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的“当代良心”:周润发、崔永元、陈佩斯、袁立、古天乐

出门坐公交,挤地铁,坐轮渡,不要保镖,要做一个脚踏实地的“普通人”。

更在他64岁的时候宣布,要把自己的全部身家56亿财产,捐给社会,用来做慈善。

他留给自己的每个月零花才800块,平日穿着15块钱的地摊拖鞋,没有一丝国际巨星的架子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甚至在买东西的时候,还会认真地和店主讨价还价。

在2014年的时候,他还在用着最老款的诺基亚。

后来大家发现,在他和影迷的合影里,他经常都是一头长发。

一问原因,他的话,却让大家跌破眼镜。

他说,在香港,理一次发最少要几百块,如果一个月理一次,一年就要好几千港币,所以索性就不理了。

就是这样一个精打细算的守财奴,却为社会慈善毫不犹豫地捐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56亿。

再说袁立。

袁立说:人活在世,不能丧失两大情怀,一是对爱的追求,二是对不公的愤怒和对弱者的怜悯。

袁立还说,“你去收地,记得边边角角不要收光,要留一些给穷人”。

正因为此,她才拿出自己的积蓄,开始关注“尘肺病人”。

由于这些底层工人,常年大量吸入灰尘,时间久了,他们的肺,就会变得像石块一样坚硬。

最后变成黑色的纤维状。

他们无法劳动、艰难呼吸,然后跪着等待死亡。

为什么要“跪着”?

因为得了这个病的人,会呼吸变得十分困难,一口气喘不上来,就可能会活活憋死。

而跪着,是他们所能找到的最舒服的方式。

袁立说,“我希望每个病人,在死前都可以有尊严。”

因为她的影响力,因为她的曝光和持续发声,也因为她的敢作敢为和勇往直前,让某些部门觉得被抹黑,更得罪了一些既定利益集团,袁立开始像崔永元那样多次遭到网络死亡威胁。

更有人说,要给袁立寄手枪杀了她。

在网上,袁立更是被有节奏地“污名化”,说她是“婊子”是“妓女”是“卖国贼”。

为了公益,为了600万尘肺病人的尊严,袁立毫不退却,牢牢地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和良知。

她说“她是上帝的女儿”,被派到人间,体验和品尝大众的疾苦。

古天乐,出道25年,拍了一百多部电影,期间还为网游代过言,网易娱乐曾对古天乐所拍的电影做过数据分析,发现他拍得一百多部的电影里面,有一半评分低于6分,还有一部更是创下评分2.9分的历史低分。

折算一下,他平均每年要接拍2部烂片,被封为“华语电影烂片之王”。

香港电影的扛把子杜琪峰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就不能少接一些烂片,爱惜一下自己的羽毛和名声吗?”

古天乐才道出他的苦衷,他说,“我需要钱,需要很多的钱,因为很多人需要我!”

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在内地悄无声息地为贫困地区,已经捐建了几十所希望学校。

他的善举被媒体曝光,截止2016年12月,古天乐已经在内地捐建学校包括教学楼94所,卫生室18所,爱心水窖750眼,小水利工程1座。

7年的时间,平均每年捐建13所爱心工程,相当于一个月捐一所。

对一个辛辛苦苦,全年拍戏无休的艺人来说,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现在国内的一些戏子,为了保持知名度和曝光度,放个屁晒个猫都要上头条。

古天乐的埋头实干身体力行默默做事,瞬间可以把他们这帮戏精,秒到渣,秒到不带一丝丁的人味。

同在一个娱乐圈,差距的,真的不仅仅是颜值。

崔永元曾因为“悬在自己头顶上的良心”,面对一些社会现象,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想过自杀。

他的心理治疗医生给崔永元开出的药方是,“你只要对这个社会,没有什么责任感,病就好了”。

是昧下良心,被现实驯化成“一个沉默的、顺从的、对一切点头称是的人”,还是做一个纠结的病人?

胡赛尼在《追风筝的人》里写道:“没有良心,没有美德,人就不会痛苦。”

崔永元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继续做一个“折磨自己”的病人,面对良心,他更原意继续和痛苦战斗。

一杯干净的清水,会因为一滴污水而变得污浊,不能饮用;但一杯污水,却不会因为一滴清水,而变得清澈。

这就是崔永元这滴水,面对这个社会,坚持的最大意义和价值。

可以说“不”的能力,比“遵命”的意义更大。

在1984年到1998年,陈佩斯曾11次登上春晚舞台,是当时最红的喜剧演员。

1999年,因为陈佩斯和朱时茂将央视下属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告上法庭,起诉其擅自出版发行春晚演出的作品光盘,遭到央视的封杀。

没有活路的陈佩斯,饿死也不肯低头,跑到山上种树,自力更生。

天黑了,熬夜苦修话剧,最后异路崛起。

随着赵本山的退去,观众每年呼吁让陈佩斯重上春晚的呼声,一年比一年高。

对此陈佩斯说:“出来了,就没想再回去。”

他说:“在这个社会,人人都想做人上人,用今天的评价标准,就是名利。如果你愿意裹到这个洪流中,最终的代价就是没了自己。离开大银幕十多年,按照圈儿里的说话,我这样的演员已经不入流了。很多人说,你为什么那么‘二’,偏偏和央视干。但人不能永远趋利避害,这是人格问题。”

面对记者的追问:“您获得过国家一级奖么?”

陈佩斯说:“没有。”

记者又问:“无论是小品或者喜剧话剧?”

陈佩斯回答:“没有,都没有,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就凭“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这一句话,陈佩斯就能让一个时代的人无地自容。

贾樟柯说:“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个被撞倒的人”。

我们在周润发、崔永元、陈佩斯、袁立、古天乐,这些人身上看到得是,他们没有因为自己的前行和奔跑,而忽视比自己渺小比自己羸弱的人。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是责任,也是人性。

还有一点,周润发、崔永元、陈佩斯、袁立、古天乐他们五个人,除了崔永元和袁立比较亲密些,他们这些人,一路走来,都是没有太多交集的。

我的意思是,他们这些年的个人行为,更多的是在遵从个人的内心自觉。

尼采说,“有独立心而又勇敢的人,是贵族道德”,在他们身上,我们能体验到这句话的光芒。

鲁迅在《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吗?》一文里写道:“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生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社会的变好,是在“自己干净”的前提下,关心那些会被“撞到”的弱势群体,留些“边边角角”给他们开始的。

而不是像冯小刚之流,为了挣大钱挣快钱,一而再再而三地踩着别人的伤口往上爬。

感谢这个时代,还有周润发崔永元袁立这样的人,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良心”。

他们的所作所为和担当,是遵循人性的,是慈悲的,是悲悯的,是坚守的,更是伟大的。

是你们,让这个时代显得不那么苍白。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