以车峰名义持有的相关股份账面浮盈仍有58.11亿港元。

 

郭车之盟

  认识车峰的多位人士向财新记者描述,车峰有江湖气,外表英气但较凶悍,性格也逞强好胜,说话一定要占上风,口头禅是“吹牛X吧”“嘛呢你”。也有人形容他较讲义气,结交甚广。消息人士称,车峰与出狱后的刘志远虽在中国平安和海通证券股权收益上有所争执,但总体还算照拂,包括2009年车峰的沃和投资与刘志远的北京世纪网神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世纪网宇电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起投资炒作即将重组的上市公司中汇医药(后更名为铁岭新城,000809.SZ)。

  财新记者获悉,车峰被带走后,刘志远也遭调查。

  在返京被带走之前,车峰常年定居香港,其曾于2002年报住位于香港中半山的“富汇豪庭”两座高层。2007年至2008年,车峰报住同样位于中半山的“誉皇居”中层,面积约300平方米。2010年起,车峰迁往一个面积近600平方米的高层单位,市值超过1亿港元,月租金也高达40万港元。2013年,车峰将最初落脚香港的“富汇豪庭”豪宅以8500万港元出售。

  车峰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IFC)拥有一间600平方米的办公室。据称因为他在禁烟区抽烟,曾被大楼保安叫去谈话。香港投资界流行的说法是,车峰拥有三架私人飞机,包括一架价格在4800万美元左右的豪华公务机。

  此次车峰被查,直接原因来自与郭文贵的关系和与马建案的关系。各种迹象表明,车峰和郭文贵之间的关系紧密而微妙。

  最直接的车郭交往线索,自近五年始。根据香港交易所的资料,2011年,车峰的哥哥车涛曾通过Oriental Fortune Investments Limited成为奥亮集团的股东,持有9.66%的股份,但2012年即退出。巧合的是,2012年,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以其香港身份郭浩云出现在奥亮集团的股东名单中,他通过Long Gate Limited持有奥亮集团8.6%的股份。

  港交所的交易记录显示,2012年9月26日,郭浩云买入8.455亿股奥亮集团股票,平均价格0.083港元/股,总计7017万港元,占股8.6%。当天车涛正好减持了上述数量的股份。而这一交易恰恰发生在小马奔腾拿下DD的两天之后。

  郭文贵手中的数字王国股份,于2015年1月16日全部减持,以均价0.184元/股套现1.55亿港元。而就在1月16日的中午12点,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证实了此前几天已经流出的传言: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8月即避走海外的郭文贵于此时将股份紧急出手,净赚8000多万港元。

  另外,车峰在郭文贵开发的北京盘古大观拥有一套楼顶的“空中四合院”。郭文贵由于建设盘古大观及不善财务运作,再加上反哺马建此类官员的成本高昂,一直处于资金紧张的尴尬境地,曾动用与马建等人的特殊关系,多次向存有短处的商界人士施加压力要求融资。车峰曾为郭提供借款6亿元,后来只还了一小部分,剩下的欠款,郭用一套“空中四合院”相抵。但由于盘古大观的“空中四合院”是违章建筑,车峰曾向人抱怨房子不能办理过户。有曾进入该栋四合院餐厅就餐的人士向财新记者形容,进门后庭院一层接一层,装饰极尽豪华,餐间有古琴伴奏。

  车峰与郭文贵的交往并不简单。有知情人士透露,郭文贵曾在一次酒后表示,车峰如果让他从盘古大观楼上跳下去,他二话不说就跳——当然,这样的话郭文贵可能还对其他人说过;但另一方面,有消息称,车峰之所以借钱给商界声誉不好的郭文贵,并且在2012年数字王国借壳之前,不惜冒内幕交易的危险让郭文贵低价入股“提款”,是因为郭文贵利用其围猎的安全和政法力量,抓住了车的痛脚。

  在离国出走、盟友被拿之际,通过数字王国套现1.55亿港元,正可解海外生活的燃眉之急。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正是车郭之交的一种回报形式

小编名字叫“小仙”,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仙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