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梅内伊会像狗一样死去吗

这两天伊朗老百姓又上街了,因为油价上涨50%,而且还限购,超过限额价格还要翻倍,老百姓在伊朗政府一次次疯狂洗劫中终于受不了了。他们走上街头弃车而去,堵住了各大城市的交通要道,控制了包括德黑兰在内的主要城市的交通,还烧了伊朗中央银行,可以说是对各种压迫和不满的集中爆发。
记得上一次伊朗大规模抗议游行还是17年底18年初的时候,那时候主要是因为通货膨胀很多人吃不起饭闹起来的。我们都知道,因为吃饭闹起来的都会因为得到满足而平息,当时轰轰烈烈的大游行持续了一两周时间就被平息了,然后女性以前裹头巾的继续裹头巾,平民百姓以前活不下去的依然生活艰辛,只是那些带头抗议的异见者一批一批的消失在公众的视野。

那时候民众还没明确提出更多的政治诉求,但这次不同,伊朗民众不仅烧掉了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画像,还明确提出要迎回巴列维王朝的后裔。对于这样的诉求除非鲁哈尼政府下台,哈梅内伊主动退位否则是不可能被轻易满足和瓦解的,那么伊朗民众的游行就有了长期持续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2017年时,石油贸易正常的时候,鲁哈尼政府还能通过满足民众部分要求来瓦解游行力量,眼下断粮半年多的伊朗政府已经自顾不暇,甚至连继续养活政府公职人员都变的困难重重,更别说是通过满足民众部分诉求来分化反对力量,而且朝不保夕的公职人员也可能成为游行队伍中的重要力量。记得17年底伊朗爆发大规模游行的时候,很多警察的态度就是中立的,现在就不确定了。

与一般世俗国家不同,所有伊斯兰国家变革最核心最紧要的问题就是政教分离,也就是说让政府管理世俗化。事实上1925年伊朗建立起巴列维王朝后,就逐渐实行了政教分离的世俗化管理。从此以后伊朗的女性穿上了比基尼和超短裙,可以自由恋爱自由流动,甚至可以畅所欲言的批评极端行为。那时候的伊朗,充满了活力,阳光能照到每个不易看见的角落,不像现在死气沉沉的,既没有表达的权利,也没有流动的自由,整天像惊弓之鸟一样,提心吊胆的活在革命卫队的放大镜下。

要知道,民主不仅仅是政治制度,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根深蒂固的宗教保守势力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巴列维王室,可悲的是巴列维王室也没让保守派失望,他们贪污腐败穷奢极欲,致使伊朗各地饿殍遍地,人人苦不堪言。
此时伊朗宗教保守力量借机发挥,迎回了海外流亡的霍梅尼,重新退回到了政教合一的生活。上台前的霍梅尼为了获得更多人的支持,还承诺说掌权后整个伊朗水电免费,可是上台掌权后一个都没兑现,还变本加厉进一步巩固宗教地位。
从此,不管信不信毛拉的伊朗人,都不得不因为霍梅尼的掌权而成为毛拉的信徒。至此,整个伊朗都被保守派绑在了同一辆战车上,领袖说跟美国干到底,伊朗民众就勒紧裤腰带;领袖说涨价没问题,伊朗民众就喜迎物价上涨。但凡有人灵魂觉醒了,就是对领袖不敬,就是一步步走进了漆黑的牢笼。
伊朗人花了40年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巴列维王朝再腐败不堪,它的权力是世俗化的,它可以接受监督还有纠错空间。但霍梅尼和哈梅内伊就不同了,政教合一下的他们,不仅拥有世俗权力还是毛拉的化身,真理的化身,他们不接受监督,更不会纠错。无论多么艰难,哪怕饿殍遍地,普通民众都只有忍受的份,没有反对的命。除非他们能突破思想的钳制,连带着哈梅内伊和毛拉一起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重新找回世俗自治的生活方式,就像今天烧掉哈梅内伊像的示威人群。
其实何止是哈梅内伊霍梅尼,当初的萨达姆也曾把自己塑造成伊拉克的神,可是当美军打进来的时候,巴格达的军人都弃他们的神而去,留下一座空城给美军,普通民众更是天天盼着美军打进来,没几年萨达姆就从狗洞里被抓出来给绞死了。
当年的萨达姆确实罪有应得,但他还没向欧美输出恐怖主义,哈梅内伊就不同了,不仅长期向欧美输出恐怖主义还一直是中东北非动荡的幕后黑手,简直就是毒瘤中的毒瘤。这样的毒瘤为全世界所不容,你说他会不会也像狗一样死在某个漆黑的洞穴?!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