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不一样的中国

去台湾之前一个朋友问我“台湾有什么可玩儿的?”,我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要说自然风光,一个小岛再怎么秀美跟广阔的大陆肯定没法比;要说人文景观名胜古迹,数量和质量上大陆也是完胜,所以台湾有什么可去的呢?

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往远了说类似于美国与英国,往近了说类似于朝鲜与韩国。两个地方的人民说着同样的语言使用同样的文字,有着几乎一致的历史传承,生活习惯,都认为自己是中华民族龙的传人,却生活在截然不同的意识形态下,体验着不同的社会制度。

这对我来说是台湾最吸引人的地方,可以亲眼看到自己的同胞生活在另一种制度下是怎样的状态,是腐朽堕落受苦受难还是衣食无忧歌舞升平,在对比自己的生活,或许会有些不一样的启示。

一:城市

初到台北,感觉台北作为台湾最国际化最具知名度的台湾城市,与同样是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的北京相比,简直就是一个街道狭窄,楼宇老旧的二线城市。

由于见惯了统一规划大同小异的高楼大厦,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种每栋楼都有自己独特风格,充满生活气息的小楼。但如果以现代化大都市的标准去衡量,确实显得欠发达了一些。这并非我一厢情愿的猜测,实际上我询问过一些台北当地人关于老旧楼房的问题,答案基本是大同小异,以一个计程车司机的话来说是就是“我们这里跟你们那里不一样啦,这一栋楼,有一户不同意搬家,整栋楼你都不能拆啦!你们那里呢,说拆就拆,城市建设的当然就很快嘛~”

说到这里提一句最近台湾很有名的景点“彩虹眷村”。台中市的一处眷村本来要拆迁,但一位国民党老兵不愿意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开始在眷村画画,在网上引起大讨论并且成为一个景点。政府也决定暂时不拆除作画部分,甚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官方认可的旅游景点。

而反观大陆方面的做法,别说一个默默无闻的老兵了,名人故居又如何?

对于台北市不太发达的现状,有的台北人觉得政府不够强硬,不利于城市的发展。也有的台北人认为,与经济发展相比,尊重法律保证人权才是更重要的。哪方做法是正确的,您可以自己判断,我个人更倾向于后者。

虽然乍看之下台北市的规模与宏大远不及北京,台北市的面积甚至只相当于半个朝阳区大小。

但是在台北住下几天之后,才发现与北京相比,台北才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自然环境我都不想去说,几乎每个知道我来自北京的台湾人都会说一句“你们那里空气不是很好哦~”我通常都是回答“别听人瞎说,哪有不是很好,是非常不好”。台北虽然四面青山环绕,但城市中绿化还是非常多。让北京跟台北比空气质量相当于让姚明跟潘长江比谁眼睛离地面近,显得不厚道。所以我之对比一种叫做“人性化”的东西。

那天晚上我在饶河夜市吃撑了,准备步行回到大概三公里外八德路附近的酒店。这三公里我路过了四个这样的小公园带滑梯和健身器材的很小的公园,没有围墙免费的儿童玩耍区域。以至于我这种习惯了交费的大陆客先找了一圈入口售票处,发现每条路都是入口没有售票处才敢进去。北京的小朋友要想玩到这样的滑梯,不收费基本是不可能的。搞笑的是我家门口有个幼儿园把这种滑梯就放在大门口,邻居家的小孩天天盼着到岁数能上幼儿园玩滑梯。上个月她终于如愿入园,却发现这滑梯根本不让玩儿时摆那给大家看的。幼儿园给出的解释是: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我理解幼儿园怕万一出点意外承担不了责任,那起码晚上让家长进去看着玩儿会儿总该可以,让孩子从小就受这种看得到玩不着的煎熬真的好么?而且真出于安全考虑应该把水磨石地砖换成途中的橡胶软地砖才对吧。

公园里面可以看到这样的标示:

本来我以为这样的设施只在台北这种大城市会比较密集,后来途径台中台南等地,纷纷遇到了同样地方。

之所以说是遇到,因在北京要让小孩儿有个安全的地方可玩必须要特意去,而这些小公园基本都是遛弯儿吃饭碰到的,虽然不收费,但有的比北京收费的地方还要好。从这里可以看出台湾对待小孩也就是祖国的未来,是不是比我们更重视一些?之前我想北京寸土寸金,弄出这么多免费的儿童区域不太现实,可转念一想台北也是寸土寸金啊!房价跟北京不相上下的,人家就能做到,这就叫人性化么吧~

不仅是街角的儿童区,实际上台湾我去过的故宫,美术馆,海洋馆,市政府等公众场合,基本都有专门供儿童玩耍的儿童区,基本都是免费的。而我们这里呢?

台北街头还经常能看到这种东西

旧衣回收柜,美剧《老友记》里出现过,收集旧衣服帮助穷人的。而在北京想捐点衣服真找不着地儿,说给中国红十字会吧,老听说人家不接收这个。偶尔网上有消息称可以寄到什么地方帮助那里的人民。一是真假难辨,万一寄过去了每人接收不是瞎折腾么;二是提高了做善事的成本让很多人却步。当然,这种东西放在北京街头,一定会变成大垃圾桶的。

变成垃圾箱的捐款箱

台北街头还有非常多的小庙,这种小庙全台湾到处都是,会根据需要供奉不同的神仙。在垦丁的海边看到的是同样大小的龙王庙,忘了在哪个夜市看到的是灶王庙。这些小庙就在楼宇间胡同里,没事可以进去拜拜,感觉就是台湾人生活的一部分。教堂的密度要小一些,但是也很常见。

以我在内地的经验,第一眼看这些小庙感觉都像是骗钱的。问过之后人说这地方都不要门票,没事儿可以进去拜拜,不像大陆讲究烧胳膊粗的香表示心诚,然后佛祖看你心诚就灵验给你看看,然后你看佛祖这么灵验得烧大腿粗的香还愿表示感谢,不花几百你都觉得白来一趟。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大陆的寺庙普遍没好感,感觉他们除了圈点香火钱然后瞎放生破坏生态平衡没干过什么正经事。可在台北街头看到的宗教行为,就不那么让人讨厌.

两岸的人性不同情有可原,仙性都有差别我只能感慨还是社会主义好啦~

台湾生活很方便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便利店的存在,主要是7-11。这里的便利店不仅有北京便利店的全部功能,还能吃饭休息,是正经有桌子椅子坐下来踏实吃的那种,上厕所,买火车票,充话费,取现金,一卡通(悠游卡)充值,复印照相打印,充电,上网等等。这些小事在大陆至少得跑四五个地方才能完成,而在台湾一家便利店里全部能搞定。关键是这种便利店的密度非常大,不出500米就有一家,不管是山区还是海边,景点还是火车站,高速路服务区还是地铁,真的到处都是,而且商品齐全价格统一,这才是真正的便利店。

除此之外7-11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垃圾桶。台湾虽然很干净,但街上垃圾桶很少,这一度使我非常迷茫,经常提着一袋垃圾没地方扔,又不想扔外面丢人败兴,只能拎回酒店,后来发现便利店里的有垃圾箱就偷偷放进去,还觉得挺不厚道的。直到一天晚上从夜市回来又攒了一包垃圾准备去便利店扔,正看见店员给三大箱垃圾做分类,赶紧上去抱歉的说“街上没找到垃圾箱,能扔这里吗?”对方说“可以啊~”我顺势又问道街上垃圾桶很少,台湾本地人也扔垃圾到便利店么?对方说“基本都是这样啦~”我终于没有罪恶感了。

另外有许多人性化的细节,看图感受下

“老幼病残孕专座”与“博爱座”的相差的只是一点人情味么?

同样是服务盲人

火车站夜间妇女候车区

台北动物园游览小火车合人民币一块一次!北京凡是有游览车的地方至少10块起。

上面途中混入了几张国内的照片,不用说肯定能区分出来。如果说台湾的很多细节是人性化的,大陆很多细节甚至是反人性化的。

如果说台湾游什么是我最不喜欢的,那一定是成群结队呼啸而过的机车。

对于一个生活在禁摩区,从小就知道摩托车号称”肉包铁“摔车就玩完,骑摩托车就是玩命不负责任的行为的人来说,每天看到那么多机车飞快的驶过让我感觉危险真是无处不在。我都不敢想如果在北京这么开机车每天得死多少人。好在我在台湾的半个月里,发现交通事故没有想象中的多,主要原因是机车司机还是很守规矩的。比如头盔是一定会带的,红绿灯一定是遵守的,即使是我在深夜的台北街头,四周无人的情况下,看到机车也是等红灯变绿后才开过去,而且大部分都会礼让行人。

我问过几个出租车司机对机车的看法,普遍表示无奈。他们认为这些机车很不守规矩,总是乱并线,开的也比较快。我说,我看他们至少都带头盔而且不乱闯红灯啊,这样还好吧。司机说,这也是最近十年才这样的,十年前台湾人开机车也是很不收规矩的,然后总是出事故,政府完善了法律加大了处罚力度,现在基本不会有闯红灯和不带头盔的情况。然后我问,那现在机车事故多不多?司机答道,还是比较多,但是没办法,开机车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热血嘛~哈哈~我说,我们那里是禁摩的,不让你热血~司机师傅无奈的说,没办法啦,曾经政府想出台措施限制机车,但是一堆人反对,我们要尊重民意吗~哈哈~

如果在北京这样的游行不仅不能反禁摩,反而会成为必须禁摩的原因。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不喜欢摩托车,因为总是想到摩托车事故血肉模糊的画面,现在想想,其实我讨厌的是那些开摩托车闯红灯飙车不戴头盔自己嘬死还拉别人垫背的傻逼。如果在能守规矩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在台湾开机车确实是非常方便而且惬意的事情。

当然,就大陆的情况来说,光摩托车遵守规则是不够的,行人也要遵守交规。这个问题目前看起来,还是任重道远。我问过台湾的司机,在台湾如果行人横穿马路不走斑马线不等红绿灯撞上了怎么处理?司机师傅很纳闷的看着我说:“当然是行人全责,司机如果愿意可以从道义上进行援助,但没有任何责任,你们那里不是这样吗?”我说“我们那儿就算行人全责司机也要承担50%的责任,说这是保护弱者,但我觉得这完全是鼓励恶行。”司机表示无法理解这样的法律。我小时候接受的教育是法律是保护弱者的,当时还觉得挺有道理,现在想想纯粹是放屁。首先强弱是不好鉴定的,其次,法律应该保护的是守法的人,而不是违法的人,法律不是弱者作恶的保护伞。

我在台湾的时间里大部分出行都依靠打车,都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能侃,其实台湾的也一样。跟他们聊天能知道不少两岸不同文化的区别。其中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几个司机都跟我提过,说你们那边官二代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哦?我心说那还用问么?天下的乌鸦一般黑难不成台湾的官二代都是老实人?结果司机师傅说,还真都是老实人,而且要比一般人更加低调。我问,为什么?司机师傅说,因为媒体都在盯着你等着你犯错啊,你出点问题大家都要口诛笔伐啊,你爸的官就不用当了嘛。

说实话我开始真不信会是这样,因为在大陆如果你侥幸是个官二代,基本人生就开启了简单模式,只能听到谁特别牛逼因为他爸是什么官。谁要说因为是官二代而特别低调,那不是开玩笑么。

而在台湾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姑妄听之,信不信各位自己决定。

街头艺人

北京街头卖艺的通常是抱着吉他唱歌的文艺青年或者拉二胡的风烛残年,而台北的街头艺人则更加丰富多彩,业务水平也跟高些。

西门町竖琴表演

新光三越杂技

说唱表演后我买了张CD

吹糖人,我记得这是老北京特色,没想到台北也有,而且是机器吹的,更加卫生

表然抖空竹的年轻艺人

令人动容的是表演结束后,许多家长掏出钱来给小孩子,让他们去支持一下老师,小孩子们也主动上前帮忙收拾。而我从小到大遇到的情况都快演完的时候赶紧给小孩拉走,说要不就该给钱了。而且还会警告小朋友不好好学习就街上卖艺去。

繁华的商业区还会有救助小动物的组织

这些动物基本都是被虐待过留有残疾的,但大都非常干净和温和,救助的方式可以捐款,捐发票和领养。

当我在繁华商业区看到这些时候,第一反应是“卧槽,这地儿没城管啊!”,在北京如果有这些大概会被冠以占道经营,影响市容,乞讨卖艺的罪名驱赶罚款。弄这么多狗就更危险了,当打狗队不存在么?

自助服务

台湾便于生活的另一个原因是自住服务非常多,停车自助缴费什么的就不说了,我在动物园喂羊的地方看到的自助买草料机

在国内你敢这么干一试试,白拿草料都是轻的,箱里要有钱给你拿走也太正常了。

夜市

台湾的夜市有点像北京的庙会,吃喝玩乐全都有。但比庙会种类要丰富,味道要更好,价格要便宜许多,不收门票而且天天都有。在夜市上只恨自己胃太小,没吃几样就饱了。关于夜市不多说了,有太多游记攻略可以参考,只说几个有意思的细节。

首先不要被内地打着台湾夜市小吃名号的商家给骗了,我曾在朝阳大悦城地下一层吃过一个著名的猪血糕,没吃完就扔了,感觉台湾人民口服不过如此。直到在台北夜市上又吃了正宗猪血糕,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好吗!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中国人似乎都喜欢发明别的地方不存在的小吃,比如哈尔滨烤冷面,西安烤面筋,蒙古烤肉,澳门豆捞都是当地本不存在的食物,下面看看台湾人民得创造力吧~

北京生活三十年,表示从没见过北京茶熏

这个更厉害了哦~注意小字部分~

鸡屁股串啊!!!完全超越想象的一种食物啊!!!我犹记得曾经有谣言说吃这个容易得癌啊!!!不过据矮大紧老师说味道还不错,我没敢吃。

台北人口不多,夜市不少,而且每天夜市人都非常多,我问过当地人是不是台湾人晚上都不在家吃饭啊,被告知确实如此。因为上一天班很累了不想在做饭,而且在家做价格并没有比在外面吃便宜多少,又很耽误时间,所以一般台湾人都不爱在家做晚饭。大陆方面在家做饭还是主流,外面吃饭一是价格还是比较贵,便宜的地方因为食品安全问题又不敢吃。

奇怪的是台湾人均收入比北京人均收入高一倍左右,物价又低于北京,哪边才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显而易见。

书店

传统书店的没落是普遍问题,这是历史的趋势无法阻挡。就像再怎么喜欢书法,日常生活也都是键盘输入,在怎么喜欢纸质书的感觉,也无可避免的使用电子阅读APP。纸质书消亡不太可能,变成小众爱好却是早晚的事。

台湾也是如此,大部分书店都已经倒闭,存活下来的只有诚品书店。而诚品书店的存活原因也是因为打造了全新的阅读体验,而且最大的诚品书店里图书部分只有三层,其他部分有一些原创品牌,个性小物以及台湾特产,非常值得一逛。

而另外一家著名的24小时店,夜间开放的只有一层。

对于来自和谐帝国的朋友来说,最吸引人的就是“禁书区”

出版这种东西就该连作者带出版社以及买过的人都抓起来枪毙!这也敢写!开什么玩笑!

不过和平年代,不提倡使用武力解决问题。中国最多的是人,我从蛛丝马迹中,看到了国人的威力。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