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安好
    2018年08月18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岁月安好

                         李  峰

 

(上)

一九七五年二月,时值立春,突然间,怎么感觉房屋在摇晃、大地在颤抖,说时迟,那时快,爸妈抱起我,直往外跑……
    七岁的我平生首次听说地震一词,好在毕竟没处震中地区,尚有段距离,暂且人员安宁,且未见房屋毁坏、坍塌。为了防止地震“二进宫”,决定全家搬进简易棚内暂住(其实是平时的仓房,稍微收拾收拾),家中年纪最小的我直说,这下子真好。

小孩子嘛,好奇心别人夺不去。大人不会因此教训我,说,都这样啦,你还说好。谁不曾经是小不点。
    孩子们是瞅哪儿哪儿好,哪怕下一秒可能面临着灾难发生,或被说成傻,或冠以勇敢的美誉,一律莫轻易断言。
    一天天的过去,好好的,担心貌似有些多余。

老人常言,沈阳是块宝地,地震、洪水啥的,绕道走。说的对与否,须岁月检验,匆匆归匆匆,急不得,期间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不该停下来,无所事事。
    若陷入莫名其妙的恐慌,可以诊断你病的不轻。
    清晨,一觉醒来,心说,我还在。这嗑唠的。

自己还好,小学毕了业;岁月还好,由七十年代悄然推进到八十年代。
    一九八三年九月,年满十五岁的我进入一所文科高中就读,历史、地理,激发起我浓厚的兴趣,实在是好,选对了学校,无比的欣慰。
    课下和同学们踢踢足球、打打篮球,任汗水尽情地流淌,美滋滋的;侃侃大山,天南海北,管它贴不贴边、靠不靠谱。相处甚欢,特别是要好的,真是极好极好的。
    班主任老师幽默、风趣,关键是教学有方,一来二去,大家无不冲他竖起大拇指:好!由衷的,不归于客套,完全发自内心。

终于走进高考的考场,怀揣一颗平常心……

手捧一张市属中专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开始纠结:复读一年,明年重考? 正常去报到? 思虑再三,选了后者。

新的校园,新的学友,新的岁月扑面而来……
    一年后,我的一位高中同窗也考了进来,难免一番叙旧,你好吗? 我很好,那好;又一年后,我的另一位高中同窗也考了进来(他补习了两年,是大专班,文凭比我高),得到该消息的我已结束了中专的学习,无奈打了时间差,只愿他学的比我好。
    社会向我招手,好不好的,必须投入它的怀抱,就像一门必修课一样,一间大课堂,好似有永远学不完的课程。
    二十多岁的我血气方刚,如饥似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认认真真学,争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中)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和爱妻完成了一个庄严的仪式,俩人手牵手,双双落步于红地毯,我看她好,她看我好,所以才走到了一起,今后的岁月,彼此互不独单……
    外人眼中的银行工作,穿的立立整整,风几乎吹不着,雨几乎淋不着,所谓的旱涝保收,归纳俩字,挺好,我则一定要说,光鲜亮丽的背后,所承受的压力,所产生的辛酸有谁能够了解。
    无压力联动不出动力,亦不尝尽各种辛酸不算做一段完整的岁月,事业如此,生活同样如此,花前月下的浪漫、追逐、嬉戏、玩耍,是诗人、作家笔下的描写,当日常的平淡、琐碎摆在眼前,还需冷静的处理。马勺碰锅沿,司空见惯。
    岁月亏待了谁吗? 那定是谁没能好好的善待它。懂得回报。
    岁月啊,倒是无情却有情,它有时像慈母般的格外温柔,有时像严父般的近乎苛刻,难为它既当爹又当娘:它温柔起来的样子简直风情万种,我们岂能辜负它的好意,于是努力、努力,再努力,置身职场,我熟练地驾驭,时刻准备攀登新高峰,学无止境,回归家庭,对亲人(包括一路共同携手走过来的爱妻和看着我长大并成熟的父母双亲)将心比心,讲求真诚;它苛刻起来的样子吓不吓人,实质在为我们好,提醒我们少走弯路,绝对不往岔路上迈步,于是理应领它的情,放松对自己要求的话,无论在职场还是在家庭,均万万不行,我试图更上一层楼,纵然同事们和亲人们的包容叫我十分感动,可是无法停滞不前,每当前进一步,仿佛岁月贴近我的耳畔,对我说,好样的,继续加油。

它哪是什么苛刻,是鼓舞,鼓舞我在事业的大道上不遗余力;是激励,激励我在人生的旅程上坚持那一份热爱。

一九九八年十月,步入而立之年的我迎来乔迁之喜,单位分的,八十平米,一时间,高兴、兴奋、乐呵、舒坦、知足、满意……景德镇的宝贝卖空——没词(瓷)了,就剩好!以前哼唱“一九九七快点到来吧”,一转眼过了一九九七,一九九八了,改革开放二十年,国家正处于一片的繁荣当中,温馨的小家则平稳运行,不必日日诞生惊喜,分明越来越好、值得期许;以前总爱说,到了二零零零年我多大多大,眼瞅着真的快到,心中的憧憬一触即发:新世纪的曙光即将照耀在每一个世人的头顶,欢呼、跳跃吧。跨世纪是幸运的,借此幸运,祝愿事业更加的顺利、家庭更加的幸福。

 

(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某个工作日的中午,“地震了。”感知的没错,事后看新闻,得知是周边城市发生了X级地震,这次的震级明显小于三十七年前那次,依旧平安无事。

三十七载光阴匆匆,早已对地震一词不陌生,加以积累了一些防震的常识,就是不晓得一旦发生大地震,能否按理论落实于行动,当然希望最好不发生。

起码三十七年间所居住的地区与大地震无缘,谁知下一年……

先顾眼前,“世界末日”近在咫尺,你忘了吗? 难道说躲过了上“一劫”,躲不过下“一劫”,玛雅预言随随便便的同你开玩笑?

下“一劫”的确也躲过去了,太阳照常升起,掐一掐大腿,没做梦。

玛雅人消失了,我们还在,侥幸的心理实为小题大做、庸人自扰?

在这上面想的太多,大可不必,难得糊涂,好!

郑板桥题写的四个大字,视同箴言,从中不难孕育大智慧:不一味的糊涂,如同我,从业若干年,什么“实惠”捞不得,不晕头转向;什么底线碰不得,不揣着明白干“傻”事。

哪天傻了眼,追悔莫及,不好!

赶跑不好的,拥抱好的,毫无疑问,下一秒发生的是下一秒发生的,至少我们主宰了上一秒。

不停的好起来,心向善,沐浴阳光,享受雨露,不便议论别人的“坏”,至少本身做到了洁身自好。

二零一三年年中到二零一六年年末,丢“四”奔“五”的我相对频繁的变换工作岗位,有一点须强调,无论在那一岗位均尽职尽责、一丝不苟、发挥潜能……

如今半百,疑似将“最好的自我”留给了记忆,一天,顿觉自己像一名成名已久的歌手在台上卖力的开嗓,但一则深知回不到巅峰状态,并非自卑;二则即使跑一次调、破一回音,丝毫不抵消曾经的辉煌。

扪心自问:我辉煌过? 最起码自己对得起自己过,纵然当下“气力”稍显“不足”,已然没什么保留,权当“最好”。没麻痹神经,从而拜阿Q为偶像。

谁言“最好的岁月”成为了回不去的昨天,珍惜正在度过的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擦亮双眼,芳菲自来。

在新的部门贡献余热,不在乎薪酬的高低,在乎是否得到上司的赏识;保重身体,不马马虎虎,革命的本线呦,丢不得。

开朗、乐观、积极、豁达,我安好。

春有春的特色,夏有夏的脾气,秋有秋的个性,冬有冬的情怀,哪能强求一致,四季交替,打造出岁月的千姿百态,时而撒娇、时而火热、时而严肃、时而冷艳。

人随岁月好,自然烦恼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