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史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都是从毛泽东的《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文章知道"司徒雷登"这个名字的。虽然这篇在特定时代背景下写就的3600多字文章中,真正涉及司徒雷登的只不过几百字,但司徒雷登却因被定格为"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而成了中国历史上一个持久不衰的"名人"。

    其实与司徒雷登在华的漫漫50年历程比,"大使"经历不过是其中短短两年。从传教士到教育家到外交家,司徒雷登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见证了乃至经历了中国近代复杂多变而波谲云诡的历史。

    18岁那年一场偶然相遇,使得傅泾波——这个清末贵族改变了以后的全部人生方向。而他也获得了司徒雷登始终不渝的信任,自此有了长达44年的追随。司徒雷登在晚年,也用"田园诗式的友情"来形容他与傅泾波这种超越种族、亦师亦友、情同父子的关系。

    我是傅泾波的幼子,16岁那年与母亲一起到美国,与一年前先期陪同司徒雷登到达美国的父亲傅泾波团聚。我是美国陆军第一位华裔将军,任美国陆军法律总监33年之久。退役后,我还曾担任美国麦道飞机公司驻中国总裁。我的妻子宗毓珍,是著名华裔主持人宗毓华的姐姐。2006年5月,我正式成为由杰出美籍华人(如贝聿铭、马友友等)组成的百人会的第四任会长。在我眼中,父亲对待"爷爷"司徒雷登的方式,体现的正是中国最古典的一种君子风范。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