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 默4
    2018年05月12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幽    默4                 

                                  李 峰 

 

生存在于世上的每一个人兴许都具备幽默的潜质,有的充分得以发挥,有的连自己都浑然不知。
   竟然反差大的吓人,或被柴米油盐的琐碎所牵扯,或被职场的艰辛所绊住,哪有心思挖掘自身的幽默细胞。
    终于忙里偷闲,最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眼前一亮……
    一则笑料纯粹不经意间产生,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二则别觉得注定离不开一张嘴,提醒你,莫忽略肢体语言。

卓别林大师在默片时代将幽默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不开口,照样让你笑,能耐不? 而且哪是靠哗众取宠赢得你廉价的笑声,是笑后的发人深省,以至于笑中夹杂泪水,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困扰,称得上高大上。
    卓别林再好,“歪果仁”,咱们国产的? 有的,语气理应十分的坚决。下面,允许我隆重推荐两位国产喜剧大师。那一定是陈佩斯和朱时茂,嘴快的急于插言,NO,非他俩,是他俩: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嘿哎嘿哎嘿哎嘿/无烦无恼无忧愁/世态炎凉皆看破/走啊走乐呀乐/哪里有不平哪有我/哪有不平哪有我……”

  • 五十岁的国人想必对以上这首歌终生难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部热播剧的主题曲,旋律结合画面,主人公的形象立刻富有立体感,其貌不扬的外表、相当诙谐的举止,你仅仅看到这些,未免流于肤浅,俺充当正义的化身,中国版的超人,是也,嬉皮笑脸是假象,弘扬正气才是真,没跟你闹着玩,诸位要尽力读懂俺的幽默。

“吉”与“鸡”读音相近,进而促成逢年过节吃鸡的传统习俗,自然图的吉利、吉祥、吉庆,那位朋友说了,吃鸡还不简单、还不容易,动动嘴、嚼一嚼,然后美美的咽下去,过程极其的妙不可言,真的如此? 瞧一瞧他是怎么被鸡“折磨”的,便知我是否问的多此一举。

与其说是在吃鸡,莫不如说是在品尝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不品尝不觉收获的难能可贵,不劳而获,没劲,不要,要的是风雨之后的彩虹,寓意包含其中,琢磨至这里,不由得为该作品连声再次叫好。吃死鸡,甚至与抓活鸡的难度相提并论,浅层次的滑稽根本同它没法比,明显提升了幽默的含金量,这一次的叫好远胜过首次的叫好,为何? 不言而喻。

一位游本昌老先生、一位王景愚老先生,向二位老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二位老先生玩转幽默,并推向巅峰的本领,令人心服口服。

此处决无贬低陈佩斯和朱时茂的意思,若有,岂不成了冷幽默,冷的、拔凉拔凉的,不中,使幽默“热”起来,深入人心。

宋晓峰“热”了起来,实在是“烫手”,动不动的就吟诗一首,动不动就讲出一番哲理,甭管你爱不爱听、接不接受,他运用他那股子“傻”劲,恰如其分地展示个人的喜剧才华;贾冰也同样“热”的“烫手”,长得“着急”的他和宋晓峰同样属于大器晚成型,同样的极具天份,同样的努力塑造角色,当看到俩人在同一部剧中相互飙戏,彼此推杯换盏、称兄道弟,对于懂行的,无疑视同惊喜外加福利,强强联手,包袱不断。

凭借抖不尽的包袱,双双加入专业喜剧人的行列。

宋贾二人最终是幸运,却换做你,不因无论如何也加入不进来而万分懊恼,工作之余肯于专研它,强烈地喜欢上它,进而把它渗透进平常,定然打造出专属你的精彩。
    算这一篇,我的《幽默》系列写了四篇,临近此篇的尾声,恕我不谦虚了,“显摆”一下前三篇的“精华”:

幽默,无处不在的诱惑。
幽默,事半功倍的结局。
幽默,笑口常开的动力。
幽默,高雅脱俗的享受。

黄段子是短命的,是上不了台面,不够档次的,脱离了黄色,迈上台面,够了档次,才焕发无限生机,不怕刚一开端,笑点有点低,仅愿佳境已渐入,不是人人接连放弃的死胡同,是大家皆评价为无比正确的大路。
    综艺的舞台相对暂时,人生的舞台相对永远,一辈子一出戏,生活往往悲喜交加,悲中含喜,喜中带悲,方有滋有味,另外拓展幽默的深度、广度,令其植根于日常的点点滴滴。

“显摆”完毕,愿你悟深悟透。

生命有限,幽默无限,加油!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