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松密码【73】

布莱克松密码【73】

【加】凯文·善兹  著

郎伦友  译

“克里斯托夫,”大象在外面喊。他一直站在中间的房间门口等着我。“你跑不掉了。马上出来吧。我们只是想要一些资料,如果你告诉我们那些东西在哪,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我看上去真的是那么傻吗?当然他说得对,我是该出去了。那个罐子不可能永远都盖着,软木塞眼看就要堵不住那个玻璃罐了。浓烟呛得我头晕脑胀。

我捧起了那个罐子,背痛又让我尖叫了一声。现在,又发现了一个武器,透过烟雾我看见了一个带长柄的小锅,里面是棕色的粘稠的药膏,闻起来好像是圣诞老人吃的豆子,正在炉子上咕嘟着。我把这个小锅从火上拿下来,铁锅的底与架子摩擦产生一种刺耳的声音。

"克里斯托夫。”大象在叫。

锅的重量压得整条胳膊直抖,由于伤痛我又叫了一声。我悄悄地来到门口,背对着中间的房间,装着泡碱和醋的罐子仍然压在我的另一只手上。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我看不见他们。我必须看见他们才行。

我咳嗽一声。“你们保证不伤害我吗?”

“绝对保证。”大象说。

他在那。

我把锅里冒着热气的黏糊糊的东西朝声音的方向泼了过去,我听到了它浇到硬亚麻布上的声音。大象尖叫起来。

我从门口逃了出去,一只手拿着玻璃罐,另一只手拿着空铁锅。这里的硝烟已经淡了一些,能够看到那些黏糊糊的东西正好浇在大象的身上。他被浇湿了,从胸口到脖子有一个棕色的脏兮兮的星星,光芒四射。他喘着粗气,用胳膊拍打着,想把衣服从烫伤的皮肤上脱下来。马丁受了伤的嘴唇和脸上都是血,由于惊恐与他的伙伴没在一起。

马丁钻出烟雾后发现了我,但他晚了一步。我抡起铁锅打在他的头上。铁锅“咣当”一声砸在他的头上,它太重了,从我的手中脱落了,掉在地板上,在石板上打转。马丁像一口袋面粉似的堆了下去。

“这就算是为本尼迪克特师傅报仇。”我心里想。

我穿过准备室,跑到院子里。现在我是双手捧着玻璃罐,我的全身肌肉都在支持疼痛的后背,对抗着罐子的重量。里面的醋已经变成了粉色的泡沫,软木塞被顶到了瓶颈上面。

瓦特正等在那里。他把那把大弯刀抽了出来。

但我不想跟他格斗,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在院子里跑了一半,把那个罐子用力扔到他站的地方。瓦特看着它在空中飞过去,不知是什么东西。这是一个很笨重的东西,很容易躲过去。他往旁边一闪,就像我想到的那样。

我一低头,溜过石板路,钻到水井的后面,让水井把我与瓦特隔开。罐子打在地上。

罐子爆炸了。随着震耳欲聋“砰”的一声巨响,粉碎了。那声音就好像世界上最大的大炮。由醋和泡碱产生的巨大压力,把玻璃碎片炸出去很远,把三楼的窗户打得“叮当”直响,把院子里那块地砖炸出了裂缝。那些裂缝好像千百支撒拉逊人的箭。

玻璃的碎片带着粉色的泡沫斑点,也落到了我的身边。我躺在井盖的后面,没有受到爆炸的伤害。我伸头越过井沿看看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瓦特在地上打着滚,手里仍然握着大刀,刀到在石板上摩擦着。他的右半身,从头发到靴子,都被染红了,我不知道那是醋还是血。我没有停下来去看,我绕过他,猛地推开总部的大门,逃到大街上。我与这个地方的联系到此为止了,我知道以后我永远都不能回到这里来了。

【相关资料】

撒拉逊人 (从613年开始),撒拉逊的原来意义,系指从如今的叙利亚到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沙漠牧民,广义上则指中古时代所有的阿拉伯人。这些沙漠牧民突然在第七世纪兴起,并在一百五十年之间就建立了一个广阔的帝国。

0b7b02087bf40ad1d6db91b85a2c11dfa9ecceaa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