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之路【39】

我的求学之路【39】

【美】塔拉·韦斯托夫   著

郎伦友   译

在挑拣废品和帮助妈妈配制酊剂和精油的过程中,我尽量找空余时间坚持自学。那时妈妈已经放弃了家庭学校的努力,但在地下室仍然保留着电脑和书籍。我找到了那本带彩色图片的科学书,还有我记得的几年前那本数学书。我还找出了一本褪了色的绿皮历史书。可是当我坐下来准备学习的时候,却总是昏昏欲睡了。书页本来就是光滑柔软的,我由于长时间挑拣废品,书页就更显得柔软了。

爸爸一旦看到我拿着一本书,就想把我从书上引开。也许他是想到了泰勒,也许他认为只要能把我的心引开几年,危机就会过去。所以他尽量给我安排活计,不管那些活是否需要去干。一天下午,他发现我正在看数学书,就带着我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拎着水桶在地里到处浇果树。这些树除非是在暴风雨中,否则根本不会得到这么非同寻常的待遇。

爸爸如果想要把他的孩子们从对上学和读书的兴趣中解脱出来,防止我们像泰勒那样被光明会迷惑住,他应该把注意力转到理查德身上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按理说理查德也应该在下午帮妈妈配制酊剂,但他几乎从来没去做过,相反见不到他的踪影。我不知道妈妈是否知道他去哪里了,反正我是知道的。在那些天的下午,几乎总能在地下室里找到理查德。他爬进沙发与墙之间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一部百科全书在他面前立着打开。如果爸爸来到这里,就会嘀咕说”这是浪费电“,把灯关掉。随后我就找个借口去地下室,这样就能把灯再打开。如果爸爸又去地下室了,房子里就会响起一声怒吼。妈妈坐在那里听他训斥:房间里没人就要关灯。妈妈从来不责怪我,这使我怀疑她是知道理查德在那里的。如果我没有办法下去开灯,理查德就把鼻子凑到书跟前,摸着黑看;他是那么痴迷读书,那么急切地想读百科全书。

泰勒已经走了。除了我那里,这座房子里几乎没有他呆过的痕迹。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就会把我的房间门关上,从床底下拉出泰勒那台旧的音乐播放器。我把他以前的书桌也搬进了我的房间,当合唱响起时,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学习,就像我看到过的他在上千个夜晚学习的那样。我不学历史和数学,我学习宗教。

我把摩门教的书看了两遍。我读了《新约全书》,第一遍看得很快,第二遍比较慢。我不时停下来记笔记,进行前后对照,甚至还写了几篇关于教旨方面的短文,例如信仰与献祭。没有人来读这些短文,我是写给自己的。我想到了泰勒的学习方式,为自己而且只是为自己。接下来我又读了《旧约全书》,然后又读了爸爸保存的那些书。那些书几乎全是摩门教早期的先知们的讲演、书信和笔记的汇编。他们的语言都是19世纪的——生硬、晦涩、但很严谨。起初我一点儿也看不懂,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眼睛和耳朵适应了,于是我就开始在家里体会我的人民的历史片段:先驱者、我的祖先穿越广袤的美国的故事。故事是生动的,但讲演是抽象的,哲学方面的论文是晦涩的。我专心研究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些抽象的文章。

在我的记忆中,我看到了这就是我接受的教育,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模仿离开我们的哥哥的样子,在借用的桌子旁,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努力去分析研究摩门教的每一条教义。我的学习方法有一点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耐心去读我还不懂的东西。

images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