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挨冻,免教育局长是“替罪羊”

1月27日,记者从河北省曲阳县有关部门了解到,曲阳县教育局前任党组书记、局长武金山因去年12月当地乡村小学未按时供暖的问题被免职,现尚未安排工作。曲阳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门成会,已于一个多月前就任县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曲阳县人大常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透露,门成会于去年12月经曲阳县人大常委会被任命为县教育局局长,同时免去武金山县教育局局长职务。此前,《中国青年报》2017年12月初报道,已经进入供暖期20余天,由于供暖改造工程尚未完工,曲阳当地多所乡村小学并未供暖,小学生被安排在教室外上课。由于教室太冷,学生们在操场跑步取暖,不少学生已被冻伤。曲阳县教育局一位相关负责人当时告诉《中国青年报》,因为2017年曲阳县所有学校的供暖进行“煤改电”改造,但是工程没有按时完工,所以就出现了部分小学未能供暖的状况。12月5日,曲阳县委书记王芃称,曲阳县纪委已经成立了调查组,对此次部分小学未及时供暖存在的问题进行问责。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但,进入冬天,不能按时给学校供暖,结果使学生挨冻,不得不到教室外面上课,和在操场上跑步取暖,这是教育局长的责任吗?教育局长有管理好学校和呵护好学生的责任不假,可教育局长原本没有“煤改电”的责任。在未进行“煤改电”之前,年年过冬,学生就没有挨冻。所以,教育局长显然不是曲阳县今冬学生受冻的罪魁祸首。

相反,冬天来了,教室里面太冷,就带学生到教室外上课,和在操场上跑步取暖,恰恰是对学生的疼爱,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一直在教室内上课,学生会更挨冻。

很显然,学生冬天挨冻,追究教育局长的责任,表面上是县里“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但实质上则是找个“替罪羊”,让教育长承担了“煤改电”未能按时供暖的责任。殊不知,承担“煤改电”的部门和单位,才是学生今冬挨冻的真正责任者。恰恰是这些部门和单位,懒政、怠政甚至有其他问题,才导致了“煤改电”没能按时完工,未保障学生及时取暖。

教育局长之所以成学生挨冻的替罪羊,倒霉在了“县官不如现管”上。既然是教育局长,学校和学生的事情就得安到教育局长的头上。然而,与其说这次曲阳县教育局长因学生挨冻担了责,不如说他没有替县里遮掩住“煤改电”未按时完工和学生挨冻的问题,而让县领导感到没了面子,被曝了光。

曲阳

 “官大一级压死人”,教育局长上边还有县委书记、县长等。“煤改电”来自县委书记、县长等的指示和部署。学生不能挨冻,也是来自县委书记、县长等的指示和部署。本该县里的责任,不是教育局的事情,却县领导不愿担责,原因就在“官大一级压死人”,比教育局长官儿大。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省、市问责,而由县里自己问责,当然就不会追究到县领导,而只能找教育局长、校长、教师等做“替罪羊”。

因学生挨冻,整了一个教育局长,也只能算这教育局长太倒霉了。谁让自己比县委书记、县长等更应该担责的人,官儿小呢?相反,县委书记、县长等,由于比教育局长官儿大,反而还能通过“把坏事变好事”,来展现关心学生挨冻的亲民形象呢,并把事后的解决过程当政绩宣传。据曲阳县当地人宣传,2017年12月16日上午,县委书记王芃,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卢风,在教育局局长门成会、文德镇党委书记杨现彬及教育局党组成员王任坡等陪同下,到南洪德中学对取暖及安全工作进行调研。王芃询问了学校冬季取暖及用电消耗情况,并要求各部门紧密配合,确保学校高质量取暖。王芃还对学校变压器用电安全进行检查指导,对变压器防护栏的安装牢固程度进行检查,要求确保学生安全。

近年来,还形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一出问题,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找反映问题的人倒很快。也正因此,总是有信访人遭到截访和打击报复。甚至,有人拿手机拍张照片或给媒体打个电话,也同样遭到打击报复。由于当地平时宣传工作做的不好,信息不全面,所以我不知道曲阳县找没找反映学生挨冻的人,和领导认为乱接受采访乱说话的人。如果找了或者想到要找了,那么这种当官的心态和做法,可就太小心眼儿了,太让人不好恭维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打赏码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抓“替罪羊”的陈规陋习被打破了,好得很。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