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76】

打工妹【76】

【美】 张彤禾(莱丝丽)  著
郎伦友  译
大家都自我介绍完毕之后,李凤平说:“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去找你所喜欢的任何人。”
谁都不动弹。
经过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那个穿浅绿色羊毛衫的女士发话了。“我有个建议,以后我们应该多举办专门的聚会,那样就会少一些尴尬的场面,我们就不会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对,我们应该更有计划性。”坐在她旁边的一个男士附和说。这场相亲会有变成相互指责争吵的危险。不管什么时候,我通过观察中国人在群体中的交往,从内心里理解了为什么会发生文化大革命。人们惧怕孤独,一旦从群体中获得了安全感,他们又转而对某个人进行攻击,那急剧性和残忍性令人窒息。
突然一个黑眼睛的漂亮的小学老师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一个靠墙萎缩在椅子里的男士。
他坐直了身板,回答了她。
“你是哪里的人?”她问。
“贵州。”
“我非常喜欢你。”
她坐了回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气氛又沉闷起来。
坐在我旁边的那个2740号男士站起身走了。我转向李凤平,提议让大家活动活动。“我们可以放一下音乐吗?”有人请求说。毕竟在30多双眼睛的注视下,穿过教室去找一个陌生人,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大多数会员在可以走动的时候,立即逃离了交友聚会。那个被小学老师点了名的男士没有过去找她,她也坐着不动,眼睛直视前方,脸上一副坚毅的神情。
聚会结束后,我走向那个穿浅绿色羊毛衫的女士。她比从远处看要矮一些,只有一米五高,身体曲线很美,滴溜溜的黑眼睛,漂亮的瓜子脸。她涂了浅粉色的唇膏,头发上别着亮闪闪的水晶发卡。她29岁了,做销售工作。“过去我忽略了个人生活问题,光顾工作了。”她对我说。“不过,现在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我问她想找什么样的男人。
“我认为,重要的不是一个人的教育程度、他的工作或挣多少钱。”她说。“对我来讲,感情是最重要的。”
这个女士就是伍春明。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后,我就记住了她对聚在俱乐部里的会员们说的话:“今天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给自己寻找更多的机会。”那些话以及她的声音,像刀刃一样锋利。她对浓重的乡下人的口音毫不自卑,在这个城市里这么多年也没有消除。她就凭这样的口音在争论中赢得胜利,走出了建筑工地,令男人们高看一眼。
时间长了,我对春明的经历的详细情况有了了解:她从一家玩具厂做起,差一点儿被骗到妓院去,凭着口才进入了管理层,通过卖藏药和墓地成了暴发户。政府取缔了传销之后,春明在《中国国门时报》找到了一份记者工作。这家报纸是由主管进出口检验的政府部门主办的。而她的工作方式对任何一个老新闻工作者来讲都是无法认可的。假如春明要写关于某一个公司的文章,那家公司唯恐这个选题使得他们公司的商品在通过海关时遇到麻烦,就会花钱给报社,以确保是正面的新闻。正面报道的价格根据版面的大小而定,与广告的收费方式是一样的。两千元买一篇简要的短文,而一个整版专题报道则可能要花五万元。这是一种勒索式的新闻,春明从中提成,干得很好。后来她又在一家建材公司的销售部工作了两年。2001年,她和她的第一个男朋友经营起建材批发生意。这次冒险历时六个月,春明除了出钱给家里翻盖了房子,把整整10万元投资都赔了进去,那是她通过传销得来的全部积蓄。我采访她的时候,她正在一家瑞典人经营的公司里作销售员。那家公司生产用于建筑表面的油漆和涂料。
春明生活中命运的起伏跌宕反映了中国南方的兴衰。也许她的经历中最不可想象的是在城市这种严酷的现实中,她仍然在执着地寻觅着浪漫——正像那个男士说的那样:去找一个既爱我,又值得我爱的人。
【相关资料】
《中国国门时报》(前身系《中国商检报》、《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报》)由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主办、同时覆盖外经贸、海关、检验检疫、港务、航运和边疆领域的中央级经济类大报,被誉为"国门第一报"。
timg (8)
《中国国门时报》创刊于1995年,现为周五刊,中国国门时报社在国内设有35个记者站。除报纸外,中国国门时报社还编辑出版3种期刊:《中国检验检疫》、《检验检疫科学》和《中国国境卫生检疫杂志》。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