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75】

打工妹【75】

【美】张彤禾(莱丝丽)  著
郎伦友  译
第八章   八分钟约会
找丈夫有多种方式。一个外来女工有了稳定的工作后,下一步的主要大事就是找对象。有些姑娘回到村里接受了媒人介绍的对象,然而这样存在着跟一个没有出息的小伙子结婚的风险,这样的小伙子从来不敢离开家乡。在东莞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姑娘们则是寻求朋友给介绍,但当你与一个城里的男人相见时,对他的情况了解得并不多,例如他在家乡有没有老婆孩子。有的姑娘去婚姻介绍所登记,但许多人觉得这种办法太“露骨”了。最大胆的姑娘是在网上与男人交往,这个途径的危险性激发的灵感产生了一首名为《QQ爱》的歌曲。QQ是中国最流行的聊天网站的名称。
有位自称人很帅
心地善良小乖乖
问今年你几岁
 有过几次one night
吓的你发呆
这是什么E时代
赶快对他说声拜拜
哦 QQ爱 是真是假谁去猜
毫无疑问,没有不想找对象的。城市的生活是孤寂的,找一个人来共同生活可以减轻压力。同时,结婚也是子女一种尽孝的责任;一个外来工到了20多岁,不论男女,父母都会不断地施加压力,要他们结婚。没有人想当可怕的“大龄青年”,按辞典的解释就是“28至35岁的未婚男女”。农村传统的时间表与城市的实用主义结合起来,一个年轻女子应该在她最具价值的巅峰阶段尽早完成婚姻。
东莞交友俱乐部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婚介机构,成立之初是为了帮助女性在这个女人大约占70%的城市里找到对象,这个俱乐部已经发展会员5 000多人。这个机构是由一个全国性的组织——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管理的,由一些心地善良的已婚妇女担任工作人员。她们自认为她们的责任就是“指导群众”,不管那些群众是否需要她们的指导。俱乐部的女会员人数与男性之比是2:1 。组织者指出,这比该城市的女性与男性的比例要好得多:全市女男之比为4:1或5:1 ,也许是3:2,像东莞的人口一样,性别比例是一个高度变动的数据。
在美国,婚介机构的设立可以使同一机构里的陌生会员之间提出进行约会的要求,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讲这似乎有些冒失。与美国的做法不同,会员们每个星期日下午聚到俱乐部的总部——一座陈旧的办公楼的二层。为了委婉一些,管这个活动叫“信息交流”。俱乐部还在周末组织会员外出旅游。在中国,约会是一种集体活动。
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子站了起来。“大家好!我是2740号。”然后就坐下了。
李凤平【译音】是一个中年妇女,负责俱乐部的婚姻介绍部门。她不满意这样的介绍。“就这些?你必须介绍一下自己。”
那个男子又站了起来。“我来自湖南。原来是大专学历,后来我经过自学,获得了本科文凭。”他又坐下了。
2004年秋的一个星期天下午,俱乐部的大会议室里聚集了30多人。会议室里安的是日光灯,摆放着塑料椅子,也许是因为会员们都像小学生似的分开的缘故,这里好像是一间教室:男士沿着墙边坐成几行,而女士们出于安全则聚成几堆。
“我是广东人,正在做销售工作,一个普通工人。”
“我来自江西,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
一个穿着浅绿色羊毛衫、白色牛仔裤的女士站了起来。“大家好!我已经来东莞很长时间了,做销售工作。我是湖南人,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给自己寻找更多的机会。”
大多数人的介绍都很简短,表现得非常腼腆。人们只说自己的会员号和原籍省份,但不说姓名,而且都说自己是个普通人。男士中有电气技师、律师、广告部经理,还有流水线工人;女士的工作有护士、文员、教师、销售员和流水线工人。离过婚的男女占相当大的比重。有时有的发言可以听得出是上过励志学校的。教室里的气氛很平静、很坦率。
我经历过很多事情,我受到过很多伤害。如今我已经度过了难关。
我是一个大学生,学的是计算机。我是一个办公室的经理。我的目标是找一个爱我的人,一个值得我爱的人。
91WOA8GhFrL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