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合集7
    2018年05月15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微小说合集7

                         李   峰

 

微小说:穿裙子的准妈妈

秀和芳是同一单位的同事,更是彼此无话不谈的好姐妹,秀在芳的印象中,平素是很少穿裙子的,总叨咕“穿一条腿的不如穿两条腿的既方便又自在”,可是最近看见她却总是裙装在身,这是为什么? 莫不是……一核实,原来秀果真有“情况”了,“芬姐,再过半年左右,我就当妈妈啦! ”简洁的话语伴随骄傲的神态。

“那么即使怀孕,那跟穿裙子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芳反问秀,“不一定说怀孕就非要穿裙子不可,但我认为怀孕之后,还是穿裙子好,因为裙子可以加肥,即使不加肥,以前自己一些相对比较宽松的、连身的裙子在怀孕五、六个月之前也是可以上身的,一来穿上它没有紧绷绷的感觉,而裤子就不行了,跟裙子没法比;二来穿上它纯粹是为了体现孕妇一种另类的美丽,错过了蛮可惜。”

“死丫头!专研的挺透彻,功课做的挺足呦!行!”秀的话音一落,芳立即边说边冲其竖起大拇指,认为阐述的确实有道理。

看见眼下的秀,芳不禁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时值孕期不也是穿着大裙子到处“显摆”,好像别人不注意自己的肚子就是不对、不应该。

以前的秀,大多数时间都是一身休闲打扮,运动装,牛仔裤,一些中性的背心,说话大大咧咧,走起路来,办起事来,酷似一个男孩子,可是成为准妈妈之后,裙子一穿上,只有仔细去注意,才会发现她的小腹微微隆起,由于仅怀孕四个月的缘故,另外言谈举止比以往温柔了许多,难道怀孕真的能改变人?

芳在想,不晓得自己在那个时候为何没啥改变,难道已无须改变,也许。

过了俩月,一天,秀对芳说:“芳姐,我六个月啦!肚子又大了不少,原有的那些裙子实在穿不上身,为了不影响胎儿的发育,我昨天特意到贝婴坊去了一趟,买回了几件孕妇裙,我算了一下季节,一直到我分娩之前,都能穿得了,依我看为了展示孕妇的美丽,适当的投资,很有必要,不信我明天穿给你看。”美滋滋的。

次日,秀果然兑现承诺,合体的面料,精美的绣花,托起她如小山一样的腹部,而脸上泛起的红润,似乎在说:我现在这种造型,是不是最美最美、无与伦比的。

料定秀的妈妈怀她之时非她现在这种打扮,时过境迁,大街上想找到孕妇用品专营店,并不是件难事。

就这样秀在同事们面前总是孕妇裙不离身,虽然肚子越来越大,及其裙摆下的脚步越来越蹒跚,骄傲的神情丝毫不减弱。终于有一天,细心的芳问秀:“快了吧? ”“没错,我时刻准备着。”“是不是以后不怀孕啦,就不常穿裙子了?”这么直接的问题只有芳敢问,一直没机会问,这会儿有机会,“为什么不能还穿裙子呢? 老实说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去考虑,或许完全随心情,或许以往的观念悄悄发生改变。”

三天后,秀顺利生产。

光阴似箭……

“秀眼瞅着休完产假,重新归队。打扮? 恢复怀孕前的风格,运动装、牛仔裤,还是改淑女范儿,裙装上身? ”芳在猜想。

 

微小说:的哥的姐后传

的哥当上了爸,的姐当上了妈,“的姐被的哥相中,生个闺女七斤重。”的哥作完“诗”,问的姐:“我的诗咋样?”

“虽然挺押韵,不过不能算诗,充其量顺口溜。”的姐发表观点,“押韵,说的好,我不压着你,你怎么有的孕。”的哥冒出这么一句,“你真黄,不理你。”说是不理,哪能不理。

过了几天,“咱闺女还没起名。”的姐对的哥说,“我看就叫高傲笛。”“我让起人名,咋整出车名。”“咱是骄傲的傲,吹的那个笛子的笛。”

“一则我最喜欢的场景是一个人吃起竹笛,悠扬的笛声随之响起,好陶醉,好享受;二则暗含高傲一词,女孩子嘛,要有那么一点点的高傲,或者说所谓的高傲其实是一种自信的展示。”

的哥凭借进一步的详解,最终说服了的姐,上户口去……

早以身为的哥、的姐而倍感骄傲和自豪,操起方向盘非视同儿戏、闹着玩的事,却照样可以“吹奏”出悦耳的“旋律”,堪比悠扬的笛声。

干一行爱一行,执着专研,平凡当中不乏成就感。

 

微小说:高三

肖梅人长得漂亮不说,而且学习成绩还相当不赖,实乃令人羡慕,“说我美貌与智慧集于一身,我的压力该有多大。”她对同桌雷亭说,“这是对你们女生最佳的褒奖,压力有多大,动力便有多大。”“那你们男生就该将有勇有谋视为推崇。”肖梅回应道,“有勇有谋当然好,但身在校园,不要沾染上江湖习气,单纯尤为重要。”

但见肖梅冲雷亭点了点头,时值高三,这样引人注目的“一对”,哪是突然冒出来的,明显“好”了那么久。

有时间八卦别人不如努力充实自己? 我的他(她)存在于同一间教室? 互为异性,先重在纯洁的友谊,其余的……绝对不强求?

由此,每位同学的想法不尽相同,大考虽在即,忙里可偷闲,有的已成年,有的接近成年,这当口,懂得什么该多想一想,什么该一闪而过。

转眼间,肖梅和雷亭各自顺利进入理想中的大学,与此同时,难忘刚刚过去的高中生活,尤其高三,度过了考验,经受了磨炼,每当一回想……

一段宝贵的时光,其实求之不得。

 

微小说:模样

甜甜和美美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小时候,有一次,俩人缠住妈妈,异口同声:“我俩为啥长的那么像?”“因为你俩是双胞胎呀。”妈妈暂且这么说,真要是讲一番原理,孩子哪懂,“那为啥我和妹妹是双胞胎?”甜甜问妈妈,符合孩童的逻辑思维,“这个……”妈妈一时语塞。
    尽管过了不少年,对于小姐俩都算一段清晰的记忆,后来听见妈妈说“你俩长大了,自然会懂”,于是懂事的俩人不再追问下去。
   “姐,妈妈那时即便说了,咱俩也不会懂,又不是神童。”自然是美美说的,“我当时已知道咋回事,不过考考妈妈。”甜甜调侃道,“那你是神童,我不是。”随即是俩人的一阵笑声……
    “姐,你的网名叫一模一样,跟我想的撞车了,那我的网名……”但见美美停下嘴巴,呈低头沉思状,不多一会儿,重新开口:“我叫有模有样,咋样?”
   “也对,有模有样才美,你不叫美美嘛。”同样传来一阵笑声……
    一模一样的人儿,开启有模有样的生活。

 

微小说:十年

随身听内播放着陈奕迅的《十年》,她最喜欢的歌,百听不厌。

“我在最近的十年做了些什么呢?”

大学毕了业,和一个个要好的同学约定:今后一定常来常往。    

步入了职场,渐渐的悟出一些门道,并深知作为新人理应付出辛苦。
    找到了另一半,花前月下,极其难忘,我嫁给你,你娶了我,不离不弃。
    生下了宝宝,虽达不到声嘶力竭的叫喊,亦相当的痛,好在咬牙挺过来了。

勾起了自问自答。

十年呀十年,为何偏要出现所谓波澜起伏的画面,难道平平淡淡的算白活,简单对应质朴的味道,琐碎不失回味的余地,过去的十年,即将迎来的十年,全在谱写属于小人物的篇章,字里行间写满真诚。

摘自她的网络日志。

岁月仅仅带走她青春的容颜,却换来她愈发成熟的心态。她轻轻哼唱起《十年》,唱的绝对不专业,却倾注百分之百的情感,这时,情感显得尤为重要,不管面对家庭亦或事业,不管到了多大年纪,置身任意一个十年。

 

微小说:肖梅和雷亭

 

肖梅和雷亭曾是“一对”高中同桌,后来都上了大学,“那时候你是女生当中的佼佼者,我在男生堆里也算混得相当不错。”俩人一直没断了联系,只听电话那端的肖梅说:“夸完我,夸你自己,倒是不吃亏。”“实事求是,不该过分的谦虚。”
    彼此熟得很,毫不顾忌的通话,再后来俩人大学毕了业,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要不咱俩凑合凑合。”没有谁对谁暗示过,婚姻岂能凑合,“要不咱俩正儿八经的谈恋爱,要不咱俩别再……怎么说呢,反正你懂。” 有没有换种暗示,你知、我知。
    目前一没碍谁的事,二没认准了是“那事”,起码须慢慢来,须相信缘分,认识,加之交往了N年,能怎样,最终有缘便是有缘,无缘便是无缘。
   当男闺蜜一词烂大街,“我可不想烂大街。”雷亭回应肖梅,之前肖梅对他说:“诚挚邀请你做我的男闺蜜。”肖梅不假思索的说:“放心,保证让你新鲜上市。”

雷亭被逗乐,成不成的,哪说哪了。一定热爱生活,且精通幽默,不难达成共识。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