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

唐太宗李世民始终是皇帝中的楷模,重用贤才,广施仁政,尤为著名的是善于纳谏――这种“从谏如流”的品质,现代高官都不容易具备,何况“家天下”的封建帝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已成为千秋功业的代名词。

李世民,在史册里就是光辉灿烂的“正面形象”。“贞观之治”的强大、繁盛,有口皆碑,有目共睹;可惜,但凡血肉之躯,都有难以逾越的局限性。晚年的李世民一点一点“变坏”了,肉眼凡胎的生物性暴露无疑。

《新唐书》、《旧唐书》都记载了文德皇后长孙氏,曾怎样拐弯抹角地哄骗盛怒之下的李世民。因为魏征多嘴多舌,处处制肘,皇帝感到不舒服,甚至在背地里恼羞成怒,一边骂街,一边动了杀机。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晚年的李世民一点一点“变坏”了,肉眼凡胎的生物性暴露无疑

若非乖巧的文德皇后拽出“明君贤相”的“高帽儿”来拍马屁,恐怕魏征早就做了刀下鬼了。由此看来,李世民并非心甘情愿地“纳谏”;骨子里却满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货色。常说“屁股决定意识”――有什么地位,就是什么脾气。有多大权力,就有多大的兽性。皇帝主宰世间升沉,他们才不愿意找几个自以为是、指手画脚的“干爹”供着呢。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晚年李世民肉眼凡胎的生物性暴露无疑

李世民身边能够直言的大臣不下三十多名,尤其是魏征,先后写了十多万字的意见书,涉及事务多达两百多件。即便如此,仍不免热脸贴上冷屁股,魏征明显地觉察到,皇帝变了,“渐恶直言”。

贞观十二年三月,李世民亲御两仪殿,魏征毫不客气地说:“一二年来,不悦人谏,虽黾勉听受,而意终不平,谅有难色。”这些话,李世民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变本加厉地以我为中心。他一意孤行,建飞山宫,刚开始就警告群臣:“若不为此,不便我身。”并且为自己狡辩道: “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翻译过来,无非是说,老百姓都是贱骨头,应该给老子当牛做马。这简直是强盗逻辑,明摆着,叫满朝文武乖乖地闭嘴。

谏臣刘洎官拜门下省侍中。贞观十九年,李世民怀疑刘洎背后褒贬自己,便抓了个“谋执朝衡”的罪名,逼刘洎自杀了。

 

二,大兴土木,穷奢极欲,自己都觉得过分。

最耗费民脂民膏的无非两件事:一,大型土木工程;二,连年战争。如果战争不可避免,倾举国之力征讨,也没什么不合适。但是,大兴土木,只为一人声色犬马,就属于贪暴行为了。李世民恰恰乐此不疲。他亲自抓基建,在长安、洛阳等地,营造规模宏大的宫殿。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四月,李世民嫌京城闷热,便在临潼骊山顶上修筑了翠微宫。三个月之后,又指责宫室小气,辱没了大唐威仪,便重修了玉华宫。一句话,耗费白银数以亿计。位于东都的“洛阳宫”本是隋炀帝吃喝玩乐的地方,李世民遂接管过来,“营造不已,公私劳费,殆不能堪”,连同“飞山宫”在内的庞大建筑群,豪华气派,极尽奢靡。整座工程,都是黄金白银乃至能工巧匠的生命堆起来的。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大兴土木,穷奢极欲,自己都觉得过分

贞观十六年,唐太宗下诏,明令太子所用之物,其他部门不得限制。口子一开,鼎铛玉石,暴殄天物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无上限消费,怎么能不浪费呢?

这些讨人嫌的烂事儿,连李世民自己都觉得过分。648年,即其临终前一年,他亲自为太子李治撰写了《帝范》十二篇,其中明确写道:“吾居位以来,不善多矣。锦绣珠玉不绝于前,宫室台榭屡有兴作,犬马鹰隼无远不致,行游四方,供顿烦劳,此皆吾之深过也,勿以为是而法之。”显然,皇帝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本人可以倒行逆施,对儿子就要说实话了。他希望李治,不要效仿自己,做个贤明的君主,必须有节制、有约束。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贪恋酒色,搜罗美女,连弟妹都不放过

三,贪恋酒色,搜罗美女,连弟妹都不放过。

醇酒妇人温柔乡――这些人生庸常的快乐,是历史伟人极少幸免的缺憾。李世民晚年,暴露出了形形色色的动物性,尤其对少女、美色贪得无厌。贞观十年(636年)六月,年36岁的长孙皇后死了,李世民去了一根“贤内助”,他愈发表现出贪恋酒色的本性。他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搜罗美人,充塞内庭。

后来的武则天也是这个时期进宫,当时,小姑娘仅仅14岁,由于貌美乖巧,很快变成了“才人”――皇帝末流的小老婆。为满足欲望,李世民连弟妹都不放过,弟弟齐王元吉死后,弟妹杨氏迅速成为李世民的枕边人。庐江王被杀后,他的爱姬也被迫钻进了皇帝的被窝儿……肆无忌惮的性生活,掏空了皇帝的身体,这加剧了他健康状况的恶化。

 

李世民闹得太出格儿了,游猎巡幸,花天酒地,坊间民怨渐起。贞观十五年,羽林军哗变,卫兵们“夜射行宫,矢及寝庭者五”,他们天真地希望李世民别再游幸了。最终,这些卫兵获“大逆罪”,处死。但是,也能从侧面看到,这位著名的贞观天子,已经堕落到了什么地步。

唐朝是修史最活跃的时期,《南史》、《北史》、《隋书》,相继完成。李世民太在乎生前身后名了,他不但关心“兴替之鉴”,还干涉史官的独立性。按说,皇帝日常的鸡零狗碎都有专人记述,以备将来编入国史。因为婆婆少,没顾及,这些记录一般较为客观。皇帝后妃,谁也不好意思打听记录的细节和倾向性,历来的传统和潜规则也不允许皇权干涉。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干涉史官,沽名钓誉,小老婆都瞧不起

李世民偏偏要打破常规,不但过问史官记述的内容,还暗示他们“秉笔直书”。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极为跌份儿。司马光痛斥这件坏事,他认为,心虚的李世民强索起居注,给唐朝后来的皇帝开了个恶劣的先例。这种举动,连小老婆武则天都撇嘴。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伟大人物也有“灰色的一面”,

李世民晚年,最新于“延年之药”。每个人都有长生不老的梦想,何况皇帝?可惜,他太虚弱了,病情不断恶化。649年孟春时节,终于不治身亡,享年52岁。在盛唐的钟声里,一个时代悄然谢幕。

李世民28岁登基,在位23年,文治武功,千古罕有;可惜,晚年坏得太厉害,甚至到了荒淫的境地。当然,这只是伟大人物“灰色的一面”,并不防碍李世民的贤明、德政,也不会抹杀他的历史贡献。人,就是这样是是非非,一人多面。

 

唐太宗李世民一家的怪异性取向

现代病理分析学告诉我们说:举凡一个人心理不正常,百分百会在性取向上反应出来。正是因为一个人的性取向出了问题,才导致他的脑子不正常,同样的,正因为他的脑子不正常,才导致了他的性取向怪异。总而言之,心理的变态与性取向的偏差,构成了人类精神生命最恐怖的障碍。就拿李世民来说,在他未当皇帝之前,已经封为秦王,任什么样好人家的女子,不是由着他予取予求?可是他老兄偏不,放着正常人家的女孩子不爱,非要热烈的追求亲弟弟的妻子。这是因为正常的情欲于他而言,构不成任何形式的刺激,一句话,他看到正常人家的女孩子,硬是没感觉,一定要奔人类的禁忌来,越是不应该追求的女子,就越是让他血脉喷张。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李世民的这个毛病,是一种典型的家族遗传性疾病。证据就是他的大儿子李承乾,性取向出现了偏差——说到这个李承乾,此人始终是中国式教育失败的典型,为了教导这个儿子,李世民广延名师,凡是他能够找得到的饱学鸿儒,李世民都给找来了,而且这些老师各有各的教育方法。再就是李家教育资源充足,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皇帝老倌家教育资源更充足的了。可这么多饱学鸿儒教导了半天,李承乾却冲破封建家庭的桎梏,勇敢的和自己同种性别的书僮相爱了。

同性恋并不稀奇,我们不应该歧视同性恋者……但是接下来,我们知道,李世民的女儿高阳公主,放着自己的老公不爱,却勇敢的和唐僧唐三藏的徒弟相爱了……这好象也没什么不妥,圣僧和公主的炽热恋情,更容易打动天下凡夫俗子的心。

但是,儿子同性恋,女儿爱和尚,这两桩事放在一起,明摆着,李世民一家的性取向千真万确的,有问题。

等到唐高宗李治出场的时候,这个结论,堪称板上钉钉,不容置疑了。

李世民之所以选择儿子李治做接班人,是因为李治的性取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既没有爱上自己的书僮,也没有勇敢的去爱尼姑。所以李世民就琢磨着:大概……或许……可能……也许,这个孩子的神智应该是正常的吧?就让他来接班做皇帝,如何?

然而李世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唐高宗李治,他在错误的性取向上,走得远比大哥李承乾,姐姐高阳公主更远。

李治爱上了武则天!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爱武则天也没什么不对,武则天也是一个女人,也需要男生的爱。可问题是,当李治和武则天炽热相恋的时候,武则天的身份,是李治的妈妈——这女孩子13岁入宫,和老头李世民做了夫妻,李世民将其幸御过后,封其为才人,史称武才人。

尽管武才人年少貌美,但我们已经分析过的了,李世民在她面前却感觉不到什么刺激。实际上正如义成公主所说,李世民口味超重,品味超差,真正能够刺激他的欲望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弟弟李元吉的妻子杨氏,另一个是前朝隋炀帝杨广的妻子萧皇后。虽然杨氏已经被他抱入宫中,但他心中仍然对萧皇后念念不忘,宁不惜劳师远征,大动干戈,也要想办法把萧皇后弄到手。

然而,武才人虽然对李世民不构成充足的刺激,但是她却对李世民的儿子李治,构成了过于充足的刺激。

 

于是李治就找机会入宫,见到了武才人。

于是事情就发生了。

事情发生是正常的,不发生反倒奇怪了。通常史家以年龄来解释这件跨越了历史与人伦的奇异情恋。毕竟李世民年纪太老太老,而武才人和高宗李治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男女,少男少女,碰到一起,岂有一个不出事的道理?

但是史家显然忽略了这样一个问题:高宗李治,在遇到武才人时,其身份是晋王。虽然他尚没有形成自己的政治势力,但是以他的身份地位,身边是不会缺少女的。更何况,他才不过13岁的时候,老爹李世民怕这孩子孤独寂寞,就把李治的小表妹王氏嫁给了他——史书上说,王氏美丽娴良,母仪天下,所以她在丈夫李治登基而后,就出任了帝国皇后一职。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总之一句话,高宗李治,他身边决不缺女人。话再说回来,就算是李治偷着入宫搞父亲的女人,宫里那么的嫔妃宫娥,何以李治只和武才人发生了事实,却没有和别的宫女也来一段深宫情孽呢?

这个原因,细究起来有点别扭。实际情况是,武才人是宫中唯一洞悉李氏家族遗传性精神疾病的人——换句话说,武才人虽然年龄不大,却是宫中唯一发现李世民家族性取向存在着偏差的人。至于她又是如何知道这等龌龊细节的,最大的可能,是李世民在床上的时候告诉她的——李世民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

古人云,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意思是说,私房密室,是人们最易于袒裎内心龌龊和私隐的地方。心里的那点坏念头,不在这个地方说,难道还要拿到朝堂上,交给群臣讨论不成?

事实上,李世民应该对不止对一个宫人说过他心里的龌龊念头,尤其是在他幸御这些宫人的时候,必然要说点下流的脏话以增加私房情趣。但别的宫人听听也就算了,或者是压根不知道李世民这老头在嘀咕些什么。

只要武才人。她听到了,并且记在了心里。

她是一个思考型的智慧女性,仅此就构成了她的全部机会。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说起来武才人来,她出身于商人之家,父亲和李渊的关系比较铁,唐高祖李渊死后,武才人的父亲悲痛不已,竟然哭瞎了自己的眼睛——这事摆明了是瞎扯,两家交情再好,也不至于为对方哭瞎自己的眼睛。武才人的父亲和李渊都是大老爷们儿,断不至于搞到这样暧味。真正的情形,应该是武才人的父亲患病,瞎眼后死掉了,此后武才人就跟着母亲投奔了表哥家,偏偏这表哥一家拿这小丫头不当回事,想尽法子虐待她,这就导致了表哥一家人未来的悲剧。

再后来,李世民到处打听什么地方有美女,听说了武媚娘的名字,就立即把这小姑娘弄到了宫里祸害。

这一年,武媚娘不过13岁,而李世民却是个行将五十的怪老头了。

已经说过了,怪老头李世民在蹂躏小女孩武媚娘的时候,必然会说些龌龊的情话,以刺激自己的欲望。怪老头的欲望是否刺激起来,这事不得而知,但他透露出来的信息,却让小姑娘武媚娘浮想连翩。

原来姓李的这家人,脑子都不正常。武媚娘在心里想,这事会是真的吗?是不是应该求证一下?

 

可是怎么求证呢?

正不知道如何求证法,晋王李治找借口进宫来了。别的宫人对李治毕恭毕敬,武媚娘却是好奇的不行,心想:如果李世民那怪老头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个小帅哥肯定也是不对劲,你说他闲着没事,不在自己王府里和自己的老婆亲热,却找借口钻进禁宫里来干什么?分明是……

于是武媚娘故意冲李治一招手:帅仔,嘻嘻,过来过来,姐姐带你玩个好玩的游戏……霎时间就见李治两眼一亮。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这小王八蛋,他钻进禁宫里,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可他只有贼心无有贼胆,如果不是武媚娘窥破他的心事,他就只好在心里闷骚了。

事情发生之后,李世民吩咐儿子李治接班,就撤手西归了。实际上,李世民是吃长生不老丹药吃得太多,吞食了大剂量的铅汞,搞到小肠坚硬如金铁,用铁锺一敲,叮咚有声。这样子的肚皮,太硬了,非死不可的。

李世民死了,大舅哥长孙无忌说话算数,于是他吩咐道:大家把曾经和李世民老头上过床的女生,登记一下,这些女生都送到尼姑庵里去吧。现在儿子李治要进宫了,不搞个回避制度,弄不好儿子再幸御了老爹幸御过的女人,那咱们国家的乐子可就大了……

于是武媚娘被按倒在地,强行剃光了头发,送到了感业寺,给她一个蒲团坐下,再拿个木鱼槌递到她手上,下岗女工武媚娘的再就业安置工程,就算是完成了。

拿木鱼槌在手,武媚娘心里既憋火又闷气,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啊,自己才刚刚26岁,正值青春年少,花季正盛,竟然被强塞尼姑庵里来敲木鱼,这未免也太不人道了吧?

要不,咱们作首诗如何?

武媚娘想。

于是她手拿木鱼槌,赋诗一首: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有分教,这首诗,乃中国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那么这首诗到底奇葩在何处呢?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此后不久,有天才大诗人李白横空出世,李白其人,一生赋诗一万来首,传万世而不朽者,超过一千多首——历史上除了李白之外,绝不存在第二个人,能有一千多首诗传承后世的。

然而,正是这位才华横溢的大诗人李白,当他看到武则天的这首诗时,犹如当头一棍,居然踉跄后退数十步,面皮青紫,气若游丝,好长时间才见两行泪水滚下李白的脸颊,只听他凄声哭道:这首诗,写得太妙了,我这辈子是赶不上人家了……

这是一首让诗仙李白为之气短的诗。

 

那么这首诗,到底妙在何处呢?

这个事,只有当事人李治才明白。

别人看这首诗,看到的无非不过是一个成熟女人的感叹,思念情人啊,早也想,晚也想,想到了心底栖惶,就这样于日落之时默默的垂泪,斑斑红泪,染得裙色驳离……别人看到的,只是这么一幕哀惋动人摧人泪下的场景,仅此而已。

唐太宗晚年糜烂生活:连弟妹都不放过然而这首诗,于新继位的高宗李治而言,却是有所指的——仔细看看朱成碧这四个字,这是女孩子与情人私房中最隐密的欢情,所描述的情人性体征丝丝入扣,而且这首诗中还隐含了两人欢娱之时的惶恐——太他娘的危险了,随时都有可能被老头李世民冲进来,将他们逮个正着——就在与老爹一墙之隔的地方,和老爹的女人胡来,那种刺激肯定是空前的,超越了世俗想象的,总之就是变态到了极点,所以刺激的强烈效果,也达到了顶点。

把最隐密,最龌龊的私情,用最美丽,最委惋而又最直观的表达方式说出来,当事人看到的是浸透了地狱之火的不伦娱情,而别人看到的,却是一幅美丽的图画,这个就叫艺术。

所以当唐高宗李治看到这首诗的时候,只觉得身体猛可的一热,昔日偷情的快感迅速的攫住了他的全部思维。刺激,太他妈的刺激了……于是唐高宗李治丝毫也不犹豫,一脚踹开龙椅,直冲感业寺飞奔而来。

小编名字叫“小仙”,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仙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6,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