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136】

打工妹【136

 【美】张彤禾(莱丝丽)著
郎伦友  译
第十四章  皇帝陵
1987年秋,我父亲的堂兄立教坐下来给东北两个省的政治协商委员会写了信,题目是“关于张莘夫墓碑急需刻字问题”。立教希望为他41年前死去的叔叔墓旁的石碑刻上铭文。
张莘夫是我的叔叔。我真诚地希望能尽早解决他的墓志铭问题,这将有助于发展我们在海外的统一战线工作。
这封信的手稿长达12页,是立教的儿女们给我的。他们没能给我讲我们的家史,但在这些草稿纸上,立教把每一件事都摆了出来——我的祖父在美国那些年的经历,战争期间对中国矿业的贡献,他被暗杀与埋葬的情况。
在墓前有一小块黑色的大理石,上面刻着“张莘夫先生之墓”的字样,每个字大约10x10厘米。在墓的右前方有一块石碑,上面什么都没刻……
1948年秋,沈阳解放。在北陵下马石附近,就是张莘夫的墓地遗存和一块无字碑……李芗蘅带着孩子去了台湾…… 她的侄子张立教留在了大陆,没有同他们过去。1949年1月以后,他再也没有同他们联系。
1979年,立教在30年后第一次回到那座墓地。墓已经消失了,我祖父的遗骨已经被抛散了,但那个无名碑幸存了下来——由于我祖母的先见之明,它的空白使它免遭摧毁。立教在信中请求政府批准修复陵墓,立一个有铭文的新碑。因为这座墓地位于一个公共公园的显著位置上,立教自己无法完成这件事。
张莘夫的次子和长子都深深地热爱着我们伟大的祖国,多次回到祖国为国家建设贡献他们的力量……听说党中央最近提出要大力发展海外的统一战线工作,广交朋友,争取广泛的支持。
“统一战线”指的是共产党争取党外的爱国人士的政策,包括那些居住在香港、台湾和海外的华人。作为一个对历次政治运动有丰富经验的人,立教知道以个人的名义为他叔叔代言是根本达不到目的的,必须以爱国主义的名义提出,关键是要把这个问题定义为国事,而非家事。我的祖父整个一生都被生硬地套上了这样一个概念框框,今天尽管已经逝去也是一样。
官方没有立即做出答复。两个月后,立教写了第二封信,再次请求官方给予支持,并明确表示他会承担刻字的所有费用。第二年11月,在得到批准之后,一个新的石碑终于立在了我祖父坟墓的遗址上。立教写了最后一封信,标题是“我和海内外的亲人们多年的梦想实现了”。
由于这座石碑由无字变成了有字。我们的后代将有一个祭奠他们所爱的先人的地方。为此我们深感欣慰。
就在我去哈尔滨拜访他家后不到一年,立教于2006年2月去世了。他的有生之年足够长了,看到了他的三个孩子都在他教学的大学里安排了工作,同时有一个孙女也在这里读大学。1985年,他获得过省级教学奖,他所在的大学只有他一个人获得此项殊荣。对于这个家庭来讲,这多少也平缓了一些他所遭受的磨难。“对于我父亲来讲,能从那个时期熬过来,我认为说明他有宽大的心怀。”她的女儿银桥对我说。“人们都很敬重他的正派。有四百多人参加了他的葬礼。我们都没想到会来那么多。”
银桥说,直到生命结束,立教始终相信共产党。他从来不谈政治斗争如何迫使他的父亲自杀;不谈他遭受的磨难。我父亲对我说,他问过立教好几次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但立教从来不说。“我认为张立教真的被洗脑了。”我父亲说。“不管什么时候,说起这方面的事情,他都只是说情况如何如何好。我认为直到去世,他都在害怕。许多遭受过磨难的人都是这么想的,现在只不过是又一场政治运动。他们一直不敢相信他们经历过的事情不会卷土重来。”
立教的女儿则有不同的看法。“我父亲从来都不向你父亲说那些事情。”她对我说。“我认为他是觉得你父亲住在国外,这是自己国家的家丑。”按照她的说法,不是由于害怕,而是由于羞愧才使她父亲守口如瓶的。
*   *   *
timg (1)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