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迷局

1

时代在改变,潮起也潮落。
过去20年,可能是中国经济史上最波澜壮阔的时期了。
一个个互联网王朝拔地而起,在实体经济领域攻城掠地;一只只金融大鳄张开血盆大口,上演蟒蛇吞象的故事;一群群蚍蜉浩浩荡荡,渺小却也能撼动参天大树。
潮水褪去,浮出一只凶狠的金融大鳄。
安邦帝国的坍塌,有人说主要是“吴小晖和媳妇离婚,这个事大了”。
以这个吃瓜可以,但安邦的方向错了,这大鳄不仅凶猛,吃相还特别难看,完全咎由自取。
回溯安邦作为“黑马”的成长,我们看到充满野心的吴小晖,也看到一幅极速奔腾的、流淌着野心的长卷。
安邦的资本扩张自2005年起从未间断,从5亿元到37.9亿元,再到51亿、120亿元,最大幅度的动作出现在2014年——两次大幅增资、举牌民生银行、大手笔收购海外资产。
气吞山河啊,而吴小晖像一个枭雄,他构建的金融帝国——安邦旗下拥有基金、证券、信托、保险、银行、租赁等全牌照,不停在投资,不停在扩张,整个安邦系最终的资产达到了两万多亿的规模。
2015 年 1 月,财新刊发《安邦大冒险》,意味深长地写道:吴小晖创业早年确实善于杠杆各种“背景”,但本人也相当勤奋刻苦,“足够配得上他的野心”。 他的勤奋在圈内尽知,同时也善于将所谓“背景”杠杆到极致。
业内对于安邦的冒进姿态表示出担忧:“不像保险公司,更像个大基金。”
银保监会后来认定:在保险保障基金注资前,安邦保险集团的真实资本只有10.96亿元!而安邦保险集团总资产超过2万亿元,撬动的杠杆倍数之高,放眼全球市场实属罕见。
安邦帝国,杠杆之王。
安邦的股份始终是个谜,谁也不知道到底这个帝国的背后,掌舵人到底是何等人物。其股权设置极其复杂盘根错节,还有各种神秘光环加持,根本无从查起。
直至吴小晖落马,银保监会接管安邦后,工作组的层层抽丝剥茧,一个谁也想不到的真相浮出水面:安邦帝国完全是吴小晖的个人财产,根据庭审记录显示,吴小晖控制的37家股东公司控股比例达98.22%。
不管有没有代持,吴小晖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隐形首富。
2

2013年,保险行业开启了史无前例的“大松绑”:筹资端,放开万能险;投资端,放开保险公司投资上市公司的限制。
安邦的崛起,可谓躬逢其盛。
它使用了三种杠杆——市场特权、资本和杀红眼了的“跟庄”的热钱。
不过依然是特权资本的套路——牌照权、集资权、贷款权。
那么,草根出身的吴小晖的市场特权从哪里来的呢?
吴小晖相貌英俊,能说会道。他从宁波开始起家,得到岳父——原杭州市市长、浙江省副省长卢|文舸的巨大帮助,这在商界不是秘密。
坊间传言,他后来离婚,又结婚,成了“邓|氏姑爷”。
背靠这样的政商资源,1996年、1998年,吴小晖分别成立汽车销售、租赁两家公司,并和上汽的总裁胡茂元成为好朋友。
再后来,吴小晖联手陈小鲁,兴办上海标基投资集团,继而纵横捭阖,与上汽、中石化联手,一翻挪腾运筹之后,成立了安邦。
“他拿资源的能力超一流,比如拿执照。”一位早年曾与安邦董事长有合作的国企老总如此评价吴小晖。
那几年,安邦作为中国最神秘的企业之一,不仅其背景及崛起之路成了业界之谜,甚至一度作为中国投资界的风向标,总能在适当的时机低位买入股票,而且买什么什么涨,赚得盆满钵满,后来更控股参股了多家银行,举牌上市公司,成了万亿元资产规模的金融控股集团。
一切都来自强大的政商资源。
《财经》杂志说,吴小晖善于将“邓氏姑爷”这层身份用到极致,每到一个省份经商,都会借此与当地政界高层会面,并迅速拉近关系。而地方政界人士对其的认可,也与有力人士在背后为其“站台”有关。
因此,安邦可以纵横捭阖,叱咤风云,蛇吞象现象也就不奇怪了。
对安邦帮助最大的是保监会主席项俊波。
《经济观察报》说,吴小晖与项俊波交往甚多,“吴小晖属于到项俊波办公室,(无需预约、通报)推门即可进的那类。”吴小晖还自夸,对保监会“从主席到保安无不认识”。 
安邦甚至有能力推着监管往前走,包括修订法规。
安邦因此开创了众多中国保险领域的先河,其万能险规模傲视群雄,600多亿的资本,也相当于第二名和第三名两大老牌央企之和,连资本大佬明天系都对其“套路”亦步亦趋。
如果没有项俊波开的绿灯,吴小晖不会肆意狂奔得这么远。
3

《左传》说:“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回望以往,富豪们从天堂跌入地狱,原因也许林林总总,但是有一条是不变的:对规则的漠视。
安邦的膨胀,就是对规则的漠视,把大量来自居民端的存款、保费,通过自己的平台变成了游资,通过资金管道劫持命脉产业,以资本运作摘桃子。
而每家财团都会跟国际金融对接,国内经济形势越紧,越往外腾挪资产,毫不顾及外汇家底。
这种模式一旦停止扩张,居民端的存款和保费,或者理财,天知道能不能兑付。
这是要命的。
而控股参股了多家银行,举牌上市公司,操纵股市,这是公开的抢劫。
动物不仅凶猛,吃相还相当难看。
2015年股市的大跌,引起高层对于金融安全的忧虑,此后,稳定、监管、穿透变成了行业关键词。
金融是国之重器,高层是不允许有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的金权阶层,通过特权肆意收割财富的。
于是,政策开始转向,监管的大刀举起。
2017 年4月9日项俊波落马。
山雨欲来风满楼,监管层不断对吴小晖及其安邦发出警告和暗示。可惜吴小晖没有回应,或者是难以回应。
6月14日,安邦官方网站发布声明: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
想起一句话,你想控制的一切,都已经控制了你。
2017 年 11 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痛陈: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权监管权的“内鬼”合谋,火中取栗,实施利益输送,个别监管干部被监管对象俘获。
指向清晰。
而中纪委明确指出,项俊波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滥用审批权和监管权,而且政绩观扭曲。
到2018年06月,中纪委官网刊登评论《持续保持反腐败高压态势》,其中提到: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特别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区域性腐败和领域性腐败交织、用人腐败和用权腐败交织、“围猎”和甘于被“围猎”交织等问题依然突出。
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围猎”和甘于被“围猎”交织,这几乎是在给项俊波、吴小晖他们“画像”了。
不久,吴小晖被提起公诉了,保险业的最大“靴子”落地。
4

我们都知道,一个国家,如果仅仅靠“玩钱”的金融,是注定不会成为大国和强国的。
安邦通过加杠杆,以资本运作摘桃子的套路,势必干扰到国家大政方针,所以,什么背景也保不住吴小晖,他只能被时代无情地碾过。
这是国家发展的大势,螳臂挡不了车,大鳄也不行。
显然,吴小晖也许看清了内在的风险,却没能看清层层迷雾下的时代风向,或者他看懂了,只是在那么错综的复杂形势下,安邦牵涉的人事太多……他也许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只能被国家改革的大战略无情地碾过。
大鳄如此凶猛,不捕何以安邦?
如今,安邦改组为“大家保险”,同时,法院没收、追缴吴小晖个人资产857.5亿,判刑18年。
浪花淘尽枭雄,醒来发现,原来只是黄粱一梦。
安邦帝国的坍塌,吴小晖的重判,彰显高层化解金融风险的强大意志,以及对法治的坚持。
这就是飓风,无坚不摧,无人可挡。
回头看,持续几年的高压整顿,让筛子一样的金融监管体系,得到了阶段性整固,这是值得肯定的。
整顿还在继续,而且已深入到了监管和国资金融体系之内。
时代是在变化的。
一代枭雄吴小晖和他的安邦,终究只是一个时代的背影。
它抛给所有从商者一个极大的问号——法治的阳光,随时可能照进你的历史,你是否经得起考验?
评:说白了就是他已经离婚了,不是邓家门人了, 要是真的红二代又没站错队,是不可能灭掉的。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