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麻烦大了“再次表明:人民只需要伟大制度,不需要伟大领袖
    2018年08月26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星星

冗长的通俄门至今没炸出半条克格勃的鱼儿,可川普的身边人已经栽了几个。

 

最新一个,是被媒体尊称为“帮川普擦屁股的人”、川普的私人律师科恩。

 

被检方指控后,他近日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就银行、税务欺诈和违反竞选财务法规的指控认罪,并承认受川普指示作出了竞选财务违法行为。

 

此前科恩一直非常“够意思”,自称愿意为川普挡子弹,可在FBI突袭他的办公室搜查出证据后,还是服软了。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位川普身边人、川普前竞选主任马纳福特被陪审团判决罪名成立,罪名涉及税务诈骗、隐瞒海外银行账户等,可能面临10年刑期。

 

不同的是,马案纯属其本人的陈年旧事,与川普无关;而科案则是2016年大选之后所有围绕川普的调查中,第一次直接指向总统本人的案件,是一个重要标志。

 

因此,当科恩认罪的消息传出,舆论立即沸腾,因为这意味形势发生转折,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陡然升高,大火可能烧到他这里。

 

媒体分析,假若川普被弹劾,可能面临的指控是:叛国罪、贿赂罪以及“其他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

 

加上已被逮捕的川普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川普已经有三个“心腹”出事,一名民主党参议员因此尖刻地说:白宫看上去越来越像一个犯罪组织。

 

自宣布参加总统竞选以来,川普就被各种各样的争议、丑闻包围,粗鄙、狡诈、反智成为他的标签。

 

在他以黑马姿态击败希拉里登上总统宝座后,这一局面非但没有因为他成为地球上最有权势的人而终结,反而变本加厉,由“声誉风险”提升至“法律风险”,在通俄门的调查程序中被搞得焦头烂额,不时在推特上表达他的愤怒和无奈。

 

看来,虽然他喊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但他本人要与伟大领袖挂钩,是没戏了。

 

但随着一系列出人意料的施政政策的开展,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提不出什么治国理政新思想新主义的菜鸟,居然成为专治各种不服的“老中医”,诸多棘手问题的解决纷纷取得突破,同时美国经济强劲增长,二季度增长率3.1%,失业率创下50年来新低,美股则迎来史上最长牛市。

 

据《参考消息》7月份报道,川普的最新支持率达到45%,创上任后新高,党内的支持率则达88%,紧追小布什纪录。

 

看来,“伟大领袖”又有望了。

 

就在这关头,给他擦屁股的人认罪了,弹劾的阴云升腾了。

 

其实,不管事件走向如何,竞选伊始就与艳星传闻挂钩的川普的个人形象,和伟大光荣正确不沾边,早已是定局。

 

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人民选举他当总统,因为美国人在挑选总统这件事上,从来就不是在挑选完人、圣人或者道德楷模、形象代表,他们挑选的是“适合这个岗位”的人,是完全的实用主义。

 

这不是说美国总统竞选者没有任何条件,也不是说美国人只要才不要德。

 

事实上,任何一个美国总统竞选者,从宣布参加竞选之日起,就被置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变成了透明人,接受大众的审核,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污点,都可以变成致命伤。

 

至于致命不致命,完全取决于选票。

 

在掉了几层皮通过考验当选之后,“透明人”的状态,并不会终结,党内反对派、反对党、媒体、公众,全都瞪大眼睛,随时都要指出他屁股上的屎,把他搞臭,正如川普曾经经历和正在经历的一样。

 

这种从头到尾的“去魅”,首先是从根源上切除神化最高领导人的可能性,避免像美国当年的对手苏联一样,几亿人之命运,全被玩弄于神坛上那一个人的手掌心里,酿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造灾难。

 

其次是它对当权者形成一种持续的高压,迫使其克尽所能履行职责,完成提升民众福祉的目标。

 

确保达到这些效果的,是一套制度,它包括自由选举、分权制衡、司法独立、言论自由、信息公开、财产公开等等,任何官员包括总统都必须在制度之内行事;假若要改变制度,必须经过无数的博弈和妥协,才可能达到目的。

 

而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比如言论自由,美国宪法直接规定了国会不得制定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对这一条款的改变本身已是违宪,不可能产生效力。

 

这就是宪政。

宪政的逻辑,是把包括总统在内的所有官员,一概假设为会利用权力腐败的混蛋,日防夜防,大惊小怪,小题大做,最终就是让他们不敢太混蛋。

这样做的实际效果就是,领袖伟大不伟大,要在制度的熔炉里接受考验,用事实说话,不像有的地方,用手里的无限权力自封伟大,或强迫别人称颂自己伟大,而事实上却是恶贯满盈罪恶滔天,一旦死去,就被人挖坟鞭尸。

 

宪政之下,谁来当总统都一样,干得好是应该,干得特别出色可以表扬,干得不好换人,干了坏事则要挨板子。

 

也不存在人亡政息的问题。哪一天总统被刺杀了,国家照样运转,因此也不会有暴力革命。

 

所以美国人在乎的是伟大制度,而不是伟大领袖。

现在川普有事了,他的政绩是好是坏,他是伟大还是卑鄙,都不在考虑范围内,一切按照制度进行,各个部门各司其职,该怎么干就怎么干。

虽然司法部长、FBI局长、最高法院大法官等都是总统任命的,但他们只忠于法律而非忠于总统,该查查,该诉诉,该判判,如果总统是清白的,继续干,如果屁股有屎,下台,让别人上。

 

总统要是企图动用权力为“为他擦屁股的人”擦屁股,没门。

要发泄可以,上推特。

 

反观其他地方,比如委内瑞拉,查韦斯没死的时候,想延长总统任期、取消连任限制,就修改宪法;想让所有电视台都播放他的讲话,就制定法律,违反者关停;想禁止对他的批评,又制定法律规定媒体不得发布不尊重“民选官员”的言论,违者逮捕。

 

还搞出一个集齐了耶稣、马克思、坡利瓦尔等名人的人名的伟大思想。

 

死后也住进了水晶棺。

 

结果,就是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没有贪念的、没有过错的伟大领袖,诸如“红色巨人”、“拉美雄狮”、“穷人救星”的荣誉加身,同时把国家改造成一座民不聊生的废墟。

 

他是水晶了,不过人民也碎尽了。

 

与委内瑞拉一样的,还有萨达姆的伊拉克、卡扎菲的利比亚、穆巴拉克的埃及,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也已经入列。

 

这些盛产伟大领袖的地方,用它们的落后、愚昧和动荡,与它们的死对头美国的繁荣、自由和稳定一起,证明了这条铁律:领袖越伟大,人民越卑微。

 

因为这些伟大领袖,是靠权力对权利的凌驾、压制和剥夺矗立起来的;他们要求所有人忠于的,是他们个人而非法律。

一个伟人的脚下,匍匐着的是亿万萎人。

所以,人民只需要伟大制度,不需要伟大领袖。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时代心声:“人民只需要伟大制度,不需要伟大领袖。”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