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松密码【13】

布莱克松密码【13】

【加】凯文·善兹  著

郎伦友  译

当本尼迪克特师傅推开车间的门时,我假装刚刚干完那个桶的活。

“今天晚上我恐怕不能跟你一起吃晚饭了。”他说。“我得出去。”

这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本尼迪克特师傅经常晚上离开家,直到我都睡着了他才回来。“好的,师傅。”

他听出我说话时有些哽咽。“怎么了?”他问。“你还在为刚才的事心烦吗?过来。”

他用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肩膀。“对不起,我跟你发脾气了。”他说。“不过那是上帝的气息,克里斯托夫。有时候当我回家来的时候,你让我不知道布莱克松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你做事之前必须好好考虑考虑。”

“我明白了,师傅。你说得对。我不是因为你发脾气烦恼。“这时我还是不想去擦地板。

“那是什么事呢?“

“斯塔布想干什么?“我问。

“斯塔布师傅。“他温和地纠正我。“他要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一条发财的途径。“

“那他为什么要提谋杀案呢?“

“啊,是这事让你烦恼啊。“

现在我终于敢大声说话了,然后我的话像春天开化后泰晤士河水一样奔流而出。“有一伙杀手正在横行,没有人能制止他们。汤姆认为是天主教徒,他妈妈认为是清教徒,但我认为是比这两种人还坏的人,就连国王都害怕他们。而且你认识他们最近杀害的那个人,他们正在杀药剂师。“我喘了一口气。

“是吗?“本尼迪克特师傅说。

“是呀……我们都是药剂师。“

“我们都是?“他看上去吃了一惊。“我们都是!这对我们来讲太好了。“

“师傅。“

他慈爱地笑了起来。“千万不要对谋杀案的事担心,孩子。你的想象力会使你的心停止跳动的。没有什么‘杀人团伙‘。没有人专杀药剂师。纳沙尼尔·斯塔布没有什么恶意。“

“可是他在威胁你!“我差一点儿把这话喊出来,之后我意识到这话会暴露我是一个喜欢偷听的人。胡乱说了句别的,然后住嘴了。“那么说我们是安全的了?“

”像国王的马裤一样。“他说。“现在放心了吧。我没有危险。你再也不要做枪炮了,你也没有危险。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本尼迪克特师傅拍拍我的肩膀。“我保证。“

我想相信他,但又不敢肯定。我的意思是有人正在杀害这些可怜的人,就像休所感觉的那样。

“六个人中有三个是可靠的。“休说。“我们再也不能说我们团结一致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认为绝对不是好事。不管是怎么回事,他们显然是不会告诉我的,如果我想知道,就必须再去偷听。

不管用什么方法,今天晚上是做不到了。我饿了,从柜橱里的奶酪饼上切下一块当晚饭,就着一桶啤酒吃下去。然后干用来处罚我的活。我用英文和拉丁文抄写火药的配方,直写得手都抽筋。然后去擦地板和楼梯,一直擦到屋顶。我把这些活全都干完,天已经黑了三个小时了。我插上门闩,关好窗户,然后钻进柜台下面的草垫子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个声音把我弄醒了。起初我以为是大街上的声音,后来我又听到是在柜台外面。一个陶瓷罐被撞得叮当响。

我在睡觉之前已经把药店关得好好的,但我没有把车间的后门上闩,这样本尼迪克特师傅就可以进来。但那个门是锁着的,只有师傅和我知道钥匙藏在什么地方。本尼迪克特师傅总是从车间进到屋里,然后直接上楼。他从来不从前门进来。

声音又响起,是脚步声,地板轻轻地嘎嘎响。

有人进来了。

BK1colour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