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之路【59】

我的求学之路【59】

【美】塔拉·韦斯托夫   著

郎伦友   译

我见到的第一匹被驯服的马是枣红色的骟马,当时它正站在围栏旁,咀嚼着少恩手里的方糖。那时是春天,我14岁了,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接触马了。

那匹骟马是我的,是我妈妈那边的一个舅姥爷送的礼物。我小心翼翼地去接近它,认为我走得近了,它肯定会尥蹶子,或者后腿直立起来,或者发脾气。然而它只是用鼻子闻了闻我的衬衫,留下一道长长的湿印。少恩扔给我一块方糖,那匹马闻到了糖味,就用下颌上的毛刺痒我的手指,我只好张开手心。

“想要驯服它吗?”少恩问。我说不想。我害怕马,或者说我害怕我想象中的那种马——那种马是重达千磅的魔鬼,疯狂起来都敢用脑袋撞石头。我对少恩说,他可以去驯这匹马,我在围栏外面看着。

我不想给这匹马起名字,所以我们就叫它马驹。马驹已经挣破过一副笼头和缰绳,所以当少恩在第一天拿出马鞍时,它一看到鞍子就紧张地用蹄子刨土。少恩慢慢地走近,让它闻脚蹬子,它就好奇地咬鞍子的角。后来少恩抚摸它宽阔的前胸上光滑的皮毛,不紧不慢地靠近它。

“马不喜欢它们看不到的地方的东西。”少恩说,“最好让它事先习惯这个鞍子,当它对鞍子确实适应了,对气味和感觉都适应了,我们就可以把鞍子放到背上了。”

一个小时后,鞍子系好了。少恩说可以骑上了。我爬到谷仓顶上,怕围栏里面出现暴力事件。但当少恩坐到鞍子上后,那马驹只不过是轻松地跑了起来。它的前蹄抬起离地几吋高,好像要用后腿直立起来,但还是觉得这样好一些。然后它低下了头,脚步稳当了下来。很快它就接受了我们骑它的要求,认可被骑着。它接受了它所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它是处于从属地位的。它从来都不是野生动物,所以它不可能听到另一个世界的野性的呼唤。在山上,在那个世界里,它不属于任何人,也不会被人骑着。

我还是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巴德。在那一个星期里,每天晚上我看着少恩和巴德在黄昏灰蒙蒙的薄雾中飞奔穿过围栏。终于在一个柔和的夏日傍晚,我站到了巴德身边,抓住了缰绳,这时少恩稳稳地把住笼头,让我登上鞍子。

Ath_Tara_Westover_006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