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中国第一监狱”—— 秦城监狱

薄熙来关押的地方叫“秦城监狱”,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附近,是中国最著名的监狱。曾关押过满清要员、国民党将军、四人帮、成克杰等高级别的囚犯。该监狱是20世纪50年代苏联援助新中国157项经济与国防建设的产物之一,由苏联专家设计的,因关押中国最高级别的犯人而被称为“中国第一监狱”,也因“硬件和软件”都与其他监狱不同,而被外界称为“最神秘的监狱”。

1
秦城监狱-历史

01
  秦城监狱前身是民国时代的功德林监狱,位于德胜门外功德林庙街1号,专门关押重要犯人。

1955年勘测新址,位于北京市北部的燕山东麓,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小汤山附近)建设新狱。苏联与中国订立的援建项目共有157个,其中之一便是秦城监狱。但因秦城监狱属秘密项目,对外不公开,所以外人一般只知道官方公开的156个。

  2000年8月,燕城监狱开始建设,目前一期工程已全部竣工投入使用,具备了关押和改造罪犯的能力。燕城监狱将主要关押中央及省部级职务犯罪的重要罪犯和外籍犯人,以及具有研究价值的普通罪犯(通过其研究各项改造手段的内在规律)。燕城监狱全面投入使用后,将取代公安部秦城监狱。秦城监狱将退出历史舞台变更为看守所。

2
秦城监狱-羁押对象

02
  按照关押对象的不同,秦城监狱50多年的历史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上世纪50、60年代,关押的主要对象是满清要员、日本战俘和国民党战犯,军衔至少在少将以上;

  第二阶段,“文革”时期,关押的主要对象是高级右派和所谓的“反革命头目”;

  第三阶段,上世纪70、80年代,关押的主要对象是林彪和“四人帮”两个集团的成员;

  第四阶段,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关押的主要对象是省部级腐败官员。

3
秦城监狱-牢房
03
  秦城监狱有十幢带审讯室的楼房,每间监室有20平米,内有单独的洗手间,还有坐式马桶和脚踏式冲水。重犯囚室内的墙壁是特制的,可严防囚犯撞墙自杀。房内的常置设施只有一张距地面一尺左右的矮床。出于安全考虑,房间内没有凳子,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了棱角,被打磨成圆形。总之,一切可能被用来行凶、自杀、越狱的工具都在这里绝迹。

  牢门是铁皮包着的木门,房门上方与厕所马桶齐腰部有“窥孔”,供哨兵对犯人24小时监视之用。一般牢房内有一扇窗户,约有一平方米大小,窗户向上向外开启,玻璃上涂有白色涂料。犯人看不到楼下院子里的情况,也看不到周围楼房的情况,但在有的地方可以望见远山和夕阳。在高级囚室里,这样的窗户有两扇,且是磨砂玻璃。

4
秦城监狱-伙食
05
  犯人每月的主食定量为16公斤,一日三餐(周日和节假日只有两餐)由管理员统一送到各监室门前。不过,在伙食标准上,又根据犯人的年龄、入狱前的地位,或是案情的不同进展程度等,分为高低两种。

  高级囚犯20世纪70年代每月的伙食费为60元,到90年代随着物价的上涨,有所提高。高级囚犯伙食待遇较好,一般对那里的伙食比较满意。低级囚犯正餐为“一菜一汤”。主食一般是米、面、杂粮搭配,菜是最廉价的蔬菜,少有油水;早饭是玉米面窝窝头和一块拇指大的咸菜。

  在高级监区,狱方备有统一的饭盒,不使用窗口,而是打开牢门将饭菜送入。菜有两素一荤,有“真正的汤”。每周一次配送牛奶、水果;特殊犯人或即将出狱的高级犯人则有更好的待遇。低级监区的犯人需自己保管餐具,开饭时,食物通过一个离地面约一尺高的送饭窗口递入。

5
秦城监狱-制度
05
  秦城监狱与普通监狱不同,实行单独放风制度,犯人初到秦城时并不能立即享受放风待遇。每次放风时间20分钟至1个小时不等,时间依当时狱中犯人的数目而定。放风地点为一块用砖墙围起的放风圈,一道高墙又将这个放风圈一分为二。两个放风圈可同时使用,看守站在高高的中墙上,可一览无遗地观察两边格子中的情况。犯人一个一个地被单独放出来,一人一格,隔着高高的墙,谁也看不到其他犯人。

  平时,除国民党战犯接触过重体力劳动外,犯人在秦城监狱也有轻微的劳动,如做火柴盒,用麦秸编织草帽,这类劳动一般在囚室内进行。

6
秦城监狱-医疗
06
  秦城监狱设有专门的医务室,配备保健医生和护士。他们只是负责犯人的一般疾病,定期检查“高级犯人”的身体。内容有询问身体一般情况、量血压、抽取血样检查各种指标等。此外,还特别设立一个小小的牙科诊所。据称,秦城监狱的医生对医治因长期单独囚禁导致的“单身牢房综合症”最有经验:只要把这名犯人放入人群中,病很快就会好起来。

  秦城监狱犯人专用医院———复兴医院的犯人病房集中在一幢建筑的二楼,病区内有看守,每间病房都装有铁门,也实行放风制度,放风地点在医院大楼的楼顶上。

7
秦城监狱-犯人
07
  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王力、关锋、戚本禹曾先后入狱。

  秦城监狱还关押过满清要员、国民党战俘(如:沈醉、王陵基、曾扩情、徐远举、廖宗泽、王靖宇、孔庆桂等人)、四人帮、班禅喇嘛、陈希同、张东荪(1968年)、金敬迈、魏京生、成克杰、刘晓庆(2002年),陈良宇等“高级别”的囚犯,特别是政治犯。

  近10年来被查处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超过100人。其中,除8人被执行死刑外,被判死缓的占11%,无期徒刑者占8%,有期徒刑10年以上者占21%,有期徒刑10年及10年以下者占15%。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被关押在秦城监狱,或在此服过刑。如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原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嘉廷,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原建行董事长张恩照,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等等。

8
秦城监狱-事件
08
1、潘汉年两进秦城

  1955年4月,49岁的潘汉年(曾任上海市副市长)被关进功德林。潘汉年的夫人董慧后来到秦城陪同,不久,夫妇俩就被转移到北京团河劳改农场。1966年“文革”刚开始,为安全起见,潘夫妇从团河搬回秦城,生活管理仍由我负责。1975年5月潘夫妇被遣送到湖南茶陵县茶场安置,他俩就离开了秦城。

2、陈伯达“寻死”

  一天,陈伯达吃过早饭,突然叫喊“我活着没有什么意思,这样下去还不如死了好”,边说边要往墙上撞。监管战士迅速把他抱住。监狱长让战士放开他,说:“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陈伯达撞个头破血流。”过了几天,监狱长又对陈说: “你要服从管理,有什么问题可以正面提出来……”话还未讲完,陈伯达就用右手打自己的脸,边打边说:“我该死,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党,我今后决不再这样……”自此他老实多了。

  陈伯达作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之一,1981年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同年7月保外就医离开了秦城。

3、“四人帮”相继入狱

  历史给江青一伙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四人帮”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扩建的这座用来迫害广大干部群众的特级监狱,竟成了关押自己的地方。

  押送“四人帮”到秦城监狱的秘密行动,是在1977年4月9日零点开始的。分两天时间,来往四趟。秦城监狱“迎接”的第一个“四人帮”成员是王洪文,第二个“客人”张春桥是9日凌晨3时到达。凌晨1时左右,江青是第三个被“请”到了秦城监狱。姚文元是最后一个被“请”到这座监狱的。

 

4、如今羁押的高官

  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原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原山东省副省长黄胜,他们的刑期都在十年以上,有些甚至将在此终老,为曾经的贪渎和罪恶付出终生代价。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