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伟大而幸福的时代

三年“自然灾害”,我们公社饿死几千人,我们生产队饿死几十人,我们家饿死五口人,有的全家饿死没人埋,尸臭飘满全湾,队长派人埋尸,每人奖励一碗饭。我祖父全身水肿,脑袋大得像磉磴,队长说他吃得肥头大耳,指示食堂扣他饭。全国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大跃进,农村每天晚上打着灯笼火把出夜工,我祖父睡在床上等无常,队长说他好吃懒做在装病,用篾索套住他的脖子,把他从床上拖到野外去干活,我祖父当晚死在地垄上。国家供应县委书记级别以上的干部猪肉,公社养猪场的蠢猪比人吃得好,我爹巴结干部去养猪,经常半夜揣着几个红苕萝卜偷偷回家,我和我哥我姐才没饿死……

几年后我读小学五年级,突然来了文化大革命,我和同学们到处串联,到处辩论,到处抄家,到处斗人,到处看公安局枪毙人,到处看山上战壕里横七竖八的男女死尸,我亲眼看见几个埋尸农民忍住腐臭,用锄头勾开女学生们的衣裤饱眼福,亲眼看见公安局枪毙一个反对林彪的十七岁的姑娘,家人因为和她派性争论而感情破裂不愿收尸,姑娘的奶子和阴部被人割走,第二天许多人又跑去围着观看,有个男子非常羡慕:“狗日的动刀之前肯定是享受够了的!”我从房后缝隙亲眼看见高跟党的光棍大伯收工回家,从瓦缸拿出一对奶子看了吻了放进缸里,又拿出女阴洗去盐水,放在自己那儿摩擦……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