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普通人
    2017年09月06日  分类 文艺   阅读   博主 幼河

我是个老农民。没特别夸张。很小的时候我就爱种各种瓜豆,后院是我的菜园子。后来“文革”中“上山下乡”九年多,当然是种地。最后告别那个农场的时候我哭了。这以后我似乎不再有机会去种地,最多在房前屋后侍弄个菜园子,但老农民情结一直存留在心底。呵呵,您说我叨念这些干嘛?我是说我住在新泽西州——“花园州”的一个小镇时,每天天不亮就在一个农学院的园林里散步,那儿的鹿群和流浪猫是我的朋友。小鹿总直勾勾地盯着几步开外的我,猫则围上来责问我为什么一个星期才给它们带一次猫食罐头,平常就是“忆苦饭”——硬了巴叽“小豆豆”。那儿还有狐狸和土拨鼠。狐狸每每抓住土拨鼠在我面前洋洋得意地跑过,去喂它的小宝贝。看到了残忍的景象?这还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儿。为了捍卫我房后的菜园子,我还用弹弓打死过松鼠和野兔呢。不过这一切都因为我们老两口搬到了纽约而结束。在纽约满眼都是街道的便道上散步,我心里总隐隐地有点没着没落的感觉,我想念那个出门走不远就能看见庄稼地和树林的新泽西州小镇。
我这个退休在家的老头儿,总是在google地图上仔细地查询我们老两口新居周围的地区。看什么?就是看看哪儿有绿地和公园让我在里面漫步。咱还真找到一些湿地和公园,甚至知道怎样走上不到一小时就来到那小小的海湾边上。早上时我会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海湾尽头,那有一条跨海的公路桥,匆忙上班的人们形成车水马龙。他们会羡慕我这个退休的老太儿吗?可我很寂寞,始终没有从居所能到达的地方找到沁人心脾的原野。
有一次我在google地图上发现了一块通往海边的湿地,且距离居所不远。那湿地的进口处有着高速公路的交叉枢纽,不过人还是可以从高架桥下走过去。那儿有条无名小径通向远方。我欣喜,第二天刚亮我就前往。
我清早遛弯儿只带房门钥匙和照相机。老伴儿总是嘱咐我带上手机和一点钱,还要带上驾照(出事儿也好证明我是谁)。可是咱是财迷脑壳。我生怕遇上个劫道的。如果带着手机、钱包(里面有驾照),还不是乖乖送给人家?我什么都没有,劫道的最多拿走我的照相机。那是架很廉价的尼康P900,真要被抢我不在乎。就是别要了我老命。也有人说你要准备20美元,万一有个瘾君子要吸毒品手头没钱,正好看见你,结果你却掏不出钱让他买毒品。他没准会杀了你! 是吗?我胆小,请别吓唬我。嗨,我走的地方都看不见什么人。劫道的怎么会到那儿守株待兔?
那清早我奔往湿地的时候钻进了小路,渐渐来到一座公路桥的下面。这时我发现桥洞下有无家可归者在睡觉。我想别打扰人家休息,于是悄悄地从他们脚边走过。忽然,一只小巴狗从一个睡者的被子里钻了出来,朝着我“汪汪”。那睡觉的人一下子坐了起来,原来是位和我年龄相仿的老太婆。我很抱歉地道声对不起,这才发现她边上睡着的是位老头儿,满脸胡子茬。他其实也醒了,但闭着眼一动不动。我还看见一些衣物堆放在那里,最明显的是一个很好的轮椅。我猜想大概那老头儿身体有病,必须坐轮椅。
我急匆匆地离开直奔湿地边上的小路。那天我理应走得很过瘾。小路就是简单地用割草机割出来的。地上露水重,我的鞋子精湿。不知为什么,那里一个蚊子都没有。小路两边都是荒草,靠小河的一侧总能听见鸟的鸣叫。这正是我要来的地方。可是我心里总隐隐的有些不安,并不是孤单单一个人有些怕,而是想起路过桥下见到的那对无家可归的老人。他们为什么会睡在那里?这是人家的隐私,我无权知道。不过我可以表示自己对他们的关心和同情。然而我身上竟然没有一分钱。我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走出这片湿地后从另外的街道上回了家。我想第二天早上我还会再去那个桥洞下面,会给那对老人带一点钱。
第二天清晨我又去了那个桥洞,再次看见那对老人。我本想悄悄地照几张相片,可阴天照不成。后来我想这是上苍的旨意,要保护两位老人的自尊心。我大声招呼着“早上好,hello”。见老太婆坐起来就过去,“我有点东西送给你们。”递过去20块钱。老妇人道了声谢,我便转身走了。我真是松口气,生怕他们不接受我的这点钱。我见那位老头儿和上次一样,醒着,却不睁眼。他也有自尊心呀。
“送20块钱就表示了自己的关心和同情?你怎么不买上两杯热咖啡和一些邓肯甜甜圈(Dunkin' Donuts)送给他们。你送他们几百块也是有能力的。”如果有人这样质问,我则无语。可是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且,我不认为我给他们的仅仅是一点钱。那表示着我对他们的关注。同时,我不想表现出居高临下的怜悯,希望他们感觉到“我们在精神上是平等的”。我有普通人应有的自尊心,他们同样。
“你别一见这样的可怜虫就动恻隐之心。这种精神有毛病的人多了。他们应该由政府负责。你没这个能力去关心所有这样你能见到的主儿。”得,我又无语。还是那句话:我仅仅是个普通人,没想那么多。我其实想的更多的是如何保护他们的自尊心;希望他们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很多有同情心的普通人的。我们都是普通人,但都有应有的自尊。同时,他们面临着困境,精神上需要周围的人们举手之劳的关心。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沦落到桥下栖身无家可归,指不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或许吧。但不管他们此前做了什么,我自己也该有一个普通人的,平等待人的同情心。我希望他们知道,人是要有尊严的活着的。而我一个普通人和他俩是明白这一点的。我仅仅是通过20块钱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切的心意,别的我什么都不过问,不应该问。
“他们要是拒绝你的钱怎么办?”是啊。我当时有点担心。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我会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我会为他们拒绝我一个普通人的关心而难过。
“你实在应该和他们套近乎,打听一下他们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你不是爱写小说吗?这里面一定有素材。”嘿嘿,我做不到。我一个普通人是无权打听他人隐私的。我知道我生活在一个需要人人自尊的国度。

老人接受了我的一点钱后我内心终于有了一点点放松;他们接受了我一个普通人的关心。我相信有同情心的普通人见到他们这种情况,都会尽可能地表示自己的关心并尽可能地保护他们的自尊心。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