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混居实验失败!保障房正拉着商品房,坠入房价泥潭!
    2019年09月07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大山

拆墙易,拆心墙难。
利益隔山海,则山海皆可平。
1

上周五,深圳龙华中海锦城地下车库的隔离桩,被业主们暴力拆除了。
中海锦城,是2013年的深圳地王。
6栋商品房和2栋安居房的地库被一道隔离桩,分割成两个世界。
一边是,均价7.9万/㎡的商品房;另一边是,均价1万/㎡的安居房。

安居房的硬核业主们,觉得安居房的地下车位不足。于是,就刨开了商品房的地库隔离桩,把车停到了商品房的车位区。
类似的事儿,安居房的朋克大哥们干了两回。
第一回,刨开了负三层地下车库的隔离桩;

第二回,顺便把商品房停车场的车划了十多辆。

开发商规划车位不足,就去刨别家车位;我的车位不够,就去划别家的车。
一幅“我弱我有理”、“我穷我牛X”的可爱模样。
扫黑除恶的斗争都这么深入了,这些朋克大哥们还是如此胆大妄为。
看来还是,接受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社会教育太少了。
2

一个多月前,北京昆仑域的业主们正在“砌墙”。
7月下旬,北京昆仑域的分区管理通勤门被执法人员拆除了。
昆仑域,是2015年的北京亚林西准地王。
10栋商品房和3栋限价房被一道分区管理通勤门,分割成两个世界。
一边是,均价已破9万的华润昆仑域;另一边是,均价2万出头的两限房。

在隔离门被拆除后的不到一天时间内,商品房和限价房之间又被商品房的业主用一道栅栏和沙袋组成的“隔离墙”分割开来。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围绕这堵墙引发了三场“护墙”与“推墙”的战役。
 
这些金融机构、上市企业和科技公司管理层的商品房业主们,显然平日里疏于练习,斗争经验匮乏,屡屡挫败。
如果,我们再把时间向前推移四个月——
恒大华府的软隔离绿化带,也刚刚被自住房业主们刨开了一片通道。

这群花了2万块的单价买楼,掏着2.3块物业费的业主们,总想刨开一条通道,跑到隔壁那个均价11万,物业费7.8块的社区里,去瞧一眼别人家的花园、水系。
更加魔幻的是,他们竟然还总在午夜梦回时,觉得自己太委屈、太憋屈、没有尊严。
这也就是,我们的体制公平性和优越性,拯救了你们。
这要是鹰酱,德州牛仔们分分钟告诉你们“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3

都说“饮水要思源”,有人却总想把别家的水井刨了,一屁股坐在水里。
北京昆仑域,土拍楼面价3.7万/㎡;北京恒大华府,土拍楼面价5.5万/㎡;2013年,深圳中海锦城土拍楼面价1.46万/㎡……
昆仑域的双限房,售价2.2万/㎡;恒大华府的限价房,售价2.1万/㎡;中海锦城的限价房,售价1万/㎡……
凭什么楼面价4万,保障房只卖2万?凭什么楼面价1.5万,保障房只卖1万?
是因为,有人给保障房背负成本;是因为,有人在负重前行。
 
保障房的建设责任,以土拍的形式,转移给开发商。
开发商只能通过用商品房补贴保障房的形式,把压力传导给商品房。
如何传导?
给商品房更低的容积率,给商品房更大的花园,给商品房更大的社区空间,给商品房更高的品质感,让商品房看起来更高级……
让商品房有更高的溢价,让商品房的业主掏更多的钱买单!
 
让商品房卖更高的价格,让商品房的业主背负更多的成本!
 
地方请客吃饭,开发商买单。
开发商又以市场化的方式,把买单的钱,转嫁给了商品房。
这些朋克大哥们,刚坐下吃起了免费餐,就忘记了自己桌子上的一餐一饭,是别人买的单。
却突然开始关心起:他们凭什么坐包间?他们的鱼凭什么看起来更好吃?他们凭什么更宽敞?他们的包间里,竟然还敢有挂画和装饰!
于是,朋克大哥们跳到桌子上,镇臂高呼。我们要公平,我们要拒绝歧视,我们要拒绝不公平待遇,我们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我们委屈、憋屈、没有尊严。
于是,突然开始琢磨起来:
要不要把包间的墙推了?

饮水并未思源,却想把水井刨了,只想自己一屁股坐进水里。

人性的贪婪,从公平开始,以无赖收尾。
 
世界的残酷,真是一点的都不可爱。
4

我真正担心的是,无赖的胜利,会结出更大的恶果。
其实,如上这些混居小区,都属于各个城市中的核心位置,它们都占据着这个城市中较好的资源。
从它们曾是各个城市和板块的前地王,就能看出来这点。
因为有商品房的买单,混居型的保障房才能进入到这些城市的核心位置。
 
但是,在历经风波之后,还有人愿意为此买单么?
北京昆仑域,在历经波折之后,房价已经从最早的9万5,跌到了8万出头;

曾经贵为地王的中海锦城,在诸多风波之余,成为整个片区价格上涨压力最大的社区之一;

郑州诸多混居社区的价格表现,统统落后于市场基本面。

保障房对商品房的价格影响,甚至还从二手房端,转移到新房端。
 
更多的新房社区,开始把保障房作为影响房价的不利因素。
如果,我是说如果——
商品房的业主,再也不碰混居社区;

商品房的业主,再也不相信混居社区中会诞生较高的居住品质;

商品房的业主,再也不会为混居社区中的所谓高级感支付更高的价格;

……

毕竟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无赖们以公平的名义摧毁。
毕竟均价10万和均价2万,再无区别;

毕竟7块的物业费和3块的物业费,也再无区别;

甚至停车场的隔离桩,也会被以公平的名义拔掉;

……

 
商品房的业主,再也不会为补贴了保障房的商品房买单。
 
包括我自己,也在建议身边的朋友,最好不要碰混居型社区的商品房。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真正想买保障房,想满足最基本居住需求的那批人,因为无人再为保障房和混居买单,而被迫——
摇更少的房源,排更长的队,到更远的郊区,占有更少的城市资源,享有更少的配套,阶层上升的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
一场真正意义上公平的混居实验,彻底失败。
 
社会的阶层鸿沟,将更加深邃和难以逾越。
 
这才是最大的恶果。
5

数年前,茅于轼先生谈到廉租房和经适房时,声音低沉却有力。
廉租房或经适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只有公共厕所,这样的房子有钱人才不喜欢。

当茅老被批的体无完肤,年轻无畏的朋友们,甚至想把茅老塞到公共厕所。
有人说,茅于轼已经老了,老的让人失望且厌恶。
数年过去,时代越前行,我越发想念茅于轼先生的只言片语。
张五常说,经济是老人的学问,我深以为然。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