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松密码【70】

布莱克松密码【70】

【加】凯文·善兹  著

郎伦友  译

门闩还在腐蚀。到硫酸用光的时候,我已经把这块铁弄成了窄窄的坑坑洼洼的铁条。我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干这个了。我双手抓住门把手用力拉。

门闩一动不动。

“继续。”我想。我用一只脚蹬着墙,再试一次。我使劲拉,手指都直哆嗦,疼痛变成了麻木。

门闩弯了。

再来一次。我用尽全身力气,一边用力一边祈祷,一个无声的祈求传到了天堂。“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师傅,请你帮帮我吧!”

门闩断了。

门闩随着“咔嚓”一声金属的响声断裂了,它的带麻点的一头从门框里飞出来,闷声砸在地板上,后面还带着一小滴黄色的液体。我一屁股坐下,侧身重重地倒下,使我受过伤的肩膀又剧烈疼痛起来。我顾不得这些,我自由了。

也许我并没有自由。

马丁正盯着我,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站在开着的门口。“你怎么……”他一开口。

我急忙站起来,抓起离我最近的椅子。没等我把椅子抡起来,马丁冲过来了。

他抓住我的胳膊,把我仰面按到办公桌上。桌角顶着我的肋骨下边的脊椎。

疼,难以忍受的剧痛。我感到好像木头刺进了我的身体,好像一支长矛刺穿了我的后背。我嚎啕大哭,跌倒在地上。马丁随着我倒下了,他的体重从我的胸膛里挤出一股气。

我好半天都不敢动弹。我只能躺在那里痛苦地呻吟。就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马丁的拳头冲我的脸上飞来,他的指关节打断了我的牙。我的头撞到地板上。我尝到了血味,酸酸的铁锈味。

“你这个小兔崽子。”他骂道。

他的拳头打得我头晕目眩,但他还没有完事。马丁把我拽起来接着打。我把手伸进腰间的袋子里,凭着感觉寻找剩余的东西。我抓出一个小瓶,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向他的脸戳去。

那个小瓶在我的手里碎了,它的锯齿似的边缘把他的肉划开了。他尖叫着,我握着破瓶子刺向他的下巴,棕色的粉末落到我的身上。当我往回抽手时,手扭了,手指剧烈疼痛。马丁推开我,滚向一边,捂着他的脸。

我滚向了另一边。马丁转向我,手指捂着流血的脸,眼里充满凶光。小瓶里还有一些粉末,我把它正好甩到他的脸上。

“啊!”他惊叫着,倒了下去。他的胳膊护着疼痛的眼睛。我把那个残破的小玻璃瓶扔向他,它无力地打在他的蓝围裙上。鲜血随后从我那割破了的手指滴下来,全都掉到地板上。

我暂时摆脱了马丁,我的头仍然天旋地转。我按着倒在地上的椅子的边,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眩晕,踉踉跄跄。我用剧痛的膝盖顶着椅子的橡木横秤,我的后背剧烈地抽搐,还存在被抓住的危险。

马丁躺在地板上,眼睛闭着流着泪。他的双眼通红,棕色的粉末仍然沾在他的脸上。被我刺伤的地方不断地流血,从下巴上往下流,浸染着衣领。他也开始挣扎着要站起来,手伸进腰间,准备抽刀。

我抓起了正在欧斯文办公桌上摇晃的灯,疯狂地抡起它,马丁低头躲避。灯呼啸着没有打到他,但使他刹那间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地倒在墙角里。

我跑开了。

我本打算回到来时的路,但我突然停下了。在过道三十步远的地方,大象正站在路上。我们对视着,好像是在告别。欧斯文的灯从我的手里飞出去,一个绳套从他的手里飞过来。我转身跑上了另一条路。

布莱克松密码006凯文·善兹和他的《布莱克松密码》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