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合集5
    2018年04月14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微小说合集5

                         李   峰

 

风吹草不动

一日,早晨时分,公交车上,座位上的姑娘叫秦小草,一旁站立的小伙叫靳风,“你爱看这剧? 我也是。”怎么就搭讪上,靳风说不清,不过人家小姑娘分明没予以理睬,出于对陌生人本能的防备倒谈不上,正佩戴耳机,专注于手机屏幕,没注意到、亦没听见你在和她说话。

靳风很快明白,只当自己没说,罢了。

不知不觉过了几站,将驶入下一站,但见小草起身,离开座位,往后车门挪动脚步……

小草下车,近水楼台,靳风有了座位,顿觉怎么满脑子全是小草的相貌、身影,当然尚未知其名。

次日,时间、地点、人物,一律同前一日,这会儿俩人全站立着,靳风有意无意的靠近小草,至于对方是否有所觉察,先甭管。没座位,不方便追剧,不妨闭目养神。

靳风哪能瞧不见,这姑娘长得简直太迷人,能成为一家人该有多好,我亲吻她的嘴唇,她用美丽的双眸注视我……

靳风正“想的美”,司机来了个急刹车。

的确措不及防,俩人又离得近,身体间的接触…………

转眼已时隔三年有余,对于当时的细节仍记忆犹新,互存于大脑中。

小草:你是不是同司机事先串通好的。

靳风:你这话说了N遍,能不能有点新鲜的。

小草:最后逗你一回,我保证。

靳风:那行,两口子,信你的,但你我接下来要做的重复多少遍都不该厌烦。快来!

…………

敢情所谓的儿童不宜才起头,对于上一省略号,你想歪了的话,靳风会跟你急:俺乃正经人,只不过想想而已,后来“碰”上了,非故意为之,且没就坡下驴。

串通一说不成立,却万分感谢司机的那一脚急刹车,歪打正着的帮了靳风的忙。

相遇、相识、相知、相恋,过程当中不可能一马平川。

不经历一番坎坎坷坷,便不知情感的弥足珍贵。

好事往往多磨,婚礼上,司仪当着亲朋好友的面说:“大家都知晓秦晋之好这句成语是形容姻缘的,正好新娘姓秦,新郎姓靳,巧的没法再巧。”

司仪这么一说,席间头脑灵活的无疑受到启发,于是等到点烟的环节,禁不住有话说:“秦晋,亲近,你俩亲近亲近,我们开开眼。”

起哄归起哄,自然有时有晌,发生不了过分、出格的事。

忆罢往事。

“咱俩这姓是挺巧的呦。”小草讲起话来的样子,靳风最喜欢,“巧合在一起,不如咱俩的心在一起。”靳风极其巧妙的回应。

不因另一半能说会道被损为花言巧语的伪君子,善于运用语言本无错,然后转身落实在行动上,令人服气。

既说的棒又做的棒,靳风无可挑剔,小草哪能看错人,人生大事,你情我愿,终究谁也强迫不了谁。

围绕姓大做文章,而姓后边是名。

你绝对猜不到靳风的微信昵称:风吹草不动。怎么琢磨出来的,全赖灵感的光顾。

“你非要捎上我。”

“用以纪念我曾经对你苦苦追求。”

“终于承认了是你追的我,那得珍惜我。”说着说着,显露骄傲的神情。

即便小草不对靳风如此的开口,靳风也懂。

 

“怨”言

“减肥刚到位,我就怀了孕,都怨你,都怨你。”妻子对他的“埋怨”,他爱听;妻子微微隆起的肚子,他爱看。

都怨你早已成为妻子的口头禅,动不动的就用上,“那我替你怀,只要吹一口仙气,便可将宝宝转到我的肚子里来。”他调侃道,“你吹? 我吹?”顺你的调侃往下接,“当然是你吹,冲自己的肚子吹,我的气不够仙。”“那可费点劲,再说我也不干。”“那你怎么怨上我。”“怨别人不相干,是我俩爱情的结晶。”

深情对视……

“等到你生那一天,会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丑,都怨你,都怨你。”

“该盼着咱们的孩子长得好看才是。”

为了孕育下一代,妻子其实毫无“怨”言。

 

彼此

“彼此的心里边常驻着对方,才叫真正的情侣,比如你和我。”赵宏对女朋友周小雪说,“那咱俩的心都得有多大。”小雪一语逗乐赵宏。

“彼此必须融为一体,合二为一,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赵宏又言道,“活了二十多年,突然发现自己与另外一个人是连体。”小雪总能回应得妙到极致。

虽然生活远不如小雪的语言那样,显得一如既往的轻松、风趣,甚至难免曲曲折折、布满坎坷,但该来的迟早回来,该去的迟早会去,舍弃一份浮躁,将望见人生的晴天,这一点,赵宏不知不觉的悟到了,小雪同样。

“我和你,心连心……”“打住吧,你这嗓子最好别往下唱。”尽管小雪打断了赵宏,却打断不了彼此心中燃起的憧憬。

 

的哥的姐

的哥与的姐因一次追尾事件,算是认识上,后来的故事充分应验了“不打不成交”的不假。

“那天你不吻上我,咱俩没今天。”的哥乐呵呵地对的姐说,这时的姐已有孕在身,当然属于合法婚姻,当然互知其中的“典故”。

“那天哪是我吻的你,是我的车一不小心吻上你的车。”的姐做出更正,“当时是,可从那以后到现在,你是主动吻过我的。”的哥一本正经的在说,“你不也主动吻过我嘛。”的姐同样一本正经的在说。

接下来若都强调你主动吻我的时候多,将是多么的无聊,不妨进入下一话题:

“我想让咱们的孩子将来也开出租。”“好长远,那时还有没有出租这一行,另说,关键是靠开出租赚钱挺辛苦的,你我不是不知道。”的哥回应的姐。

“你说,干什么容易?”的哥懂得的姐的言外之意是行行皆不容易,天上不会掉馅饼。

没错归没错,却不该由此什么也不想干,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不易归不易,事在人为,不但为了谋生,而且为了填充内心的成就感。

生与死

母亲因生她,搭上了性命。

她从不过生日。

上了学,上了班,这期间当有同学、同事、朋友,祝福她生日快乐之时,尽管心里有些不好受,也不会去跟人家急,不知者不怪嘛。

女大当嫁,亦不由于母亲的不幸而放弃自己当妈妈的权利,觉得母亲的死纯属意外,她自身的身体条件允许,为何不要孩子,她又是那么的喜欢孩子。当然喽,哪一个孕妇不是或多或少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呢。

一朝分娩,她自然活了下来,“世界上每一名妈妈都是无比伟大的。”老公发出感慨,“你说的完全正确。”她边说边眼望“劳动成果”,自然万分欣慰,笑的合不拢嘴。

过不过生日,她的自由;生或不生,她同样听从了内心。

生日可以不过,出于对已故母亲的敬重,孩子则不能不生,何必顾虑重重。

本不复杂,如此的简单。

 

与诗无关

早过了不惑之年的他,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有事没事的弄几句诗出来,不特意讲究押韵,不在乎别人议论他作诗的水平一直不见怎么提高,就是喜欢作,并且经常因此自我陶醉。

 “认认真真过每一天/那生活的颜色/靠你仔仔细细地品尝”,某一天,他正朗诵着,被十五岁的儿子听到,立即纠正他:“爸,不对,颜色对应视觉,不对应味觉。”

他把原本想说的“小屁孩,上一边去”的话咽了回去,改作耐心的解释:“形容加比喻,诗歌的常用技巧。俗称的过日子,诗里面叫品尝生活,你热爱生活的话,它视同一团红色,反之,则视同一团黑色。”

“是这样啊!”儿子丢下似懂非懂的话语,走开了。

当妻子凑过来,得知经过,对他说:“要是色盲,麻烦啦!”显然是在开玩笑,可是俩人活至这把年纪,皆算有了一些阅历的人儿,懂得理应懂得的,其实与作成作不成诗根本无关,亦哪个不是曾经的“小屁孩”,谁笑话谁呦。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