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该怎么追上被甩开的四千亿?

每年柳絮濛濛的时候,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除了戴上口罩外,大概总会想起《红楼梦》里史湘云她们填的柳絮词。其中薛宝钗调寄临江仙的那首,里面有几句为“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捧林派向来拿它批评薛宝钗一心往上爬。怎么说呢,我倒不反对人有一个目标,但是蘅芜居士到底有不“究竟”之处。无根轻狂的柳絮,或许能借风力上青云,但风息之时,终究还是要跌落尘埃。

 

上周四,大连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袁克力被宣布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是继曹爱华之后,大连又一任常务副市长落马。曹爱华2010年由共青团辽宁省委书记调任大连,她的问题包括在大连当地受贿,也有在辽宁贿选大案中受贿。

 

相比之下,袁克力更像是大连“本土政治精英”。媒体普遍认为,他和去年落马的大连广播电视台台长兼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卫,有着密切关系。在担任市委宣传部部长时,袁克力曾是王卫的领导。

 

纵观袁克力的履历,普兰店应该是他的发迹之地,他在这里做到了市委书记,第一次当一把手。巧合的是,在他落马之前,普兰店先后有纪委书记葛军、组织部副部长王德良落马,其中葛军与袁克力在多个地方交替任职过。

 

研究一下大连市纪委公布的落马信息就会发现,市级干部落马前后,其此前任职过的地方总会有一些异动。这很难都解释为巧合。比如也是几天前,大连市国资委原党委书记、主任易军落马。去年就曾有大连市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陈吉彦落马。2015年,曾任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多年的栾庆伟,在抚顺市长任上落马。仅仅5天后,他多年的老部下,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景辉就应声倒地。

 

这样的情况至少还包括大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蔡有彬。他的前半生都是在瓦房店度过的,最后当到了瓦房店市长。与他同属“瓦房店精英”的原副书记姜铁全,也在不久前被双开。在这方面比较典型的是长海县,自原县长陈广胤被撤职后,这个因神奇的獐子岛海参而出名的海岛县就没消停,常务副县长张俊之、副县长张俊(是的,你没看错,这是两个人)、政协主席李春水先后落马。

 

袁克力落马后,媒体一再提起大连市委曾经多次强调“肃清薄熙来流毒”。其中仅去年7月份,大连市委市政府就曾在8天内9次表态“彻底肃清薄熙来王珉流毒。”流毒有哪些表现形式呢?我想一部分表现为思想路线上,另一部分则表现在组织人事上吧。

 

袁克力的落马,除了涉及王卫外,是不是也有“清除流毒”的含义呢?这有待权威部门证实,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对于净化大连政治生态无疑有着正面意义。从前文的分析中,我们能看出什么呢?这些人的落马不是点状偶发的,而是“一团团逐对成球”,带有明显的链条式特征。在袁克力被查的十几天前,大连市召开了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会上市委书记谭作钧强调,要“持续净化和修复政治生态”。对于一些领导干部的腐败,如果仅仅摘除个体,不循其“腐败轨迹”进行深入整治,就难言政治生态的整体向好。这已经是被一再证明的了。

 

人们常说辽宁是东三省的龙头,而大连则是辽宁的龙头。大连之于辽宁,特别像青岛之于山东。这两个“相爱相杀”的城市经济总量曾长期你追我赶难分伯仲,但从2014年左右开始,大连比青岛落后的差距,一下子从300多亿拉大到了千亿以上,去年已经达到近四千亿。这其中原因复杂,在东北地区工业结构、营商环境有待改善的大气候下,身为开放前沿的大连也难独善其身。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奋起直追是大连人的唯一选择,而修复政治生态则无疑是“第一推动力”。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