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之路【31】

我的求学之路【31】

【美】塔拉·韦斯托夫   著

郎伦友  译 

几个星期过去后,进入了盛夏。一个星期天,爸爸把全家人召集到一起。“我们已经有了充足的食品储备,”他说,“我们也有储备了燃料和水。我们就缺钱了。”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20元的钞票,把它折了起来。“不是这种假钱。到了那个可怕的日子,这东西一文不值,人们买一卷厕所纸就得好几张百元大钞。”

我想象着一个那样的世界,绿色的钞票像空饮料瓶一样满大道都是。我看看周围的人,他们好像也在想象着,特别是泰勒,他的目光很坚定,已经有了主意。“我已经攒了一些钱,”爸爸说,“你们的妈妈也存了一些。我们必须把这些钱换成银子,人们将来希望马上到手的东西就是白银和黄金。”

几天后,爸爸带着银子,还有一些黄金回到家里。这些白银和黄金都被制作成硬币的样子,装在沉甸甸的小盒子里。爸爸拿着这些小盒子,走过房间,放到地下室里。他不让我们打开盒子。“那不是玩具。”他说。

过了一段时间,泰勒挣了几千美元,在付了那个农民修复拖拉机的钱和爸爸修复厢车的钱以后,剩下的他留下来,几乎全都自己用来买了一堆银币。他把它们放到地下室枪柜旁边,我在那里站了好长时间,盯着那些盒子,仿佛在两个世界之间徘徊。

泰勒比较好说话,我一向他要,他就给了我一个像手心那么大的银币。那枚银币使我感到放心了。在我看来,泰勒买银币是一种忠实的表现,是在向我们家保证,尽管这个家的偏执束缚着他,迫使他想去上学,但最终他还是会选择我们。当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他会同我们一起拼搏。到了树叶开始变色,由夏天的葱绿变成秋天的深红或金黄时,那枚银币由于手指千百次的摩挲,即使在光线最差的情况下,仍然闪闪发光。我从它的鲜亮的形状中得到安抚,确信如果这枚银币是真的,泰勒就有可能不会离开家。

八月里的一天早上,我醒来时发现泰勒正在往他的箱子里装衣服、书籍和光碟。到了我们坐下来吃早饭的时候,他基本上把东西都装好了。我吃得很快,然后去了他的房间,看到他的书架上除了那张有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的黑色光碟外,现在都空了。这时我记起了是那个摩门教教堂的唱诗班。泰勒站在门口,“我是留------留------留给你------的。”他说。说完他走了出去,用水龙头冲刷他的汽车,把爱达荷的尘土冲掉,使车看上去好像从来没有上过土路。

20191210 008

我翻译用的就是这本书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