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做过多少坏事!

 

(本文部分信息源于新华社、中国青年报、青岛新闻网、京华时报)

 

昨天同仁堂回收过期蜂蜜的事儿,已经在热搜上挂了一天了。

现在“造假坑爹”梯队又多了一家老字号品牌。

当时有人爆料,某厂在生产同仁堂蜂蜜时,各种操作大量违规。

先是看媒体拍的视频,就挺触目惊心的。

视频上的工人的行为,跟隐藏在暗处的三无小工厂, 没什么两样。

他们先是把回收来的蜂蜜,标签撕掉,然后一瓶瓶地往桶里倒。

 

了解内情的人解释,这些蜂蜜都是从北京、大型超市退回来的,是过期或临近过期的蜂蜜。

在这些工人的身旁,就摆着这种成箱的瓶装蜂蜜,当问到工人,为什么往桶里倒时,他们却一个个地不吱声了。

好不容易站出来一位,人家的解释简单粗暴,说这是“退给蜂农喂蜜蜂的”。

很想怼他一句,花这么大人力物力收集,结果只是为了回馈别人,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信这种话吗?

还是在这家工厂,有贴着“倒蜜”两个字儿的大桶,被送进厂里的原料库。

一般来说“原料库”这三个字,代表生产的地方,难道运这种蜂蜜进去,是让蜂农一个个地来排队来领

(图源于微博@南京零距离)

然而就在两个月前,这家盐城的蜂蜜厂,就有过贴牌卖过期蜂蜜的行为了。

如果这次没人发现,可能人家只是跟往常一样,再“生产”一回过期蜂蜜。

北京同仁堂站出来道歉,虽然别的没有细说,但承认了监管不力。

于是就有很多人给他们洗白,说蜂蜜不会过期,回收过来也能用。

说蜂蜜不会过期的,那得是纯蜂蜜,而大多数蜂蜜厂产的蜜,都是勾兑过的,只是含量的差别而已。

既然在包装上,加了保质日期这几个字儿,那就按照游戏规则来,对盐城的蜂蜜厂来说,卖过贴牌过期蜂蜜就是事实,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洗的。

其实同仁堂出问题已经不是一两年了,早些年的龙肝泻胆丸事件,让一批大爷大妈得了肾衰竭,引起全国轰动。

2003年的时候,一位名叫张家瑞的作家,经常出现“上火”的症状,就断断续续吃了半年的龙肝泻胆丸。

结果去医院一查,却发现自己患上了尿毒症,还是必须要接受肾透析的那种。

另一位清华大学的副教授马文祖,经常参加锻炼,体质也很好。

只不过吃了几年龙肝泻胆丸,就在体检的时候,发现了自己肾功能受损。

几家三甲医院诊断,他们都得了马兜铃酸肾病,而病因是,龙胆泻肝丸中的药材“关木通”,这里面含剧毒成份马兜铃酸。

(图源于东方法眼)

此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因为吃了一剂普通的中药,就得了肾衰,更严重的是尿毒症。

一些人以后的日子,只有靠透析才能活着。

有病人说,这些受害者“七分像人,三分像鬼”,生活没法自理,相当于“成了一个废人”。

只要得了这病,就相当于被判了无期徒刑,更多的受害者,不知道有多少。

其实当时有几十人联名起诉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同仁堂,可后来还是不了了之了。

然而前有患者起诉,后有70岁大妈上线battle。

十年后,也就是2013年,一位青岛大妈说同仁堂产的药,配料出错了。

这位青岛大妈姓高,出身中医世家,给父亲的诊所帮过忙,对于中医药的各种门道很熟悉。

有一天,她在感到身体不舒服后,就去医院看了大夫,接着去药店买了同仁堂的“金匮肾气丸”。

只是在看成分表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

她发现同仁堂的药,比自己当初配的,多了两种车前子和牛膝。

而服用了这种药,别说会起什么作用,反而会加重病情。

翻开医书《中医方药学》,人家黑纸白字标得明明白白,高大妈的判断就是正确的。

她这么较真,就是想不明白,“别的药厂搞错了,还能理解,但是这同仁堂犯了这种错误,我想不通原因。”

很多人都是看了同仁堂的牌子响,才去这里抓药看病,然而同仁堂的操作,却非常迷幻。

比如北京的夏女士,因为没来大姨妈,就去北京同仁堂的中医诊所看大夫。

看病的张大夫,认为她是气血不足、月经不调,给她开了十几服中药。

等二十多天后,她吃完药,却感觉肚子一阵阵地痛,再去妇幼保健院一检查,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怀孕时间,正好在去同仁堂看病之前。

而那位坐诊的张医生,在撂下一句“不要要孩子了”的话,就不见踪影了。

作为医生,连病人怀没怀孕都不知道,也是搞笑。

夏女士之前因为身体原因, 找各种方法要孩子,现在却因为医生的误诊,只能选择放弃妊娠。

误诊闹出人命,这事难道不算大吗?

不过这几次负面事件,对同仁堂来说都不算啥,他们药品的质量问题,才是传统项目。

在2013年,同仁堂发生了质量六连跪事件。

生产的中成药,不是质量不合格,就是查出非法添加成分。

其中曝出的几种药,有个是在香港卖的“健体五补丸”,汞超标5倍。

有一种小孩儿吃的《小儿至宝丸》,里面剧毒成分“朱砂”超标。

2017年,再次六连跪,这次被称为同仁堂劣质药事件。

因为同仁堂在五个省份,卖出的中药都不合格,另外一家淄博的药店,卖的中成药还出了问题。

除了误诊和药品出问题,同仁堂的造假事件也层出不穷。

比如2011年的,同仁堂假血燕。

当时同仁堂旗下公司,生产的血燕是从马来西亚进口的。

结果浙江在进行检查的时候,发明这些燕窝含有的亚硝酸盐,超标三百多倍,不合格率达到了100%。

吃了这种燕窝,很有可能致癌。

还有2016年的同仁堂“阿胶造假”。

一位买完三千多块钱阿胶,准备磨成粉带回家的顾客,在自家附近加工的药店时,听到药店的药师说,阿胶不正宗。

于是自己拿去检验,却发现本来是用驴皮熬制的阿胶,查出了猪跟牛的DNA…

(图源于金融界)

一次次的质量问题,一起起的造假事件,让人怀疑,同仁堂到底还有没有信用了?

记得有一部,以同仁堂为原型的电视剧《大宅门》。

里面白家少爷,在制药的时候以次充好,他爹让他看着大堂上挂着的祖训,“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

说的就是制药是关乎人命的事儿。

因为祖训说了制药不能没良心,所以才会有人相信他们的承诺: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可现在呢?

作为老牌子的同仁堂,却屡次出现问题。

没有人希望,一家历经百年的药店,历经战火没有倒,如今会败在自己人的手上。

作为一家传承三百多年的药店,丢掉了最起码的信任,真的让人寒心。

评:现在的同仁堂不是私人的,每一任老总只负责眼前的利益,有几个人会管以后呢?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