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77】

打工妹【77】

【美】张彤禾(莱丝丽)  著
郎伦友  译
春明的第一个男朋友是她打工的那家建筑材料公司的司机。起初她对他并不特别喜欢,但他懂得如何讨女人喜欢,他们相处了很长时间。春明已经25 了,在此之前她从来没跟男人睡过觉。
他们开始谈恋爱不久,春明发现他并不适合自己。他经常向他的父母要钱,也不像她那样勤劳肯干。“他是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春明对他的评价就是这样的。他们吵了两次架,他还打了她。
“他就是这样伸手狠狠地搧了我一耳光。”春明把手直直地伸出来,掌心向上,演示给我看。“他第一次打我时,我一个劲地哭。他保证再也不会打我了。他第二次打我时,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非常冷静。有句老话说,男人打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现在我知道了,这话真对。”那是在2002年,春明与她的这个男朋友相处了一年半,他们在东莞市里沃尔玛的对面合租了一户三室的公寓。
“每当我对他说我要与他分手时,他要么不回答,要么就说我是在玩弄他的感情。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摆脱他。”春明说。“我对他说我们应该分手,但是当我下班回到家里时,他还会在那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采用迂回的方法,在日记本中给他写信:这次我真的下定决心必须跟你分手,我们没有未来。墨迹在纸页上润开,因为她是边哭边写的。她把日记本放在餐桌上,但他即使看到了,仍然赖着不走。
这件事是由另一个女人给解决的。有一天,一个从春明男朋友家乡来的女人给春明打来电话,告诉她他们俩正在相处。春明如释重负,她对男朋友说她已经知道了那个女人的情况,他没有进行争吵,收拾东西走人。从那以后,她再没有认真地处过对象,不过有过多次一夜情。有时她觉得这就足够了,她梦想将来挣够了钱,就买房子、买车,想什么时候找个情人就什么时候找。而在另一些时候,这种露水情缘更加使她感到孤独。“如果你只有情人,”她对我说,“那你就像一直在大海上漂浮,永远都无法靠岸。”
*   *   *
25岁,会计。寻有专业技能的广东男士,有住房,有爱心,有责任心。
女人要找的是工作好、收入稳定的男人;男人想找的是年轻、健康的女子。女人想找身高一米七以上、自己有房子的男人;男人不在乎身高或房产,他们希望女人性情温柔。有些女人喜欢找广东省的男士,好处是可以解决当地户口;还有一些女人则认为当地男人比起她们来太具优势。男人不关心户口问题,女人要求的条件比男人多。
交友俱乐部的会员都要填写信息卡,内容包括他们个人的资料、他们想要什么样的对象。那张卡片上列有会员的职业、婚姻状况以及身高、体重、健康状况等具体情况;同时还包括只有在中国进行求婚时才涉及的一些特殊内容,如政治面貌、房屋产权以及家庭成员的健康状况和财产情况。政治面貌填写是不是共产党员,没有几个会员有这么高的身份,大多数人填写的是“群众”。卡片还涉及一个人是否还需要赡养老人或供养年幼的弟弟妹妹——那些没有这些负担的人都极力说明他们的父母很健康,弟弟妹妹都已经长大成人。
每张卡片背面都贴着一张照片。女士穿的是蕾丝边的裙子和高跟鞋,在公园里摆着姿势,或站在人工湖中间的石头上,好像正在等待营救的少女。男人则穿着西服站在山坡上。不管男人女人,都喜欢在豪华公寓的前面拍照,可以肯定地说,他们根本不在那里住。许多照片是在街边的照相馆拍的,背景弄得像真的似的:站在假的长城上面,或者是一棵枫树下;还有的是假的篱笆,这种篱笆我在中国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士在个人爱好里填的是跳舞,在一个画着麦当劳广告的城市风光画面前摆出跳迪斯科的舞姿。这些卡片都按性别和年龄段分别装在文件夹里:女78、女77 。而在女71和女72这部分人中,全都是带着一个孩子的离异女人。最大年龄段的女青年,都被无情地归拢到“四十以上女性”的标题下。
 张彤禾伍春明
张彤禾与伍春明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