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松密码【14】

布莱克松密码【14】

【加】凯文·善兹  著

郎伦友  译

第四章

我把手伸进草垫子下面,去摸我的刀。我的心撞击着肋骨。办法,我必须想个办法。

我想了许多:我可以跳出去,吓他们一跳;我可以跑出去喊救命。否则我就得呆在这里,吓尿裤子。

我选择了第三个危险的做法。如果是一个小偷,他可能会来到柜台附近,我们值钱的药品大部分都在这里,还有一些在我头上几呎高的货架上。如果是一个杀手……我紧握着刀,好像它就是亚瑟王的神剑。实际上它只是一把两吋长的小刀,刀柄也不结实,刀刃钝得像块磨石,这东西连切苹果都费劲。

我扶着膝盖,从柜台上面偷看。壁炉里的煤火闪着柔和的光,看不清进来的人,只见幽暗的红光把他的影子投映到墙壁上。

一个巨大的阴影。

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巨人。不可思议的高。

后来,什么事都没有,仗是打不起来了。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尿裤子。

所以该选第二项了:偷偷地溜到前面,拉开门闩跑出去,像小姑娘似的尖叫。“嗨——本尼迪克特师傅!”我想,“要是他这家该有多好!”我可离不开他。

那个巨人离开了货架,正要拿下一个陶瓷罐,但没有拿稳。他挣扎着,嘴里嘟哝着,“咚”的一声罐子落到了壁炉旁边的桌子上。现在他离没有火苗的煤火更近了,我把这个闯入者看得更清楚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巨人,这个人的个子是挺高,但就是人类的身材,是影子使他显得很粗壮,实际上他相当瘦。实际上,他看上去完全像我的——

“师傅吗?”我问。

本尼迪克特师傅靠着桌子。“是我。睡觉吧。”

不可能睡觉了。我的心仍然像国王陛下的大炮那样“砰砰”响。这半夜三更的,他拿这个罐子干什么?

“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克里斯托夫,回去睡觉吧。”

我走到壁炉前,用煤火去点灯芯。当灯芯燃起来时,我差一点儿把灯扔在地上。

本尼迪克特师傅看上去好像刚刚打了一场仗回来。他的假发不见了,露出短短的灰发,直竖竖的,非常脏;他的衣服上沾满了泥浆,蓝色的布料只是一种记忆了;有某种黑色的东西把他的脸右侧涂得满满的,好像是烟灰。

“有人袭击你吗?”我问。“是斯塔布吗?”我害怕了。“是那些杀手吗?”

“不是。”他想转身离开,可是他的动作很吃力,直颤抖。

我抓住他的胳膊。“我来帮你。”

“我没事。”他说。

“师傅,让我送你回房间吧。”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点点头。我架着他的右胳膊,疼得他想挣脱。这时,我才看到他的大衣肩膀处已经破了。

我架着他穿过后屋上楼,灯光给我们照着路。他很沉,靠在我身上,摇摇晃晃的,每走一步重量都好像在增加。到了上面,我用屁股推开门,扶着他进去。

本尼迪克特师傅的卧室里有一种淡淡的埃及香烛味。靠着一面墙,在壁炉旁边有一张窄窄的床,上面铺着棕色的棉布床单和一个枕头。床旁边放着一张简陋的桌子,有一条桌腿短,用折叠的羊皮纸垫在下面,以保持平稳。一只夜壶放在开着的窗户台附近的榆木椅子上,椅子上还雕刻着玫瑰花;窗台用纸盖着,上面落着香炉的香灰,夜风把香灰都吹跑了。房间里的其他空间都是成堆的书,一摞一摞又一摞,每摞看高下至少有十二三本。“书商伊沙克肯定发大财了。”我心里想。我扶着师傅躲过这些书堆,来到床边,尽可能轻柔地让他躺下。我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本尼迪克特师傅教过你的。”我对自己说。“你曾经做过了。”想到这,我平静了下来。

我用手里的灯把桌子上的灯点着,关上百叶窗,把壁炉里就要熄灭的煤火翻动起来,好让师傅暖和一些。我看了看他,然后准备下楼。我想起他的大衣在光线比较亮的地方看,那些焦糊易碎的羊毛和熏黑的皮板,给出了真相。他是被烧了。我的心也被烧了,猜想是谁烧的他。

“歇一会儿吧,师傅。”我说。

【相关资料】

亚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通称亚瑟王(King Arthur),是传说中的古不列颠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伟大国王。亚瑟王是存在于古代传说中的人物,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证明他真的存在过。

timg

流传至今的亚瑟王传说,石中剑、圣杯传奇、梅林、桂妮薇娅、摩根勒菲等等,大多是出自托马斯·马洛礼的奇幻小说《亚瑟王之死》。

chǐ  英文foot。英美制长度单位, 1英尺(呎) = 12 英寸(吋) = 30.48 厘米。

古英国时期因为没有国际公认的度量单位,所以人们往往使用自己的脚来测量实地的面积,久而久之,一种基于成年男子单脚的长度就被公认为英国等国家的人认可的标准度量衡。德国人出了一招,让最早从教堂出来的16个男子量出左脚的长度加在一起,再除以16,商就是一呎。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