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冬瓜实属越级跳访

北京时间11月22日晚7点,徐晓东在泰国曼谷伦披尼拳场迎战大名鼎鼎的日本K-1冠军长岛雄一郎,出人意料以弱胜强,将悍将长岛骑乘位21秒按地摩擦,赢得干净、利索、漂亮。

赛后,徐晓东乘坐皮卡车车厢回旅馆,车上倚栏长啸,高歌一曲“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多少友谊能长存”,一浇胸中块垒。

其实,徐晓东这场比赛是一场“越级上访”,而被上访的日本悍将长岛雄一郎这顿揍也挨得很冤,因为本来轮不到长岛出场,挨揍的应该是粉红偶像——战狼武僧一龙。

一龙,是国内某技击节目战绩辉煌的名星,节目组给一龙剃了光头,穿屎黄色僧裤,冠一个“武僧”的名号,出场时播放《少林少林》的音乐,妥妥的激发了酒菜们的民族热情。再加上一龙“击败”的对手有许多歪果仁,使一龙成为了粉红酒菜们心目中的超级搏击大师,秃头黄飞鸿。

但是“人品不好”的徐晓东多次挑战一龙,并揭穿一龙打赢的那些所谓歪果仁都是花钱雇佣的、根本不会格斗的外国留学生。

一龙面对徐晓东的挑战不去理会,面对广大网友的质疑无动于衷,实在逼急了就说徐晓东“等级不够”,意思是说没有资格跟他打。

而徐晓东这次击败的长岛雄一郎,却是日本乃至国际格斗界有名的悍将,在全日本的格斗比赛中鲜有败绩。

长岛的成绩是不容置疑的,因为地球人都知道,日本人最恨做假,曾有日本公司用某国优质大米冒充本国大米,卖给酿酒厂,被发现后,该公司老板自杀谢罪,农产相辞职。

更要命的是,这位长岛和一龙交过手,两次交手中4次击倒神僧一龙。

一龙以“等级不够”阻挠徐晓东打假,人家长岛真金不怕火炼,欣然接受挑战,于是在诸多媒体的监督之下,出现了昨天这精彩的一慕。

精彩固然精彩,但徐晓东也确实是个麻烦的家伙,许多人恨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去年5月25日,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公布了最新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13.9008亿人口中精神障碍患者达2亿4326万4千人,总患病率高达17.5%。而徐晓东对这一状况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把许多潜伏期的患者弄犯病了。

以徐晓东的实力,连表演艺术家一龙都嫌他“等级不够”,但是从前年开始武林打假,先后轻松打败了“雷公太极、咏春高手、里合腿、点穴手”,逼得浑元形意太极掌门偷偷拨打“妖妖灵”找阿sir,逼得八大金刚连夜呼叫武协击鼓鸣冤。

本来这国人最喜欢看武侠,开始看打雷公太极的时候也津津有味,可后来一咂摸不对劲:传武博大精深、飞花摘叶、隔山打牛、踏雪无痕、九浅一深、降龙十八掌……我们还全指着它扬眉吐气刀枪不入呢,怎么就让这个业余小P民打的落花流水丑态百出了!

这家伙不光能打,嘴也不饶人,好不容易我神僧暴打各路西洋大力士,他给人家找出证据,说那都是花钱雇来的、事先由导演排练好的、根本不会格斗的外国小P民,目的就是刺激酒菜们的粉色神经,收割酒菜们的粉色大毛票。

这次徐晓东击败长岛,也让酒菜们精神分裂。按理说他用实力打败了日本武士,完美刺激了粉红G点,此处应该高潮,可是他真正的目标却是粉红们崇拜的传武,这让酒菜们怎么不分裂?

太极宗师张三丰说:顺者凡,逆者仙,只在其中颠倒颠。当一辈子无脑酒菜就是顺者,像徐晓东那样“鞭敲皮卡响,高唱凯歌还”,就是逆者;既没有勇气和智慧当逆者,又开始怀疑以前深信不疑的东西,就是颠倒颠,精神分裂。

这还没完,要是精神分裂再严重一些,酒菜们会发现:传武,和传文是一脉相承的,传文是传武的导师和灵魂。被徐晓东暴打的各种太极,以及那柆“点穴手”,都是明证,在力量和速度兼具的铁拳面前,四两拨不了千斤,而“点穴”这门神功只是金庸的文学发明而已。

这次徐晓东越级上访击败长岛雄一郎,神僧一龙那个“等级不够”的理由就不成立了,但他还可以再找一个理由,事实上他已经提前埋了伏笔,他在徐晓东与长岛战前发微博暗指徐“人品不好”。用太极大师王占海的话来说:扰乱武术市场!断人财路,妨碍人割酒菜,这人品当然不好了。跟人品不好的贼子过招有失身份,“检举揭发打成汉奸”才是正道。

有人问:我们的足球为什么踢不出去?不仅踢不出去,而且丑闻不断、越踢越烂?

答曰:不光是足球,还有搏击、股市、心片、诺奖,这些东西都是要玩真的,既不能PS,统计局也帮不上忙。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