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总理董宜才

            小巷总理董宜才

              庄子惠

 

 
 社区干部中男士较显眼,前排中间的男士是董宜才,边上的男士是蒲建平
 
 

  多年前,董宜才曾被省、市相关领导树为典型,上过贵州的报纸、电视,有相关文字、图片资料,不过时过境迁,他早消逝在人们的视线里了。我与他认识很奇特,也许是他身上的某些东西吸引了我,我们见面就很谈得来。当时他在一座破旧的房子里面办公,在我家旁边蟠桃宫社区任书记。我发现社区是一级政府的基层,城市所有的工作,都要落脚在社区,如果我要为社会出力,那么跟着他的主张走就行了。

 

  此人最大的特点是能够空手做成大事,只要让他负责办事就妥了。不久我们再见面时,他的办公室巳经改观,凭空地建起一座两层的小楼。那时贵阳各个社区办公条件都不好,后来是在政府资助下才一一改观的。他又调到另外一个社区当书记,同样又是一座两层楼办公室平地而起。此人得到领导的评价是:鬼点子太多,要注意他点。我说凭空,就是上级主管部门不用拨款,不用征地,全部手续、资金、原材料、人工等等都是由他去办理。闲话少说,先归正题。对于一位非常能干,有市场头脑的基层社区干部,领导其实并不喜欢,他老是受到排挤。比如诬陷他有经济问题啦,资金、经费是由财会人员负责,董宜才不会经手,所以不得逞。那么就是图名、图利啦、不听领导打召呼啦,总有办法让你没个安静消停的日子。为此,他被不停地调换新社区,并被打招呼:此人鬼点子太多,不会消停,要注意他点。在现代社会里,正直的社区好干部长期受到排挤,这是一个相当奇特的社会怪现象。

 

  董宜才的口才、文笔都来得,当他得知我想办学校时,他说我们一起努力创办一所城市的社区大学吧,结果几天就拿出不错的方案来,要创建“没围墙的蟠桃宫学习型社区大学”。我们曾经一起为此事去找过南明区委和南明区民政局的负责人商谈此事。他们根本就没有批准成立社区大学的权限,后来一追问,连省教育厅、市教育局也都没有这个权限。创办学校有很多硬指标,办社区大学谁来出那笔天文巨款建校舍呢?建在何处?谁批给土地呢?师资几多等等,简单一句话:根本就办不成!完全就是小民的一种痴心妄想!一位提前退休的老人和一位受排挤的社区干部为啥会有这种同感呢?我们如今的社会到底怎么样了呢?

 

  就说董宜才的个人涵养吧,有人将痰吐在你脸上怎么办?很生气、发火、打架都不行,董宜才主张不搽这口痰,让它阴干。这样讲话特别恶心是吧?我听他这样说话时,在设身处地地替他想,也许,董宜才仅是说说而已,并没真正的遇见过这种事情。不过,他在多年的社区基层工作当中,曾经经历过何种的艰辛,我并不知道。但是,平常人一定没法去作这样的思考吧?如此恶心的比喻,早已超出常人的想象太多了!

 

  董宜才曾经在贵阳市云岩区黔东九华大院搞过“楼道革命”,曾经被省、市领导树为社区学习的典型推广过。要打破旧风俗、旧习惯,在旧民居、旧楼房里面搞现代革命,凭些什么呢?靠领导封官许愿行吗?靠政府拨款行吗?面对整个社会难题,个人会有多大的能耐呢?再聪明!再能干也不行吧?不能按照常规程序做事,所有的创新的都是鬼点子、都是违法的、超常规的,没人能够理解这些作法,没人愿意去惹这些麻烦。单独的个人根本没有能力和传统的习惯势力、社会潜规则相对抗和较量。那些主张歪风邪气的人们倒是臭味相投,用善良人们难以理解的背后的权钱交易,组成牢固的联盟军,来合力阻碍社会的文明进步。董宜才被树典型的例子也许是个例外吧?,他后来被许多领导排挤的遭遇,似乎能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周围的社会环境确实太需要进行深化改革了!否则,我们就不会在一起组建这个社区创新团队了。

 

 
  董宜才坐在主席台上,我们选的突破点是在他熟悉的社区。
 
 
  
 
  在我们的社区创新团队面前有禁区吗?贵阳市老科协虽然有个书画研究会,但是该会的书画水平,在贵阳市书画界并排不上号。面对整个社会的歪风邪气,我们想组织贵阳市社区青少年书画大赛,树树社会的正气,我们有这个能力和水平吗?能行吗?敢去承担正确评价贵阳市青少年的书画作品的重担吗?我们的水平足不足够去指导全市青少年的书画教育,我们多次走访贵阳市的书画专家并同他们探讨、研究全国书画界的现状,我们发现全国许多省、市书画协会能力都很强,但是,他们并不会去做这件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发挥老科协的特长来做好这件事呢?
 
 
  我们先组织了书画进栖霞社区活动进行预演,结果发现效果不错,然后就组织年青人撰写贵阳社区青少年书画大赛创新草案。这些连报批文件格式都没搞清楚的年青人,因为我们热爱社区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责任感使然,加上年轻人有网络优势,结果竟然写出不错的大赛方案。这是受旧框框套套束缚惯的计划经济老人根本写不出来的方案,虽然他们熟悉所有的行文规矩和办事程序。我们把草案送到贵阳市精神文明办公室,找到侯部长面谈,并且递上我们在栖霞社区的活动情况,我们的大赛方案得到侯楠部长的大力支持。侯部长给我打来电话说:钱不够,只有一万元,对不起。我们非常感谢侯部长的支持,我们顺利地盖了所有部门的章。
 
 
  

 

   待续 待续 待续

   

  


上一篇:你懂教育吗?
下一篇:养老难题的多种解法



上一篇:孙宗德的画室
下一篇:学习丹东创办社区科普大学

上一篇:路边的蝉(图)
下一篇:董宜才写的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