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月光:周恩来——中国情报战线的统帅

周恩来,一位近乎于完美的人,如果面面俱到的去写,估计几本书也不够。外交,统战,情报方面他都堪称统帅。本文的“统帅”,没有政治涵意,更多的是一种敬意。
  这个名字,本身就意味着一个不朽传奇。人靠能力立足于社会,能力包括很多很多方面。以周恩来的能力,投身中国革命,出发点不是为了当多大的官,他无论站在哪一方,都将取得极高的地位。
  这是北伐战争时的两位主要人物,黄埔军校的校长和政治部主任。
  周恩来站在了人民一边,因为他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
  蒋介石站在了压迫者的一边,最终只能在小岛上苟延残喘。
  周恩来从事着最危险的事业--革命。险像环生是家常便饭,稍有差池就是人头落地。 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好运相伴,当然,这也是国家的幸运。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412反革命政变,大肆杀害曾经的共产党盟友。周恩来在七宝镇被捕。
  押往司令部后,潘宜之,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桂系将领(当过老蒋秘书,北伐军小领导),打了个照面,就偷偷把周恩来给放了。
  论交情,两人以前也不是很深,但就这么巧,潘敬佩周恩来为人。不然,周恩来可能早早的成为革命先烈。所以说,人脉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你的人品。
创建特科
  周恩来参于情侦工作之始,应当是1925年8月20日的廖仲凯被刺案。他带着陈赓,没日没夜的进行了案件调查。 他们意识到情侦保卫工作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国民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1926年9月,陈赓,顾顺章,陆留等人被秘密派往苏联,学习这方面工作。
  1927年11月9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上海召开,正式成立了中共中央特科。还有一说是11月14日,这是开闭幕时间上选择。
  1928年11月,中共中央成立特委,特委领导特科。特委由向忠发(总书记,挂名)周恩来(实际领导人,制定工作原则和方式),顾顺章(特委中专管特科)
  特科之下,又陆续设了四个科: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红队),通讯科。分别称为一科,二科,三科,四科。
  各科领导人变换,下面用最简明方式说明一下,因为很多网上文章弄不清楚,看谁都是特科负责人。
  一科:洪扬生(1927-1931)陈云(1931-1932)康生(1932-1933),之后还有其它四位。  
  二科:陈赓(1928-1931)潘汉年(1931-1933)王世英(1933-1935)
  三科:顾顺章(1927-1931)康生(1931-1933)邝惠安,王世英(1933-1935)
  四科:李强(1928起直到改组取消)
  李克农,胡底,钱壮飞三人与陈赓联系,所以1931年顾顺章叛变时,他知道中共在中统有内线,但不知清是谁。
  整个特科实际掌门人就是周恩来。
危险与原则
  特科工作极度危险,所以必须以“绝对秘密”为原则。
  中共领导人在上海出门不能携带任何文件,机关之间联络,传递由交通员负责,而交通员在穿扮上要根据个人气质,学识来定位。不是人人都能扮老板,教授,也不是人人都能扮三轮车夫,沿街小贩。
  低调,一定要低调。一得瑟可能就有杀身之祸,顾顺章在汉口就是太得瑟了,去大街上变魔术。
  周恩来从革命成功,到担任总理,作为领导人,“以身作则”方面,他绝对是楷模,你教别人怎么做事?你首先就要做得更加到位。
  现在不是有的官员在台上声泪俱下,台下啥都敢做吗?进去的,哪一个还记得“以身作则”?
  周恩来在上海领导特科时,知道他住处的,不会超过三个人,而且经常换住处。住址要换,名字也要换,有的房子租来,只住半个月,一个月就走人。搬一次家,改一次名,别说看电影消遣之类,连串门访友也是绝对禁止,常人很难做到这些。
  白天不出门(除了国民党特务,还有拎不清的熟人大街会拉着你),晚上十点后才能活动,清晨六点前回来。
  从法国的少共,到回国革命,周恩来一直视组织原则为生命,特科能在上海一片白色恐怖下活动,离不开周恩来的出色领导和组织能力。
  周恩来从一开始就定了特科的原则“不搞暗杀”(叛徒除外),明确政治斗争方向,而不是单纯的恐怖对恐怖。
  1929年,一直死盯特科的法租界“包打听”们,令特科行动很不方便,顾顺章策划了干掉几个重要“包打听”头子的计划。
  当时,高级包打听开会都躲在一品香饭店包厢内,顾顺章带人察看好饭店地形后,决定在饭店里安放炸弹,让包打听们灰飞烟灭,当然,无辜民众会伤及更多,周恩来坚决制止了这一次行动。
  “绝对秘密”原则,意味着很多人和事都必须单线联系,否则,一个叛徒会导致全军覆没。简单说就是甲与乙联系,乙与丙联系,但甲跟丙毫无关系。每个人只知道自己的工作情况,连“中央特科”的单位名称,很多人也根本不知道。
  《孙子兵法》有云: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其实整个世界情报机构工作原理,都是孙子理论演化而来。
  以情报科为例,上海的租界巡捕房,华界警局,宪兵队,律师所,青帮流氓,烟花柳巷,都有特科的眼线。从社会阶层从,既有上流社会,也有下层社会。
  更加神奇的是,周恩来还能把眼线插入到国民党的情报机关,三十年代,中统徐恩曾的三个特派员:上海杨登瀛,武汉蔡孟坚,开封黄凯。其中杨登瀛就是特科情报人员。
  在周恩来精心安排之下,杨登瀛不但没有暴露,还不断升官,形成了一张高效有力的情报网。
  宋再生,1926年就入了党,后来是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熊式辉的政治密查员,叛徒去告密,等于把自己往死路上送。
  杨度,鼓吹袁世凯称帝的”筹安会六君子“之一,入党是周恩来亲自批准的。跟周恩来单线联系,以杨度的交际面,无论军阀,政客,官场的情报他都能弄到。而且他还是杜月笙的密友。
  如果不是顾顺章叛变,周恩来架设的这张几乎覆盖全上海的情报网,会有更大成绩。顾顺章家属受到的严厉处置,是不得以为之,但情况后来被地摊极力夸大,其实,当晚,放过了他家小孩子。
红队
  三科行动科,称为红队,也称打狗队,1927到1931期间,据上海警局统计,仅在公共租界,就消灭了40多个叛徒,还不算法租界和华界。
  明确对叛徒格杀勿论是在1928年10月17日的《中共中央第六十九号通告》:“对自首而反攻的叛徒,号召党内外群众共起处之以死刑。”
  罗亦农(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组织局主任),就是因为叛徒何家兴夫妇出卖,在1928年4月21日被国民党杀害。
  何夫妇用罗亦农的性命换来了十万大洋和护照,当然不会有好下场。罗亦农是在戈登路被捕,带走他的是英国捕头洛克。
  周恩来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由顾顺章去买通英捕房,一方面准备劫囚车(顾的计划是以送葬队伍为掩护,把枪支藏于棺材内,半路动手)。结果无论是收买还是打听囚车时间,路线,与洛克联系的都是何家兴老婆。
  等罗亦农牺牲后,才慢慢确定了何家兴夫妇是叛徒,并佯装不知。
  1928年4月25日上午七点,周恩来安排陈赓率红队三人,从后门入法界租蒲石路178号。
  何家兴刚睡醒就中弹挂掉,他弟弟中枪受伤,其妻贺芝华(也叫贺稚华,朱德前妻)头部中弹,藏于床下,重伤。
  整个行动迅速,明了,全身而退。一人指挥,三人分别向三个目标开枪,打完收工,不伤旁人,何家保姆安然无恙。
  1929年8月24日,江苏军委书记澎湃等四人在泸西被捕,28日,周恩来策划营救行动,顾顺章带人在上海市郊劫刑车,但功亏一篑。
  30日,澎湃四人在龙华遇害。
  出卖澎湃的是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其实当天被捕是五人,而白鑫作为告密叛徒,当然被释放。
  特科马上行动起来,要把白鑫正法,但国民党把白鑫藏得神不知,鬼不觉,红队无法侦察到他的住处。
  白鑫难逃一死,这种报应好像天注定。白鑫生病,给他上门治病的医生是中共地下党员柯麟,白鑫与柯医生相熟,但不知道他也是党员。
  很快,红队就弄到了白鑫的地址:和合坊四弄43号,也就是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大员范争波的宅子。
  行动一直无法进行,因为范宅戒备极其严密。杨登瀛以中统身份上门看望白鑫,了解到白鑫准备逃往意大利,并知道确切出门时间。
  处决叛徒的时间不多了,特科请出红色牧师董健吾去侦察和合坊与霞飞路一带的地形和警戒情况。
  董健吾化妆前往其宅子附近转悠,画出了精确地图,及测算好最近的嵩山警局出警赶往现场的最快速度(15分钟)。
  特科马上在附近租了房子,准备伺机动手。时间已经非常紧迫,周恩来指示杨登瀛再度登门看望白鑫,确定其是否还在公馆内。
  11月11日,上午,张道藩也要去看望白鑫,于是,杨登瀛很自然的陪同前往。
  杨登瀛带回的消息是当晚11点,白鑫准备动身离开上海。这次出门机会必须抓住,否则,计划泡汤。
  当晚11点前,范争波,范争洛兄弟陪着白鑫从公馆后门出来,一行七人,行至弄堂口时。埋伏在这里的八名红队成员,从暗影里冲了出来,举枪便射,巷子内枪声大作。
  走在最前面的保镖韩玉秀和王某,连枪都没机会掏出来,倒地毙命,范家兄弟也先后倒下。
  白鑫转身就往回跑,红队追上了后,一通乱枪,毙其于71号宅子门口。红队共花了十分钟不到,开了九十多枪,全身而退。
  范争波命大,中三枪还被抢救过来。此案轰动上海滩,谁都知道,千万不要跟共党产过不去,更重要的是它极大震慑了叛徒们。
  强悍,高效,无情,是红队最大的特征。本领是在学习和实战中形成,1928年,周恩来和恽代英共同组织了训练班,一位讲政治,一位讲军事。
  练枪,特科买了驳船,驶出黄浦江,在海上射击,或者租下深宅大院,趁年节放炮时,进行固定靶,移动靶射击训练。
  1931年之前,一切顺利,但顾顺章叛变,向忠发叛变,特别是顾,使得刚刚恢复元气的中共,面临着一次重大危机。
  关于顾顺章可以参考我的小文
  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一
  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二
  周恩来离开上海后,特科由陈云,康生,潘汉年等集体负责,进入了另一个时期。
  同时,周恩来成立了北京特科,由陈赓负责,与东北军联系,这时情报工作转变为以为红军军事行动服务为主。
  遵义会议之后,毛主席成为了情报系统最高负责人,情报工作开始与军事行动有了紧密联系。
  1937到1949,周恩来负责国统区情报工作和统战工作。战略情报,军情情报是这期间的重点,单线联系的主要人物有阎宝航,熊向晖等。
  解放前,周恩来就已经在台湾布局,然而因为海峡相隔,进出不便,蔡孝乾叛变后,整个台湾地下工作网络被摧毁,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后人应当谨记牺牲在台湾地下工作者们的名字,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台湾祭奠他们的英灵。
  周恩来领导的中共情报系统是一个庞大的隐形战场,惨烈程度丝毫不亚于真正的战场,其贡献无法估量。
  想想美国这些天又在炒作间谍战,只能说,在今天富裕安康的背后,斗争仍然激烈,向那些秘密战线上的英雄们敬礼!
  今天,是周总理祭日,以此小文,向他致敬!

弦之有你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