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52】

打工妹【52】

 【美】张彤禾(莱丝丽)  著
郎伦友  译
对于我的祖父来讲,这场战争令人沮丧。战争造成了死亡、毁灭,同时还有失望。工作干不了,交通阻塞。有时他甚至怀疑他的努力是否有价值。
1940年7月17日
这几年就这样没有多大意义地过去了。首先,我没有了朋友,因为我在大山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同外部世界隔绝了。其次,我对生活没有什么理想,只知道矿山和矿上的工作。生活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我仍然没有做出决定。就这样度过了42年,值得遗憾与懊悔。
1939年夏,我的曾祖父张雅楠病了,从吉林省省会吉林市回到家里的老宅。作为一个名门望族的族长,本可以举行一个隆重的葬礼,但我的曾祖父却留下遗嘱,下葬时穿素白长袍和草鞋,戴白帽子——一身苦行僧的装束。帽子上还要绣上“抱恨终天”四个字,表达他对国土仍然被日本人占领的悲愤。我的祖父在第二年知道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让父母入土为安是一个孝子的主要责任,但战争却使他有家难回。
1940年3月24日
惊悉老人家这个月的5号已经去世。去年夏天他得了胃癌,在冬天的三个月里,每天只能喝冲开的奶粉。他在生病期间,期盼着见到我们。今年他才73岁,身体一直都很好,本来可以活到八九十岁。只是因为国难当头,精神郁闷缩短了他的寿命。我们与敌人不共戴天。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我离开了家乡,转眼已经九年了。我的祖父和父亲相继过世了,我的生活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我为人子孙,该如何报效祖国,如何回报我的祖父和父亲!
清朝垮台的时候,张雅楠已经45岁了。他在世时看到了他所熟悉的世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女儿们想要外出,儿子们离开了他们的老父亲去陌生的地方工作。他不赞成这些选择;当他的儿子离开家乡的时候,父子之间可能争吵过,痛苦过,但传统的中国人的日记不是宣泄个人感情的地方,作儿子的不会写这些事情。
*   *   *
日本人在1945年投降的时候,我们家正住在重庆。政府优先考虑的头等大事是恢复对东北地区发达的工业基础设施的控制。我的祖父和他的朋友、同僚孙越崎被委派去监督把东北地区的矿山收归中国的事宜。这个地区的主要矿产资源都埋藏在一个边远的城市抚顺的地下,当时是中国最大的煤矿,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煤矿。
这是一项危险的使命。抗日战争结束了,但另一场战争刚刚开始。国民党政府与共产党人之间的斗争在抗日战争期间勉强保持克制,此时正在公开化,东北正在变成关键性的战场。共产党已经占了上风:在抗日战争的最后日子里,苏联军队进入东北,在苏联军队的帮助下,共产党的游击队迅速挺进东北地区,收复领土和侵略者撤退时遗弃的军用物资。而中国的另一方,在战时根据地重庆的国民党军队无法快速返回东北。
本来是任命孙越崎去负责接管抚顺煤矿,但他找借口说在别的地方有事情,并推荐我的祖父代行他的职责。对祖父来讲,肯定是觉得这个任务落到自己头上是命中注定的,至少可以补偿他一生中扮演的角色的缺憾:海外留学、矿业专家、东北的流亡者、爱国志士。我的祖父接受了这个任务,但他没有告诉我的祖母他要去哪。在他离开重庆的时候,顺路去看了在一所高中住宿的女儿,向我的姑妈蔼蕾告别。她才15岁,对这事没有想得太多,因为在她的生活中,父亲总是离家在外工作。
【相关资料】
孙越崎(1893~1995),男,原名毓麒,浙江绍兴平水铜坑(今平江镇同康村)人。著名的爱国主义者、实业家和社会活动家,是中国现代能源工业的创办人和奠基人之一,被尊称为“工矿泰斗”。
u=4257028896,1397901224&fm=26&gp=0
1948年底、1949年初,眼看国民党大势已去,孙越崎没有按照蒋介石的命令将工厂拆迁到台湾,而是带领资源委员会留了下来。1949年5月底,孙越崎辞去经济部长和资源委员会主任的职务离开广州,前往香港。1949年,被国民党开除党籍,被中华民国政府以叛国叛党罪通缉。
1949年11月4日,孙越崎携家眷经天津回北京。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计划局副局长,后任开滦煤矿总管理处副主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煤炭工业部顾问等职。是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
1950年3月,他由邵力子介绍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并任民革中央委员,并曾当选常委、副主席、监委会主席、名誉主席等职。
1988年9月被选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
1995年12月9日孙越崎病逝于北京,终年103岁。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