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之路【101】

我的求学之路【101】

【美】塔拉·韦斯托夫   著

郎伦友   译

少恩在语言方面很有天赋,那就是善于给别人起外号。他开始用他善于起外号的才能进行琢磨。有好几个星期,他喜欢用“丫头”这个词。“丫头,把砂轮给我拿过来!”他喊道。要么就是“把吊臂抬起来,丫头!”后来他又开始琢磨我脸上的表情,结果什么也找不出来。于是他就试着用“威尔伯”,他说是因为我太能吃,“真是一头了不起的猪。”当我弯腰去紧螺丝或测量长度的时候,他就打着口哨这样喊。

每天大家收工之后,少恩喜欢在外面呆着。我怀疑他为了当查尔斯开车上来的时候,他正好在过道附近。他总是装作在给卡车换机油。第一天晚上,他在外面,我跑出来,没等他说出一句话,我已经跳进了吉普车。第二天晚上,他出言快了一些。“塔拉不够漂亮,是吧?”他冲着查尔斯喊,“她的眼睛像鱼的,她跟鱼差不多一样聪明。”这是一句老掉牙的嘲讽,由于他用的太多了,已经没意思了。他知道在工地上我肯定不在乎,所以他不大说这句话;他希望在查尔斯面前说,还能起点儿刺激的作用。

第三天晚上:“你们是去吃饭吧?不要拦挡威尔伯吃东西,除了路上的石子,什么东西都不会剩下给你。”

查尔斯从来都不回话。我们达成了默契,当山峰在后视镜中消失的时候,属于我们的夜晚就开始了。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共同巡游在加油站、电影院;公路上缀满了像珠子似的汽车,人们的欢笑声和喇叭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向我们挥手,因为这是个小镇,所有的人都认识查尔斯。那里有白土飞扬的土路,有牛肉汤色的运河,还有望不到边的古铜色麦田。但就是没有巴克峰。

白天全都属于巴克峰和布莱克富特。少恩和我把一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制作牛舍屋顶的檩子。我们用一台活动板房那么大的机器把檩子压成Z形,然后用钢丝刷打磨,去掉铁锈,以便刷漆。漆干了以后,我们就把它们堆到车间旁边。但用不上一两天,从巴克峰吹来的风就会用黑土把它们覆盖上,这些尘土与铁上的油漆混合成一层污垢。少恩说,在安装之前必须把它们洗一洗,于是我拿来了一块抹布和一桶水。

那天天气非常热。我一个劲地擦从额头上流下的汗珠。我的发卡也坏了,又没有带多余的,从山上刮来的风把头发吹到眼睛里,我把脸上的头发梳理到旁边。我的手沾上了黑油,每抹一下就留下一块污迹。

我擦完了檩子就喊少恩。他从一根工字钢梁后边出来,掀起焊工面罩。他一看到我,就露出了得意的笑脸。“我们的黑鬼回来了!”他叫道。

tumblr_pvqf0f2b9e1qzpabso10_500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