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松密码【69】

布莱克松密码【69】

【加】凯文·善兹  著

郎伦友  译

第二十四章

我的心里好像有一把锤子在敲打,回音响彻我的脑壳,每一下都是一个问题。

你怎么会这么傻?

如果我没有亲耳听到我已经被关了起来,如果在我们店后面多看他们一眼,如果不盲目地跟着马丁来到这个办公室。斯塔布并不是我所想象的唯一的邪教徒。

我摇着头。我可以以后再打自己。现在我必须马上从这里逃出去。

“从窗户。”我提心吊胆地想。我偷偷地看了看外面,院子里没有人。我又把头伸出去,看看能不能爬下去。

没有可能。我在三楼上,下面是坚硬的石头。从窗户爬出去不但逃不掉,倒是摔断腿的好办法。

我想喊那个门卫。如果我不知道瓦特曾经准备杀他灭口,可能就喊了。不行。我又去拉欧斯文办公室的门把手,用我最大的力气去摇晃,没用。门框是坚固的橡木的,门闩是铁的。我最好能把门把手拆掉。

我扫视着房间,想找个武器,只要能用得上,什么东西都行。椅子很结实,它们可以当很好的棍棒用,可惜欧斯文的办公室太小了,几乎没有把它们抡起来的空间。那些书没有用,除非我从这里出去后用来剪纸。灯也许用得上,它的底座是铜的,很硬很重,足以砸坏东西。灯里还有油,是危险品,可惜的是我没有办法点着。

后来我想起来了,我有办法点着灯油。实际上我有好多办法。

我师傅的腰带,仍然扎在我身上,那里不止有打火石和火绒,还有别的可用的东西。我拉起衬衫,看着几十个小口袋里的药瓶,还有软木塞下面的布。

我首先想到的是再做一些火药,用火药把门锁炸开。但是我需要的这些材料的小瓶都空了。从斯塔布和瓦特那里逃出来时都用光了,在休的制药车间寻找东西时,没想到把它们再装上。我转动着腰带,寻找别的东西。这时我注意到了那个瓶盖上用蜡密封着、还有细线缠着的小瓶。我把它从腰带里抽出来。这就是在休的卧室里,曾经使汤姆十分着魔的那个小瓶。

硫酸。这种神奇的液体能化铁——例如欧斯文办公室门上的锁。

我必须抓紧时间。我从有蜡的小瓶上解下细绳,去掉了密封。硫酸的酸味从小瓶里冒了出来。我能看见门与门框之间的门闩,但我无法把小瓶塞进门缝里。我从墙上撕下一张欧斯文的速描,但愿他能原谅我把他的办公室给糟蹋了。我把那张羊皮纸折成一个槽,插进门缝里。然后我小心翼翼地把浓浓的黄色液体滴入,流到门闩上。

那块铁立即就冒泡了,一种从泡沫中释放出来的看不见的气体直呛嗓子,呛得我不敢喘气,一个劲咳嗽。当硫酸与门闩发生反应时,我只好向后退。我让滴进去的几滴腐蚀门闩一分钟,然后再滴几滴。

门闩被腐蚀得很慢——太慢了,都我又不敢滴得太多。门闩并不很厚,但我没有那么多硫酸,一点儿都不能浪费。我已经在羊皮纸漏斗上损失了一些了,羊皮纸比铁被腐蚀得还快。我希望这上好的羊皮纸能对这种液体耐久,能够坚持的时间长一点儿,坚持到把这件事做完。可是没等我倒第三次,它就变成了像碎牛皮似的黑色碎片。

我又要去墙上撕欧斯文的速描,这时我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我从师傅的腰带里抽出那把银勺,塞进门与门框之间,用勺柄作导板滴进硫酸。我多希望在撕毁欧斯文的作品之前就想出了这个办法,然而毁坏了他的门会完全失去他对我的爱。如果我没有机会向他解释所做的事情,我就失去了剩下的唯一的支持者。

Fkk4ThLHOJ010JdPo4Rw0xHPG2Y-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