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的一年与华为离职员工的251天

孟晚舟的365天与李洪元的251天
作者:“孟晚舟在失去自由期间,依然能住在自己的豪宅里面,能看书能画油画,而李洪元在被囚禁中,幸运的依靠一份新公司的录音备份才重获自由,否则30万的敲诈勒索足以让他牢底坐穿。”

最近几天,华为又成了热点新闻。先是华为离职员工被关押251天引发了广泛关注,然后是在加拿大依然未获自由的孟晚舟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你们的温暖 是照亮我前行的灯塔。

在公开信中,孟晚舟说自己在这一年里面读书、讨论、画油画。

而在251天中,华为离职员工则是找代理律师,靠一份保留在新公司电脑上的录音重获自由,并获得了国家赔偿。

在孟晚舟被抓的时候,国内网友群情激奋。在华为离职员工的信息出来,也是国内网友群情激奋。一个正面,一个负面,这一年之间为何变化会这么大呢?

一、251天的来龙去脉

随着251天事件的发酵,各方的采访爆料,事情的始末过程基本是清楚的。

从自媒体对当事人的采访看,华为离职员工属于基层员工,2005年进入华为后一直未升职,但是也未被淘汰。在一个不算热门的部门工作12年。

事情的起因,是该员工在2016年举报了自己所在的逆变器部门业务造假。据员工自称,举报的意图是获得公司高层沟通,从而实现职业提升。

从公开的信息看,华为的内部举报获得高层关注,升职加薪,严令保护是确有其事的。有一个叫梁山广的员工,就在内部论坛举报获得了升职加薪。

251天当事人在华为工作多年无提升,年龄已经比较大,2017年合同将到期,在掌握了证据的情况下,举报业绩造假,其动机容易理解。

不过,梁山广是梁山广,251天的当事人李洪元是当事人李洪元。

举报后,2017年该职工就被边缘化。该职工对此有警觉,随身携带录音笔保留证据,这个习惯救了该员工。

2017年底,华为不与该员工续签合同,该员工提出2N补偿,2018年1月31日,在与HR谈判时全程录音。

2018年3月,该员工拿到补偿款,但是补偿款是从个人账户走的,该员工并未警觉,认为是正常财务操作。

2018年12月16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拘留,警察到其家中收走电脑、手机等物品,其到派出所后被告知罪名变更为涉嫌侵犯商业秘密。随即补充报案为敲诈勒索罪。

2019年1月22日,检察院对李洪元批准逮捕,李在看守所收到告知书。

从法律文书看,华为公司有四个人在公安部门证实李洪元的敲诈勒索行为。而这些人显然不知道李洪元对谈判过程全程录音,且录音在新公司电脑中有一份备份。

在251天之后的2019年8月22日,在本案经过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检察机关延长审查起诉后,检察院最终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对李洪元作出不起诉决定。李洪元获得10万余元国家赔偿。

二、从私人恩怨上升到舆论热潮

从251天的来龙去脉看,是虽然性质比较恶劣,但更像是一起私人恩怨与利益纠葛引发的案件。

李洪元的举动,动机可以理解,但是举报行为必然对某些人有损害,而报复也是异常凶残的。

事情的可怕在于,个人或者小集团的报复,涉及到了公权力,涉及到了华为公司本身。

事情发展到曝光,已经从个人恩怨的报复,上升为华为公司与离职员工冲突,华为公司与强力集团造成员工251天失去自由的高度。

这个时候,自然会出现对华为公司的负面舆论,而华为习惯性的消除负面舆论,结果事情不但没有压制,反而快速爆发。

因为网民认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被侵犯,而且是被一个公司所侵犯,未来自己利益被侵犯,将无法发声。

这种恐惧导致事件上升为舆论热潮,这个时候孟晚舟再发感慨,就被拿来对比。

孟晚舟在失去自由期间,依然能住在自己的豪宅里面,能看书能画油画,而李洪元在被囚禁中,幸运的依靠一份新公司的录音备份才重获自由,否则30万的敲诈勒索足以让他牢底坐穿。

三、狼性的基因

这次251天事件被热炒,而华为类似的事情其实很多,从HR事件,华为四大名著到海外竞争的一些事件。其实背后是有一个基本逻辑的,这就是狼性。

人类经过百万年的进化,逐渐形成一个道德的共识,压制本能的兽性,因为对人类群体来说,压制兽性可以有比较低的总体成本。

原始人完全没有道德制约,法律约束,两个陌生人见面,女性怕对手奸杀,男性怕对手把自己打死后吃掉。

华为的狼性文化,为了利益竞争(工资奖金职位)和业绩(多打粮食)把人类进化中被隐藏的兽性重新发掘出来,这个与普通资本主义的竞争是有区别的。

去掉这个限制,在百万年中已经进化出人性的人,是无法与狼人竞争的,这造就了华为的成功。

这个文化,在潜移默化中,就会让认同的员工为了自己的利益放弃人性认同狼性,996本身就是狼性的。

华为的考核实际是一个逆向选择,不能加班违反自己本能需求的被淘汰,不能狼性办法完成业绩的被淘汰。

所以,你看到的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是有内在逻辑的。从狼的角度看,吃掉同类都是生存竞争,外人看来无底线的行为根本不算什么。

如同大刘在《三体》小说里面所说的,“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失败的根本原因。”

进入华为的人,能呆的很久的人,是认同华为文化与狼性的。从华为的发展看,这套东西在人类社会中竞争到现在是有效的,华为确实发展起来了。

但是,从个体角度看,这种生存竞争也被带入到了华为内部的竞争之中。

李洪元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是实用主义者,他直言举报造假的目的是与高层交流,获得职业上的进步,而不是为了华为发展的更好,或者说简单的正义感。这本身就是狼性竞争的一部分。

而对李洪元的残酷报复,不惜突破一些底线,同样是狼性的一部分。

这种竞争与报复,无疑是存在一定负作用的。华为未来如何发挥狼性的正面作用,消除狼性的负面作用,将是一个高难度的课题。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