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建议这位校长辞职,绝不是因为他念错了字,而是基于这段漫长的履历

北大校长把“鸿鹄”念作“hong hao”之后,我看着一件小事从笑话变成了文化事件。

这张图片里,我们看到了他的历史。

对他来说,相比这张漫长的时间里写下的人生,念错字不算什么。他错在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当校长。他错在每一次都能成功地激起极大的不满。他错在出了这么多大错还能换一个更好的地方当校长。

而这一次,他错在犯了低级的错误还用低级的公关口吻来写道歉信。

设定这张照片没有网络暴力,而都是事实,那么要问几个问题。

第一是:如此自认毫无才学的人,如何能够在北大执掌校长之位?

他在所谓道歉信中写到了自己的过去: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第二个问题来了。如果他念错字是因为只读毛泽东的文字,他能够进北大是因为词句和语法只占20分。这是北大校长应该有的教育背景么?如果他以这样的教育为基础,能够教育出什么样的学生?

如果一个人的阅读如此狭窄,如此偏在某个文明的片段,靠着制度漏子进了北大,其后平步青云,他留下了什么样的文化样板?

于是他话锋一转,说:质疑和焦虑并不能创造价值。

人们焦虑的恰恰是,他这样的校长,能创造什么价值。 

人们质疑的是:类似危机公关这样低劣的手段,能服众么?

所谓危机公关就是赚取信任和原谅的技巧。低级的危机公关,是不断地自证和自我辩护。

而他用尽了危机公关都不如说句实话:我一直就是靠公关混到现在的。

这位校长如果做了一系列这样的公共行为,还能呆在北大校长的位置上。那么最重要的问题出现了:

北大校长究竟是被谁指派的?

为什么这样一个人有如此惊人的履历?

难道北大的校长仅仅是一个官职么?这个校长究竟是公务员还是别的什么?我们考察这个职位的标准是什么?

它代表的教育和文化标杆究竟应该是被谁决定的?

一个制度是否能够培养和发现杰出的人才,在于它的根本价值。如果一个掌握它的标杆权力的人的价值观是“质疑不创造价值”,那么这个制度训练出来的人只有奴才的心志。

某个文官念错字能成为社会事件。它说明:我们社会的内在冲突已经积压到了什么程度!任何一个微小的激发点,民众的抱怨就立即通过公众渠道爆发了出来。

而危机通过公关解决不了的问题,惟有通过本质的行动,判断和决定。

我建议这位校长辞职,绝不是因为他念错了字,而是基于这段漫长的履历。

而履历若有偏差,那么,他的道歉信,也足以让他离开了。

如果他不辞职,而又不被免职的话,这个世界就太离奇了。

如果他被免职了,然后又继续高升的话,我们真的就生活在不可思议的世界中了。

一个人即便是在某个时点上利用小的运气蒙混过关,如果不奋斗,他的问题在某个时点上一定会爆发出来的。

而“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和“看苍天饶过谁”之类的话都不如说:

没有文化的人如果不努力,还坚定地认为自己的文学水平很难提高,并且公开地输出这样的价值观的话,他就不是北大的学子应该有的校长,更不是我们教育者应该有的同仁!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这些年在中国当大学校长很容易哦?!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