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视频!冯叔与崔永元合作的风马牛年终秀来了

 

2018 风马牛年终秀《正常说话》完整版视频

让大家久等了!2018 风马牛年终秀《正常说话》的视频节目已于昨日上线。请点击上方视频观看。风马牛的小伙伴们也摘录了冯叔和小崔老师在脱口秀中的部分精彩内容,一起来看看文字吧。

冯叔:我前一段时间,也是疑似犯了点错误。我十多年前说过的一个段子,被《中国妇女报》拉出来批评了。十多年前,我说「民营企业其实挺不容易的,但是我们也挺努力。我们是什么状况呢?叫小姐心态、寡妇待遇、妇联追求。所谓小姐心态,就是服务态度要好,谁来了,不管什么姿势,一律服务好,只要给钱。第二个,寡妇待遇。就是说我们的确靠本事挣钱。寡妇睡觉上面没人。第三个叫妇联追求,就是必须有理想,还是要继续把工作做好。」没想到我们把妇联表扬了,把妇女报顺带也表扬了,结果却被批评了

冯叔:说实话,在被妇女报批评之前我的确没意识到这么一个习惯性的表达还涉及到犯错误。其实我一直觉得,如果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简单问题庸俗化,把庸俗问题两性化,是一个挺好的沟通方式。因为都能懂。

冯叔一件事的性质,不在于你做不做,而在于跟谁做。我们做生意特别强调要确定合格交易对手。为什么要确定合格交易对手呢?就是看跟你一起做事的人有没有履约能力。他信用好不好,他会不会遵守约定,你这个生意的最后结果是由这儿决定的。这就像段子里我们通常说的,这些不良行为的小姐,如果她跟一个黑社会,或者是其他坏人在一起,通常被叫做卖淫嫖娼。但如果是跟蔡锷在一起,小凤仙,大家就觉得是千古风流。同样的事,姿势没变,结果不一样。所以一定记住:一件事不在于做不做,而在于跟谁做。

冯叔:今晚呢,我就把这些关于女人男人的段子都一口气都说了。索性说完以后,明天就去妇联道歉。如果我今天讲得不好,这段子不深刻,我担心它们不一定接受我。我跟老俞也会通个气,我就说现在我们俩一个命运:不是在跟妇联道歉,就是在去妇联道歉的路上。

冯叔:我去了柳下惠的老家。大家可能不知道,柳下惠是山东人,兖州一带的。我曾经到那边去,找到县里的干部问,「这柳下惠坐怀不乱,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地的干部想了一下,用山东话跟我说,「大约是冬天」。

冯叔正常说话会让你从容,自信而且有力量。很多创业的需要去融资,去跟别人要钱。我也经常碰到来融资,来谈钱的人。大部分人要不到钱,不是事不好,很多时候是话不会说。一上来就是「这事我需要钱,再没钱我就死了」;「这事你要给我钱」;「你们钱多,也不差我这一个」。你缺钱是你的事,对不对?但是别人需要的是理由。像谈恋爱一样,如果你通过非诚勿扰也好,通过约会也好,约到一个人,上来就说,「我们俩怎么生儿子」,「我需要个儿子,我现在也闲着」。你需要,人家就跟你走吗?你还不得说愿景、理想、花前月下、幸福生活,把这都先说完了。其实没说出来的就是「我缺个媳妇」。这话不能说,这一说出来事就黄了。所以「正常说话」包含着很多智慧,不光是力量,还有从容、幽默、智慧。

冯叔:大家都知道,东哥在创业的时候勒紧了裤腰带干,但功成之后就松开裤腰带干。风险太大。以至于关于拉链和腰带这件事情,对所有的人、对所有的企业家都敲响了警钟 。前两天史玉柱在去美国之前,发了个微信,朋友圈他也发。他就说让我们监督他。他说:我在美国期间一定遵守纪律。第一,不喝酒;第二,不灌异性酒;第三,不结识女留学生;第四,不与异性同居一室。如果违反上面任何一条,处阉刑。我们都觉得老史非常好,太自律了。我觉得还要加一条:不要从加拿大转机。

冯叔:去年我还去了很多地方。其中一个地方,你们曾经去过,但长大以后没去过。这个地方是哪儿呢?是「子宫」。我前一段真去了一趟「子宫」。这是在韩国首尔的一个深度的健康项目。模拟了一个子宫的环境。子宫的环境,你们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一个是温度,跟母体的温度一直是一样的,36 度。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听见的所有声音是经过水到耳朵里的,在羊水里。我被埋在水里听音乐,被一个教练深度催眠,翻滚,体会温暖、平和、幸福和自由。这四五十分钟还出一身大汗。

我觉得,人离开子宫以后,之所以哇哇乱哭,就是因为:第一,不自由;第二,没有温暖;第三,很累,从此要自己呼吸、自己吃饭,不能由别人喂你了;第四,一切的选择,都变成了你的负担。而在子宫里是不需要考虑选择问题的。所以去了「子宫」回来以后,我也更加珍惜我们现在一切的温暖、平和、幸福、自由。

小崔老师:好多人说要杀我,知道吗?我特别怕,大概上个礼拜才彻底放下心来了。为什么呢?因为有多少人要杀我我都记不住了,我就放心了。

那天冯总给我打电话,朦朦胧胧的,我一接电话,那头说,「喂,小崔吗?我是冯仑。」「冯仑你好。」「月末你有时间吗?」「干嘛?」「我想跟你一块做一个脱口秀的节目。」「您说什么?」 「我想跟你做一个脱口秀的节目。」

哥们就是哥们,知道我现在处境不好,他说的肯定是一套暗语,我就试了一下,「你确定是说做脱口秀?」「yes!」冯总根本就不会英文。我说「怎么做?」「边吃边聊。」 冯总给我发了个位置,然后我就开着车出发了。下午两点出发的,我们见面的时候是七点,这多长时间啊?五个小时吧。

进去我就说,「冯总你怎么样?我是成功了。」冯总说,「你说哪些事成功了?」

我说,「我出来的时候,我后头有一百多辆车盯着我,现在都让我甩掉了。」

然后我们就坐下来正式谈,冯总说,「咱们能不能在年底做个脱口秀?」我说,「你看都见面了,门都关上了,是吧,就直接说,别说暗语啦。」冯总说,「就是要做个脱口秀。」

我说,「你在电话里就直接说就完了嘛。」冯总说,「我就是直接说的。」我说,「你在电话里让我明白,我们做一个脱口秀不就完了吗。」冯总说,「有那么容易吗?我怎么跟你说呀。」

我说,「你就说,这个圣诞夜平安夜咱们一块做个脱口秀。」冯总说,「圣诞让说吗?」

我说,「那你就说冬至我们做个脱口秀。」冯总说,「那都过去啦!」我说,「那你说新年。」冯总说,「还没到呢。」

所以只能这样嘛,我就稀里糊涂地就来了,就做成了这样的一个脱口秀。

小崔老师:房地产界我认识的人很多,但是朋友特别少。为什么?因为你没法跟他交朋友。你们想一想,你认识一个做房地产的朋友是为什么?那还不是为了便宜点从他那买房子吗!对不对?但是最后的结果,你会发现他会占你好多便宜。这就是房地产商。

小崔老师:我离开中央电视台以后去了传媒大学教书。传媒大学,你们知道有这个学校吧?太好了,真的。你们不用瞎编,你们说实话。你们真的知道这个学校吧。这学校在哪?你看还有说在北蜂窝的呢,那还是中央电视台。中国传媒大学好多人不知道,它以前名字叫北京广播学院。我就是在那毕业的。挺好的对吧,非要叫中国传媒大学,因为什么事一加上中国好像就特别棒,特别厉害。

我当时去了以后就跟校长说,「咱能不能改名啊?」「你这人怎么那么多幺蛾子啊?早就听说你在中央台就这样了,你说为什么要改名?」我说,「你看世界上有名的大学人家都不在乎,都叫个地名就行了。牛津、剑桥、哈佛、斯坦福……有的是人名,有的是地名。」校长说,「那咱们叫什么?」我说,「定福庄大学,简称还好记呢,定大。」他们就不采纳。

小崔老师:我还参加过一次特别好的活动,就是国安球迷聚会。我也穿上那个绿的衣服,到济南去给我们足球队加油去。他们说,「崔老师,你给大家说说吧。」我说,「我不行,我不是资深球迷。」「您说的好啊。」我说,「行。」硬着头皮上去了。这人我也搞不清谁是谁,拣官话说呗,「咱们不是一个普通的球迷,咱们每个人都代表首都,代表文明,代表蓬勃向上的精神。所以我们要有好的精神风貌。」我就说到这,然后旁边那人说,「崔老师说的好不好?」「好!」旁边那人说,「来,再把咱们的口号喊一下。一,二,牛X;一,二,牛X。」就这个风貌。

小崔老师:世界上有一个规律,就是凡是经济不好的时候娱乐业就发达,好莱坞就是这么成立的,电影就是这么厉害起来的。你看娱乐业现在这个惨样,经济能不好吗?!然后这个娱乐圈都恨我,都骂我。说是「八千多个公司啊,倒了,一夜之间。真的,损失了几千亿呀。」但这些我也是从网上看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呀?!对不对,所以有时候这个世界真的是没法讲道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